檢索: 帳戶 密碼
檢索 | 新用戶 | 加入最愛 | 本報PDF版 | | 簡體 
2008年8月18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 文匯首頁 > > 熱點話題
【打印】 【投稿】 【推薦】 【關閉】

風格:從喜劇化到悲情化


http://news.wenweipo.com   [2008-08-18]

 【文匯專訊】蔡洪聲在《香港的喜劇電影》一文的開頭就說,「在香港,電影既被當作一種『社會閱讀模式』——即通過對客觀現實的描寫使觀眾對社會現實獲得一定的認識和瞭解,同時也被認為是一種『娛樂模式』——即強調為處於緊張生活節奏中的觀眾提供消遣的功能。因此,喜劇電影的創作在香港影壇中一直佔著十分重要的位置,80年代甚至被尊之為香港電影的主流」(收於其主編的《香港電影80年》)。其實,喜劇起源於古希臘的狂歡歌舞和滑稽戲,並在早期的盧米埃爾兄弟倆的《水澆園丁》中就被注入喜劇的因素,而1913年的華語片《難夫難妻》、《莊子試妻》在將敘事引入電影的同時也將喜劇性融入進去,此後喜劇電影在中國得到了迅速的發展,如三十年代的悲喜劇《馬路天使》、《十字街頭》、《化身姑娘》,又如張建亞的《三毛從軍記》。

 香港在六七十年代時一度是陽剛式武打片的天下,而許冠文的出現終於打破了這種到處充滿著打打殺殺的局面,尤其是許氏兄弟創作的《半斤八兩》,不僅打敗了香港的票房記錄,而且還成功的打入了日本、西班牙等國際市場。而隨著七十年代末的《醉拳》、《蛇形刁手》等的成功,喜劇作為一種重要的類型成為香港電影中的主流。八十年代初的喜劇有動作化的趨勢,延續著七十年代末的功夫喜劇的風潮,如《笑太極》、《林世榮》等,八十年代後期隨著香港本土意識的加強世俗化的趨向越來越突出,如《精裝追女仔》系列、《富貴逼人》系列等,表現出對於香港人的當下的日常生活甚至是私人生活的關注,宣揚香港人的價值觀,並凸現了香港低於文化的獨特性,如《富貴逼人》三部曲,故事的一個重要因素就是賭,賭彩。其實,無論是賭馬、賭彩甚至是股票交易(香港有著一百多年的股票交易的歷史,在韋家輝的試圖勾勒出香港從七十年代初到九十年代初的這二十多年的香港的社會、歷史、時代的變遷的史詩性電視劇《大時代》當中,股票便是重要的元素),都被深深的融入香港人的社會生活當中,並隨著喜劇電影的世俗化而更多的在電影當中體現出來,即使是在香港回歸後的部分作品當中,如《高度戒備》,賭馬是推進敘事發展的重要因素,又如《暗戰2》,出現了數百次的猜硬幣是哪面的場景。

《大話西遊》已成為後現代主義喜劇的經典

 九十年代初的最重要的喜劇電影,則是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如《賭聖》、《逃學威龍》、《審死官》、《鹿鼎記》系列、《武狀元蘇乞兒》、《唐伯虎點秋香》、《大內密探零零發》等,連續四年佔據了香港票房的冠軍位置,甚至1992年時港片票房前五名的全部都是周星馳的「無厘頭」喜劇。借用影評人譚亞明的話說是,「何謂『無厘頭』?無厘頭原是廣東佛山等地的一句俗話,意思是一個人做事、說話都令人難以理解,無中心,其語言和行為沒有明確的目的,粗俗隨意,亂髮牢騷,但並非沒有道理。『無厘頭』的語言或行為實質上有著深刻的社會內涵,透過其嬉戲、調侃、玩世不恭的表象,直接觸及事物的本質……無厘頭意識作為香港人集體潛意識的積澱物,充分體現出通俗性、顛覆性、世俗性、多元性、反智性等特點。同時,新生代消費的需要和影片自身求新求變的結果使無厘頭影片在人們的不期然中但是了。它表達了香港人的社會生活模式、心態和行為取向,展示了他們的迷茫和彷徨,並通過周星馳的電影宣洩了這種困惑」(收於蔡洪聲主編的《香港電影80年》)。如《咖喱辣椒》這部由陳可辛主創的警匪片,張學友、周星馳扮演的警察不再是成龍扮演的那種渾身充滿著正義感並為了維護正義而出生入死的形象,而是貪生怕死的甚至是被女性所嫌棄的普通人(在以往的很多警匪片當中,女性往往是作為被保護的對象而出現,而英雄人物也就成為女性的仰慕的對象);即使是在古裝式的「無厘頭」影片當中,也是充滿著後現代的喜劇化的場景,如《大話西遊》系列,無論是深情款款的說著「曾經有一段愛情擺在我的面前」的孫悟空,還是唱著經過改編的「Only You」的唐僧,甚至是那句讓小妖揮刀自盡的「所以說做妖就像做人一樣,要有仁慈的心,有了仁慈的心,就不再是妖,是人妖」,無不充滿著「無厘頭」的色彩,並在無厘頭中融入了當代新生一代的香港人的心態。

 喜劇類的賀歲片也成為了九十年代初的香港電影中的重要現象,主創者主要是黃百鳴和他的東方電影製片有限公司,這類電影基本上是歡慶式的、大團圓式的,給予觀眾歡笑與輕鬆,甚至融入一些改編後的粵語諧歌,充滿著懷舊的氣氛。此外,九十年代初還出現了《表姐,你好野!》系列、《警察故事3》、《國產零零柒》等喜劇電影,將喜劇的對象延伸為內地的公安形象。

 喜劇電影與武俠電影在九十年代初成為了香港影市的主流,但並不能忽視的是,這個時期也出現了一些洋溢著末世的悲劇情懷的電影作品,如陳木勝導演的《天若有情》、《天若有情2天長地久》,亂世中的情懷終究因俗塵渺渺天意濛濛而分開;後來以《大話西遊》而揚名的劉鎮偉,在這個時期也以《天長地久》講述了一個散發著濃濃的懷舊的氣息的悲情故事。

杜琪峰在《東方三俠》中塑造了一種悲愴世界

 在這個時期已經從整體上在作品中表達著悲劇情懷的,是杜琪峰的電影作品。1992年正是香港電影的最高潮的時期,但杜琪峰就在《東方三俠》中塑造了一種末世的以黑白冷色調為主的悲愴的世界,而到續集《現代豪俠傳》,這種悲劇的意味更加的突出:人類所生活的是一個因為核戰等而污染了的世界,因為嚴重的缺乏適合飲用的純淨水而這個城市被強權者所暗中操縱,所謂的民主更是被強權者所扼殺……地球是一個絕大部分是由水組成的星球,水也是人類生活當中必不可少的部分,純淨水的缺乏,正是隱喻了這個世界的缺失,也折射出悲涼的色彩。杜琪峰也曾表示《無味神探》對於他個人的電影經歷而言是一部非常重要的作品,「以前導演對我來說,只是一個電影工種。這是一個很重要的界定。1994年整整一年沒有拍電影之後,我意識到作為一個導演,應該要以自己的電影作品去跟人家比。不管電影是商業還是不商業,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電影本身應該帶有你的思想,你的看法。觀眾看完了電影以後,就會明確地評價這是哪個導演的風格或是哪個導演的意念。我覺得自己的電影風格要自成一個流派,這樣我的電影就能生存下去,電影生命力可能就比別人的要長一些,否則如果繼續走主流商業電影路線的話,時間拍的久了,可能自己就完全麻木了,可能還幹不下去」(張靜:《映畫:香港製造》)。《無味神探》正是拍攝於1995年,也就成為杜琪峰轉型的重要作品,一方面是他之前所走的那種主流電影的路線(警匪、槍戰),另一方面融入了很多個人的思考與風格,特別是黑色的影像風格與悲情的敘事風格,成為往後很多銀河映像出品的作品的重要風格。故事講述一個青年警察在長期的婚姻生活後漸漸的忽略了妻子,直到有一天他被罪犯打傷了身體,他也發現妻子有了另外的男人並懷上那個男人的孩子……影片捨棄了多年以來吳宇森的英雄片所確立的那種浪漫英雄主義的敘事方式,而講述一個普通的男人(只是他的身份剛好是警察)的夾雜著黑色幽默的悲情故事——此後他監製的《攝氏32度》、《兩個只能活一個》、《最後判決》、《一個字頭的誕生》等也都充滿著命運無常的黑色感與悲劇感……

 由杜琪峰主導的銀河映像,正式成立於1997年,這是十年來香港電影當中最具「作者電影」色彩的公司,其中絕大部分作品都是以黑色、悲情為基調的——而從1990年到1997年的這幾年的時間,香港電影在風格上也從喜劇化逐漸的過渡為悲情化。

【打印】 【投稿】 【推薦】 【上一條】 【回頁頂】 【下一條】 【關閉】
熱點話題

新聞專題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