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即時財經 > 正文
【打印】   【評論】   【推薦】  【關閉】  

深陷「跳樓門」富士康首度檢討


http://news.wenweipo.com   [2010-04-10]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每天都有人提著大小包裹進入富士康

【文匯網訊】自去年歲末「馬向前事件」後,今年3月以來富士康廠區接連發生跳樓、墜樓事件,這一全球500強之一的企業深陷「跳樓門」。富士康這艘龐大的工業「母艦」,究竟出了什麼「故障」?處於輿論漩渦中心的富士康首度打破沉默,昨天下午,富士康集團媒體辦主任劉坤、富士康集團衛生部部長芮新明以及富士康工會副主席陳宏方,一起接受羊城晚報的獨家專訪。

富士康集團負責人接受採訪時數度用「檢討」一詞表態。「近一兩個月來,發生一連串突發事故,說明我們在管理上出現了問題。」劉坤說,無論是發生一件還是多件跳樓的事情,富士康都會同樣重視。一般遇到如跳樓等突發事件,集團會第一時間報警和通知員工家屬,並向媒體通報員工的基本信息及公司方面的態度,會積極配合警方協助調查取證。「不過由於辦案是警方的事情,所以在警方發佈具體原因之前,富士康不會向外部透露任何具體細節」。

劉坤坦言,在這些事件中,富士康管理存在一定的責任。「不管出於什麼樣的原因,不管員工選擇了什麼方式,畢竟在富士康的廠區內,員工在工作期間出現了問題,我們應該在管理上、企業文化上檢討自己的問題。」他說,雖然富士康在深圳廠區有40多萬人,管理難度很大,「但是這不能成為我們推脫的借口」。

事故探因

出事的大部分是新員工

根據富士康的介紹,最近頻發的跳樓傷亡事件中,事發員工年齡絕大部分在18到23歲之間,只有一名是28歲。這些員工上崗時間絕大部分在六個月之內,有一些進廠還不到一個月。

「20歲左右的青年人,學業有成進入社會,然後進入富士康接受崗前培訓,再上崗。自殺是一瞬間的事,成因卻是日積月累的,在入職之前,員工更需要社會的關懷。」劉坤說,新員工剛進廠沒多久就出事,說明富士康對他們的人文主義關懷不夠。同時,也說明自殺是個社會問題,員工日常受的干擾並不單一,很多因素左右著員工的決定。

管理新生代員工有缺陷

「80後、90後的員工佔了絕大多數,他門已經取代了老一輩員工的主體位置」。劉坤認為,在如何更好地管理新生代員工方面,富士康是有缺陷的。富士康進入內地已20多年,老一輩員工在艱苦的條件下也能很好地工作,新生代員工的生活條件變好了,卻出現很多管理上的難題。近期的事故地點大都集中在宿舍生活區,劉坤分析說,富士康的普工大多在園區宿舍樓居住,宿舍大多八人一間,房間絕大部分有獨立衛生間,有空調及電視房,硬件越來越好,但忽略了一個很細微的問題,即宿舍的人員分配比較混亂,一個宿舍內的人員往往是好幾個部門的人,他們之間往往缺乏共同語言,缺少一個聯繫的紐帶。

工會副主席陳宏方告訴記者,富士康在深圳共有42萬職工,其中有31萬是普工,而普工大多數是80後、90後,這部分群體自我維權意識很強,沉迷於網絡的虛擬空間,很少與身邊的同事溝通。

有先兆卻未能及時預防

劉坤告訴記者,最近的多起跳樓事件發生後,經瞭解,均有一定的徵兆。「其中某跳樓女工,因為老鄉朋友調到其他園區工作,之前已在宿舍哭了兩天,但其他舍友和朋友沒及時把這情況反映給公司。」劉坤認為,這說明集團的通報體制目前還不完善,應該在一些員工有某種傾向的時候將悲劇阻止在萌芽狀態。」

「心理疾病是可能會傳染的,如果不加以預防的話,影響會很大。」衛生部部長芮新明說。

「我們以前也意識到員工溝通難的障礙,因此出台了由內部員工推薦的政策,新人在推薦人的幫助下,能盡快適應公司的環境。新人進廠之後,在他們的廠牌後面都會寫明相應的投訴電話,有什麼困難可以直接撥打相關的電話。」陳宏方坦承,「這幾起突發事件給我們敲響了警鐘,讓我們反思我們前段時間做的工作是不是不夠,反思我們在管理和文化制度上是不是還有不完善的地方。」他說,廠內現在專職的工會人員有15人,兼職的有270人,對於42萬人的大廠來說,顯然低於國家規定的每1000人配備1名工會幹部的標準,因此工會的救助系統推廣的力度還不夠。

據芮新明介紹,自去年7月孫丹勇跳樓之後,他們與深圳市第二人民醫院和觀瀾人民醫院合作,在龍華和觀瀾兩大廠區內設立了三個心理咨詢點,每週兩次邀請兩個醫院的專家來富士康坐診。但芮新明也坦言,富士康員工對心理咨詢的認識還不夠,主要是因為途徑有限,渠道目前還不是很暢通。

焦點回應

富士康內部是「軍事化管理」?

劉坤說,外界流傳富士康是「軍事化管理」,這種說法是不準確的。他說,富士康在全國有近80萬員工,對待產品質量、工藝方面的追求是非常高的,這個高標準是富士康成長壯大的基礎,但同時,這種高標準追求,或多或少影響到富士康企業管理文化的特質,比如管理層在對待員工時,有一些管理措施顯得刻板。

對於網友對「富士康企業文化」提出質疑的觀點,他說,企業文化有長期積累下來的頑疾,這也是面對新時代員工需要不斷改進和完善的地方。

「非正常死亡」比例是否過高?

對於40多萬員工,連續幾天出現跳樓事件,這個數字是否屬於正常?

劉坤表示,一起和多起,生命價值都是一樣的。富士康不會因為以有幾十萬員工的事實為借口來逃避責任,蔑視生命。

當記者詢問是否對非正常死亡做過統計時,劉坤稱沒有。

富士康員工為何會有「三怕」?

據傳言,富士康員工「三怕」,一怕管理層,因為管理層掌握著普工的績效;二怕保安,因為保安打人在富士康較為普遍;三怕「分流」,因為可能無工可做或工作多得累死人。

對此,劉坤說,管理層掌握員工績效,這在任何一個企業都是如此,但是,績效不是靠人情和其他因素,而是取決於工作表現,公司已形成非常嚴密和高標準的要求。

其次,在富士康內部,的確有存在保安與員工發生糾紛的記錄,有保安隊員工有過份舉動被開除。但是這些都是個案。作為公司,從制度上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至於「分流」,劉坤說:「因為企業規模的原因,有不同產品和部門,分流會發生,當某種產品量大時,會有正常的生產流動,但在金融危機時由於訂單減少,主要裁的是中高層管理者,不得已的時候才裁減普通員工,但對來自貧困地區的、貧困家庭的員工給予保護。回家的員工我們也會留下他的電話,發放來回路費,等經濟好轉時,我們會打電話再讓他們過來。」

事件回放

今年1月23日,19歲的員工馬向前在富士康華南培訓處的宿舍死亡,此事經過家屬猛追不捨及媒體持續曝光,目前二次屍檢結論為「高墜致死」,警方決定不予立案。

進入今年3月份,跳樓事件逐步「升級」,3月11日晚9時30分,富士康龍華基地一名20多歲的李姓男工在生活區C2宿舍樓5樓墜亡,原因疑為過年加班費被盜,一時想不開而輕生,對員工自殺的原因,富士康公司仍未表態。

3月17日上午8時,富士康龍華園區一名田姓女子從宿舍樓跳下摔傷,其本人表示跳樓原因為「活著太累」。

3月29日凌晨3時,富士康龍華園區一名從湘潭大學畢業的23歲湖南籍男工,被發現死在宿舍樓J1樓一樓過道,後被警方認定為「生前高墜死亡」。

4月6日下午3時許,富士康觀瀾工廠C8棟宿舍一名未滿19歲的江西籍饒姓女工從宿舍樓7樓墜樓,目前仍在醫院治療,該員工進廠才28天,是公司的一線作業員,跳樓後在空中被樹枝擋了一下,當時保住了性命,跳樓原因初步懷疑係感情糾紛。

4月7日下午5時30分許,富士康觀瀾工廠一名18歲雲南籍寧姓女工從廠外宿舍樓墜亡,目前廠方已報警並通知家屬。據羊城晚報

富士康啟動大內遷
      責任編輯:yoyo
深圳富士康再生員工墜亡案      [2010-11-05]
外媒:富士康將投百億美元成都建廠      [2010-10-18]
郭台銘談加薪 稱短空長多      [2010-10-18]
富士康85%基層員工本月加薪      [2010-10-17]
郭台銘宴請富士康優秀員工家屬      [2010-10-17]
富士康加薪被爆「明升暗降」      [2010-10-08]
富士康全面調薪 普工2千起步      [2010-10-01]
富士康內遷 河南農工回鄉80萬      [2010-09-19]
富士康鄭州招聘「萬人空巷」      [2010-09-18]
富士康內遷下一站:湖南      [2010-09-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