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 正文
【打印】   【推薦】  【關閉】  

回顧國產驅逐艦曲折發展


http://news.wenweipo.com   [2009-04-22]
放大圖片

「旅大」級驅逐艦

【文匯專訊】正如著名的海權論鼻祖馬漢從來沒有寫過一本叫做《海權論》的書一樣,很多思想體系是在零星的闡述和對歷史過程的評論中形成的,中國海軍裝備與思想的進步也是如此。回顧國產驅逐艦的發展,即便其中走過彎路和出現過失誤,但客觀的戰術、戰略需求總會使那些正確和合理的思想與設計存在。與任何事物的發展過程一樣,海軍裝備與思想的進步也總是在遵從客觀規律與主觀盲動之間擺動著並前進著,在歷史的長河中留下曲折的波紋。

困境與挑戰

在核威懾戰雲籠罩的20世紀60年代後期,由於中國當時陸基戰略核導彈數量嚴重不足,且發射準備時間長和機動能力差,因此在承諾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政策下,很難對威懾中國的核國家形成有效的威懾能力。此外,中國沒有能力建立相應的戰略核打擊的預警系統,不能偵測敵對國家發動核打擊導彈升空的信號,只能在對方導彈再入段或核戰鬥部爆炸後才能做出反應。在當時的國際形勢下,遭到這種核打擊的可能性很高,而且很可能在第一輪核打擊下,中國的陸基核力量就會完全喪失反擊能力。基於這種嚴峻的形式,中國在60年代就開始研製戰略核潛艇,以保持足夠的反擊能力,威懾那些蠢蠢欲動的潛在核對手。

當時中國潛射彈道導彈最大射程很近,在中國內海發射只能覆蓋遠東部分地區,北美和蘇聯遠東高緯度地區都在射程以外。60年代核威懾主要來自北方,因此靠近北方基地部署能夠迅速出航將打擊目標納入射程。但這種戰略部署卻有一個艱巨的問題需要解決,那就是進出平均水深只有50米的黃海和東海海域對潛艇排水量和主尺度的限制。60年代中國確定彈道導彈核潛艇水下排水量在8000噸級,如此龐大的潛艇在淺海很容易被反潛飛機和艦艇探測。而導彈核潛艇進出太平洋恰好需要穿越與我們冷對的日本和敵對的台灣島鏈才能進入深海,很明顯,穿越過程是非常危險的,但是沒有辦法,因為只有出去了,才能有效的形成核反擊的能力,才能使整個國家核戰略打擊體系對遏制戰爭危險性發揮實際作用。

在60年代制定潛基戰略核力量的計劃時,中國海軍制海能力遠遠不能滿足要求。尤其當時中國還沒有獲得黃海詳細的水文資料,因此核潛艇從基地穿越近1200千米淺海時,沒有多少可以選擇的深水海槽進入大陸坡外的深海。通常在反潛飛機上,無需任何器材就能憑借肉眼看見水下30至40米的潛艇。8000噸的潛艇在50米水深的淺海航行時,飛機上用肉眼可以看見很大的陰影。只有在海水透明度很差的情況下,有可能不被肉眼發現,但逃脫探測器材的偵察依舊很不容易。對於中國海軍來說最好的戰略就是取得這片淺海的戰時制海權,將敵對和其他國家的反潛力量驅離出去,才能保障核戰略的順利實施。

當時中國海軍戰鬥力最強大的是被稱為「四大金剛」的「鞍山」級驅逐艦,此外還有4艘二戰前期英國和日本建造的老式驅逐艦。無論是數量還是艦載武器技術水平,都沒有能力保障核潛艇在領海線到大陸坡之間廣闊海域不遭到反潛襲擊。直到60年代末期,這些驅逐艦主要作戰武器仍是艦炮和魚雷,儘管統一改裝了130毫米單管艦炮、反潛火箭深彈和533毫米魚雷發射裝置,但是艦上系統根本不能適應當時的反潛和制海作戰要求。50年代末期,美國海軍建造的驅逐艦已經裝備雷達和光電自動火控瞄準裝置控制艦炮,蘇聯海軍也普遍裝備了這類艦炮。美蘇驅逐艦主要作戰武器在60年代分別是反艦導彈和多用途制導火箭助推魚雷。而中國海軍驅逐艦當時只有熱動力直航魚雷,並不適應在10千米距離上打擊驅逐艦這類中型作戰艦艇,因此中國建造第一代驅逐艦的主要宗旨是建立領海到第一島鏈的制海能力。

建立強大的制海能力的另一個戰略考慮就是取得對台灣的水面艦艇優勢。從1949年到建造「旅大」驅逐艦之前的20年,大陸海軍一直處於弱勢。台灣有驅逐艦近20艘,大陸寥寥數艘老舊的驅逐艦無法抗衡。因此大陸驅逐艦通常只在近岸水域活動,在進入遭受台灣國民黨海軍襲擊危險性很高的海區時,通常需要動用海岸雷達和航空兵進行戒備。

60年代中期,位於南海的中國主權島遭到南越和其他國家的侵佔。當時中國海軍缺乏控制這些邊遠領土和領海的能力。雖然60年代中期建造了037型大型獵潛艇用於南海巡邏,以彌補當時承擔全國領海警戒巡邏的062型護衛炮艇噸位小和適航性差,難以在南海海區活動造成的控制海區空白。表面上037型艇是獵潛艇,實際意義上不過是放大了的062型巡邏炮艇,利用擴大的空間安裝了反潛火箭深彈武器系統。即便如此,這種390噸標準排水量的獵潛艇也只能抵達西沙群島海域,更遠的主權島嶼依舊處於失控狀態。1966年後,065型護衛艦開始服役,雖然適航性和1700噸的滿載排水量完全可以滿足南海邊遠地區的巡邏,但是武器系統只有火炮和反潛火箭深彈,在設計之初已經性能落後。中國海軍對065型護衛艦也僅僅作為一種嘗試和過渡型號,並沒有打算真正大批量建造。只有大噸位的驅逐艦的數量增加,才能進一步加強對南海的控制。

遠見與務實的態度

對於一個從來沒有驅逐艦建造經驗的國家來說,有可以遵循的規範和先例是最能減小風險的途徑。在中蘇關係破裂之前,兩國正在進行引進蘇聯56型「科特林」級驅逐艦的接觸。當關係徹底破裂,蘇聯開始撤走專家後,部分「科特林」驅逐艦的技術圖紙已經轉給了中國方面。60年代後期中國開始設計「旅大」級驅逐艦時,這些技術資料成為了惟一的和最寶貴的借鑒,而事實證明中國並沒有完全抄襲「科特林」。

「科特林」級驅逐艦是蘇聯海軍奉行近海防禦和掩護陸軍瀕海側翼為作戰使命的驅逐艦,因此在適航性和居住性上並不適應遠洋航行。中國海軍「旅大」級驅逐艦同樣是以近海防禦為主,大致與當時的蘇聯海軍相當,但是中國海岸線沒有蘇聯那樣的浮冰帶和永久冰緣阻塞,是南北連綿緯度變化很大的不凍海域,從靠近赤道的曾母暗沙到北緯42°以上,而且根據國家核戰略取向,驅逐艦還有在北太平洋海區活動的需要。因此「旅大」級需要具備適合各種海區的性能。「旅大」級有一個比「科特林」級大很多的前後艦橋,使得能夠安裝更多的設備和有更大的室內作業空間,以避免各種氣候和海況對執勤的影響。後煙囪前的甲板室上佈置了備用艦橋和操舵室,防止主艦橋中彈通信和航海操舵等機構遭到破壞後,整艘艦失去指揮。據稱後備用艦橋採取露天航海指揮甲板,操舵室佈置在室內。露天航海指揮甲板有全套導航和通話系統,與主艦橋不同的是沒有佈置雷達和其他電子設備。此外「旅大」級較「科特林」級增大了排水量。正是這種吸收與發揚的設計,使得「旅大」級驅逐艦的適航性較好、升級改造餘地較大,在很多年後還在繼續改進和前往世界各國航行,而其原型「科特林」級在80年代已經因為無法改進升級,以及不能適應遠洋航行而被淘汰。

以制海作戰為主要使命的「旅大」級驅逐艦採用反艦導彈是最為合適的武器。當時確定「旅大」驅逐艦裝備「海鷹」1號反艦導彈系統時,這種武器還沒有完成研製試驗,做出決定需要有一定的遠見與膽識,同時也是一種能夠最大限度規避風險的選擇。至少當時這種武器系統已經證明有效和完成了導彈艇上的試射。當1970年「旅大」級驅逐艦服役時,其反艦作戰能力已經超過了40年代的戰列艦。6枚射程達50千米的「海鷹」1型反艦導彈能夠在大口徑海軍艦炮射程2倍距離外,徹底摧毀所有類型的水面艦艇目標。制海作戰能力超過了當時蘇聯和美國的在役驅逐艦。蘇聯當時裝備的新型61型「卡辛」級驅逐艦只有4枚射程35千米的D-15「冥河」導彈。直到70年代後期,蘇聯的「現代」級服役後,其驅逐艦制海能力才超過了「旅大」級。而美國海軍驅逐艦和巡洋艦直到1978年後才裝備反艦導彈,此前儘管美國海軍還裝備有戰列艦,但是這些艦隻的制海能力都遠遜於「旅大」級驅逐艦,需要依托航空母艦戰鬥群取得對中國制海驅逐艦的優勢。

「旅大」級是中國海軍佈局最為緊湊成熟和完備美觀的驅逐艦,這種緊湊和成熟正是繼承了蘇聯的「科特林」的設計。對「科特林」級少量的改進和變更,使得」旅大」級的設計在短短的幾年時間內完成,並很快建造投入現役。儘管有人指責其缺乏防空武器系統,70年代初期的「旅大」級仍是世界上最強大的驅逐艦之一。70年代蘇聯和美國海軍驅逐艦經常在大陸領海線外活動,「旅大」級驅逐艦憑借系統和大射程的導彈武器,可以在遠處對其進行跟蹤和監視,而07型「鞍山」級驅逐艦需要靠近伴隨航行。整個60年代台灣國民黨海軍驅逐艦一直可以在大陸海岸附近活動,但在導彈艇和「旅大」級驅逐艦服役後,台灣國民黨驅逐艦活動海區東移,退到了台灣以東海區。在離大陸海岸線600千米範圍內近海作戰的驅逐艦,由於受到強大的岸基航空兵支持,並不強調艦載防空武器系統。而且當時包括美國和蘇聯海軍在內,除安裝區域艦空導彈和高射炮外,驅逐艦並沒有多少可以選擇的防空武器系統,直到1970年艦空導彈系統不太可靠也不太有效。從這些情況來看,在60年代中期設計「旅大」級驅逐艦時,中國的遠見和選擇是正確的。

創新與問題

中國人在「旅大」級驅逐艦上最大的創新就是導彈發射裝置,此前沒有任何一種驅逐艦像「旅大」那樣佈置導彈,也從來沒有那樣的發射裝置。1959年服役的蘇聯海軍58型「肯達」級輕型巡洋艦安裝了旋轉仰俯導彈發射裝置,不過這種裝置是用於發射「柚子」遠程反艦導彈,無論尺寸和佈置方式,都不適合滿載排水量只有3670噸的「旅大」級,即便在蘇聯海軍5800噸的「肯達」級巡洋艦上也造成了穩性降低的現象。「旅大」級在相當於「科特林」級驅逐艦佈置五聯裝533毫米魚雷發射裝置的位置佈置導彈發射裝置,雖然「海鷹」1號導彈尺寸大,但長度小於533毫米的熱動力直航魚雷。通過品字型佈置3發導彈的方式,解決翼展佔據橫向空間過大造成佈置多發導彈的困難。「旅大」級驅逐艦的導彈發射箱內部定向器,電纜佈置等等,都與60年代初期的6621導彈艇相同,這樣只要解決發射裝置的並聯結構強度和精度,以及解決發射架轉向隨動機構,使設計的風險最小,技術可行性最好。

這種發射裝置缺點是只能進行較大舷角的射擊,需要驅逐艦在攻擊前偏轉側舷。曾經有觀點貶低這種佈置會造成發射準備時間稍長,而且艦艇發射時側舷對敵,會造成雷達反射面積增加。實際上轉動發射架的延遲根本不會對作戰產生影響,而且還能夠提前調整發射架射擊角度。作戰中目標還沒有進入導彈射程就早已進入了「旅大」雷達截獲距離,驅逐艦可以把握時機進行偏舷射擊,並不在乎幾秒鐘的反應速度延遲,況且反艦導彈1975年後增加了射面指令,能夠在發射裝置的定向器射向基線與瞄準前置基線夾角很大的情況下開火,導彈升空後自動轉向瞄準前置點方向。1978年後美國海軍的「魚叉」反艦導彈同樣採取側舷方向發射,這種模式一直沿用至今,且還將繼續下去。至於側舷射擊導致反射面積增加的批評,本身就是一種現代吹毛求疵的觀點。「旅大」級設計從來沒有考慮過任何方向上的隱身,雖然正面對向敵方雷達能夠一定程度上減小回波信號強度,卻並不能達到使對方截獲距離減小的程度。任何事務不僅僅是由定性來評判,更重要的是這種影響是否真正達到了影響作戰的程度。不影響作戰指標的缺陷,對於驅逐艦來說就不是缺陷。

「旅大」級的艦炮口徑和佈置方案都在模仿「科特林」級,不過當時沒有相應的雙聯裝130毫米艦炮可以選用,真正的海軍艦炮只有07型「鞍山」級驅逐艦那樣的人工裝填的單管130毫米艦炮,顯然不能滿足70年代以後的需求和發展,甚至後期裝艦的100毫米艦炮也是單管人工裝填。惟一在結構上與「科特林」級艦炮相近的是50年代引進仿製的66型130毫米海岸炮。這種海岸炮是「科特林」級艦炮的簡化型,去除了火炮穩定裝置,以及自動裝彈揚彈裝置和炮塔炮瞄雷達,因為岸防炮在混凝土基座上,沒有海上波浪的影響,而且主要遂行對海面目標射擊,整個炮兵連採用1台322型校射雷達測量彈著點水柱反射信號進行修正。蘇聯海軍「科特林」級的130毫米艦炮負有打擊空中目標的使命,因此除在驅逐艦上配備射擊指揮儀和對水面目標的校射雷達外,2座130毫米炮塔上還安裝了可以跟蹤空中目標的圓錐掃瞄炮瞄雷達。在設計「旅大」級時,在66型海岸炮基礎上加以改進同樣也是較為穩妥和別出心裁的主意。但是中國沒有能夠安裝在炮塔上的小型炮瞄雷達,最終對海和對空解決辦法是由炮塔右側的光學矢量瞄準裝置進行瞄準,而對海面目標射擊則由艦橋上的343型校射雷達和光學指揮儀控制炮塔隨動射擊,與此同時補充研製了火炮穩定系統和揚彈系統。1976年這種由海岸炮改裝發展而來的艦炮才最終定型為76式,此時已經在「旅大」級驅逐艦上使用了5年以上。

今天的標準看來這種艦炮不僅笨重,而且沒有全天候的對空射擊能力。實際上當時這種火炮對空射擊是一種指標而已,沒有太多實際意義。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經驗證明,100毫米以上的大口徑高炮用來射擊方位角和俯仰角變化極快的低空目標幾乎很難命中,這個結論來自於對螺旋槳戰鬥機的防空作戰,而1950年以後的噴氣式戰鬥機速度要快得多,因此76型130毫米艦炮是否具備打擊空中目標的能力已經無足輕重。

我們的差距

「旅大」級驅逐艦的建造是思想和工業技術的巨大進步,但是這種進步僅僅是從無到有的飛躍,相對世界發達國家依舊相差了一個時代。佈局上「旅大」級是繼承了「科特林」級,作戰樣式上則更接近57型「克魯普尼」級驅逐艦。這些驅逐艦都是50年代初期蘇聯海軍作戰思想的產物,在60年代已經開始變更用途。當中國還在按照蘇聯50年代初期的思想設計「旅大」級驅逐艦的時候,發達國家已經開始研製和建造面對70年代作戰模式的驅逐艦。其中英國開始建造42型「謝菲爾德」級驅逐艦,美國在建造「斯普魯恩斯」級驅逐艦,蘇聯也在設計「現代」級和「勇敢」級驅逐艦。這些驅逐艦從60年代末開始逐漸服役,在作戰能力和技術水平上遠遠超越了中國基於50年代水平和摻雜60年代初期理念的「旅大」級。

50年代初美國和西方提出了驅逐艦作戰指揮中心的設計,將以往分開佈置在各個艙室的雷達、聲吶和電子系統等集中佈置在一個指揮中心內,並將這些相互獨立工作的裝置用通信電纜連接起來,統一控制艦上作戰和航行系統。這種設想最初來自於對不斷增加的設備帶來的煩惱。早期驅逐艦上簡陋的設備在佈置和使用上沒有多少麻煩,操縱員及時通知指揮艦橋就行,隨著設備越來越多,系統越來越複雜,各種設備的操縱人員通話使指揮艦橋的揚聲器亂得一塌糊塗,加上口語的隨意性,使指揮人員要花時間弄明白通話內容和意思。在越來越快的現代海上攻防作戰條件下,這成為了非常致命的問題,而且那些設備在沒有統一佈置設計的老式艦艇上胡亂充斥各個艙室,也很難集中有經驗的士官對操作手是否失誤進行監督。因此美國海軍很多艦艇在60年代進行了這方面的改進,將設備統統搬到一起集中佈置,部分設備之間還用通信電纜連接,能夠相互傳遞數據信號。在60年代末期開始建造的驅逐艦上,不僅有能將設備集中佈置的作戰指揮中心,而且各個設備和系統之間已經能夠完全互連和共享數據。

直到80年代初期建造的「旅大」級驅逐艦上的設備,還是分散佈置在艦艇各個艙室中,沒有集中起來,更沒有作戰指揮中心的形態。單台設備只與規定的分系統連接,而分系統之間的連接沒有完成,相當於處在美國海軍60年代初期的狀況。這種狀況在70年代之前造成的漏洞還不很明顯,而在70年代中期以後小型反艦導彈開始普及以及電子對抗水平極大提高的情況下,卻變成了致命的缺陷。單獨分散佈置的設備會造成多種探測系統之間難以確定看到的是否同一個目標,嚴重影響干擾環境下真假目標的判別。當時中國海軍士兵和軍官的文化素質差,兵役制度又無法保證經驗豐富的技術水兵留在部隊長期服役,技術兵種的教育也跟不上需要,使得設備使用很難保證是否正確或正常。少量有經驗的軍官需要配備在艦橋指揮崗位,或者往來奔波於各個設備艙室進行監督指導。

問題和差距從來就是過程中逐漸顯現的,中國海軍驅逐艦的設計和使用經驗就是這樣從零到有逐步積累。致深感受往往代價沉重和極其寶貴,正是這些經驗與教訓促進裝備與思想的進步,「旅大」級驅逐艦就是38年前奠定中國海軍現代艦船發展的一塊基石。(現代艦船)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