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即時中國 > 正文
【打印】   【評論】   【推薦】  【關閉】  

撥開黃光裕案重重迷霧


http://news.wenweipo.com   [2010-04-22]    我要評論
放大圖片

黃光裕

【文匯網訊】上法庭的黃光裕,與那個曾經佔據報刊封面的「中國首富」幾乎判若兩人。羈押17個月後,黃光裕臉龐明顯清瘦了許多,看上去與41歲的年齡並不相稱。當年那個揣著4000塊錢來京闖蕩的黃光裕不會想到,自己此後的財富人生會如此跌宕,最終如夢一場。眼下,他雙手空空坐在被告席上,半生經營的百億身家,此時此刻已成了身外之物。

 隨著案件開庭審理,籠罩在黃光裕身上的重重迷霧終於明朗。詳解案情,我們發現,黃光裕並非手眼通天、構築灰暗政商網絡的黑金人物,而是一個純粹的商人,一個草根出身、17歲離家打拼、成長於草莽年代、不守規矩的商人。

庭審現場

黃光裕方對三項指控均持異議

 今天上午,黃光裕案在北京市第二中級法院開庭審理,北京中關村科技發展公司董事長許鍾民、黃光裕妻子杜鵑一併出庭受審。兩家被告單位——國美電器有限公司、北京鵬潤房地產開發有限公司也派出代理人應訴。

 早8時,濛濛細雨中,法院門外已圍滿中外媒體記者,現場架起了轉播車,1位美國記者也排在了等候領取法院旁聽證的媒體隊伍中。近9時,工作人員上班,排在第一個的記者要求換取黃光裕案的旁聽證,卻被告知有30個席位的第二法庭旁聽證已發放完。

 接待大廳門外,一輛黑色路虎車停在了法院門口,車上下來一名黑衣女子,正是黃光裕的小妹黃燕虹。另外一輛黑色雷克薩斯中端坐的是其姐姐黃秀虹。在黃光裕被抓後,比黃小4歲的黃秀虹已接替黃光裕執掌鵬潤公司。為避開媒體視線,姐妹倆會合後悄悄驅車離開了法院大門。

 此時,在接待大廳地下一層,黃光裕的辯護律師、「京城名狀」田文昌獨自躲在角落裡,但很快還是被幾家電視媒體發現。田文昌表示不接受採訪,並強硬地衝出「重圍」。

 緊接著,國美、鵬潤的訴訟代理人以及杜鵑的律師許昔龍,許鍾民的律師劉東根、趙國華都迅速通過了安檢。當獨自到達的田文昌搭檔、律師楊照東走進大廳時,幾乎被蜂擁的記者擠倒。與此同時,在法院北門,代表北京市檢察院第二分院出庭支持公訴的「十傑」檢察官吳春妹等人,乘坐一輛標有「檢察」的警車進入法院。據稱,黃光裕一方將對3項控罪均提出異議。

 9時20分,黃光裕的兩個妹妹也在保鏢的貼身護衛下走向了審判樓,在那裡,他們將見到闊別已久的二哥黃光裕,他們的大哥黃俊欽此時仍在羈押之中等候起訴。

 今日庭審還有一大看點——國美公司的辯護意見。對於被控單位行賄罪,國美電器曾於今年3月1日發佈公告稱:沒有發現公司的任何資產和資金被挪用及用於起訴書中所聲稱對有關國家機關工作人員進行行賄的用途。這一聲明顯示了國美對單位行賄事實不予認可,以此推斷,國美有可能在辯護中否認單位行賄指控,並主張定性個人行賄。這將明顯不利於同案被告——國美集團前董事會主席黃光裕。今日國美能否念及舊情,將於庭辯中揭曉答案。

中行貸款案

 受牽騙貸案為人還貸

 經記者多方瞭解,在2006年轟動一時的中行騙貸事件中,黃光裕本人涉案,其實與其兄黃俊欽無關,與當時被抓的原中國銀行北京分行行長牛忠光也無關,也不涉及大肆騙取房貸、車貸的富豪原罪。黃光裕的鵬潤房地產公司涉嫌騙貸案,是因一個叫馮輝的人而起。黃深陷其中,皆因埋頭逐利而惹禍上身。但是,只懂得金錢交際的黃光裕,最終將事件引向了另一個結局。

騙貸人出逃黃光裕頂缸

 2001年,黃光裕開發的首個樓盤鵬潤家園尚有4萬平方米待售,其中一棟名為「豪苑」的大廈因戶型偏大而滯銷,黃為此煞費心思。一天,售樓處報稱,有人要大量買房。見大主顧上門,黃光裕親自接待了對方。來人叫馮輝,北京建業投資有限公司老闆。見面後,馮輝表示他要將豪苑大廈整棟買下,用作出租經營。黃光裕大喜。

 一番討價還價之後,馮輝整體買下豪苑大廈大部分住宅。不過,由於資金有限,馮輝決定以假按揭方式向銀行騙貸,他找來很多身份證和鵬潤公司簽訂購房合同,並向中國銀行北京分行辦理按揭,鵬潤公司作為開發商履行擔保責任。實際上,銀行貸款最終到了馮輝手中,由馮輝負責償還按揭,他同時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向鵬潤支付雙方約定的購房款。

 之後幾年,馮輝把豪苑大廈改造成寫字樓,並成立物業公司對大廈進行物業管理,出租效益一直不錯。就在此時,中行貸款案案發。黃光裕在報紙上吃驚地看到,審計署在審計中行貸款過程中,發現鵬潤家園在中行有3億余元虛假按揭貸款,涉嫌貸款詐騙,案件已移交公安部。黃趕忙聯繫馮輝,馮稱會處理此事。但很快,馮輝就聯繫不上了。原來,馮輝此時已經出逃。他旗下的公司還涉及向中行獲取虛假車貸。

 事件曝光後,警方對黃光裕和鵬潤公司展開了調查。滿城風雨中,黃光裕無計可施,他試圖聯繫負責此案的公安部經濟犯罪偵查局北京直屬總隊總隊長相懷珠。此時,相懷珠也正想找黃光裕,讓黃就鵬潤公司涉嫌虛假按揭貸款的問題說明情況。

 很快,相懷珠帶著下屬與黃光裕見面,要求黃配合調查。黃光裕說明自己沒有非法佔有貸款,同時表示現在找不到馮輝,鵬潤公司作為這筆業務的信用擔保方,願意履行擔保責任歸還貸款。黃光裕還希望警方加緊調查,減少對國美的負面影響。

 據記者瞭解,雖然鵬潤和國美是兩家獨立的公司,但在鵬潤曝出貸款案後,與國美合作的銀行紛紛作出反應,下調了國美的授信額度,使國美在全國失去了20個億的信譽額度,資金鏈一度極為緊張。受此影響,國美的供貨商開始謹慎觀望,不敢再大量供貨給國美。

 看著國美整個經營受到影響,心急如焚的黃光裕一再聯繫相懷珠,希望警方盡早撤案。同時,黃光裕兌現替馮輝履行剩餘還款義務的承諾,他按相懷珠要求,把3億資金匯到北京直屬總隊指定的中行賬戶中。但出乎黃光裕意料的是,銀行以不符合正常還貸程序為由,拒絕鵬潤還貸。黃光裕只得再找相懷珠協調,讓銀行把錢收下。

「出借」百萬供相懷珠炒股

 2007年初,公安部經調查後,對鵬潤公司涉嫌騙貸案發出了「撤案通知單」,鵬潤公司隨即發佈了新聞通告。沒過多久,各地銀行逐步恢復了國美的授信額度,供貨商方面也逐漸正常。此時的黃光裕大大鬆了口氣,他首先想到的,是要感謝相懷珠。黃提出要為相懷珠臨時解決一套住房,被相懷珠回絕。黃並未放棄對相的拉攏。在相懷珠獲得公安部分房後,黃光裕提出贈送全套家用電器。一番推卻之後,相懷珠難敵盛情,與妻子前往黃光裕旗下門店挑選了電視、空調、洗衣機等家電,總價值6萬餘元,均由黃光裕簽單。

 2007年八九月間,在一次宴請相懷珠時,相懷珠的妻子李善娟抱怨炒股賠了不少錢,許鍾民便在飯桌上將黃光裕佈局中關村股票的消息透露了出來。但相懷珠夫婦沒有多少資金炒股,得知這一情況,黃光裕馬上將100萬元資金「借」給相懷珠夫婦。

 就這樣,曾查辦證券大案而受重用的公安部干將,搭上了中國首富內幕交易的便車。可歎的是,夫婦倆東拼西湊投下181萬資金,最後不但全倉套牢,還因此背負了受賄百萬的重罪指控。

國美稅案

百萬「封口費」答謝孫海渟

 中行貸款案並不是黃光裕2006年惟一遭受的調查,幾乎在警方調查貸款案的同時,國家稅務總局也對國美公司及其下屬公司展開了全國性的稅務稽查。但兩起調查的區別在於,前者沸沸揚揚,後者卻進行得悄無聲息,稅案詳情至今未曾披露。

 據檢方指控,國美稅案結束後,黃光裕給負責此案的原國稅總局稽查局三處處長孫海渟100萬元作為答謝。不過,與外界猜測大不相同,黃光裕並不是請托孫海渟在處罰中手下留情,而是希望稅務機關對新聞媒體三緘其口。因此,這百萬賄金,實為「封口費」。

國美被罰8000多萬

 2006年,已被中行貸款案搞得焦頭爛額的黃光裕突然聽說,國稅總局稽查局啟動了對國美的稅務稽查。黃光裕對此非常惶恐,他怕的不是要繳多少稅,而是騙貸案尚無定論,如國美再曝出稅案,將出現供貨商上門追賬的可怕局面。

 按黃光裕的強勢要求,國美銷售電器後至少要占壓貨款3個月,全國門店由此生成高達上百億元的現金流,這成為黃光裕手中無償佔有的資本籌碼。用別人的錢炒股、炒期貨,投入各種資本遊戲,甚至進行內幕交易,這就是黃光裕的盈利模式。這種模式依賴充沛的現金流,一旦斷裂,有崩盤之虞,還會引發股市停牌。所以,穩住媒體,保證輿論環境不再惡化,成為黃光裕的頭等大事,他為此不惜用錢來擺平。

 2006年八九月間,國稅總局稽查局處長孫海渟約談黃光裕。作為資深稽查官員,孫查辦過多起稅務大案,當年曾任劉曉慶稅案的專案組負責人。首富黃光裕,正是孫海渟在仔細研究過富豪排行榜後,親自圈定的調查對象。同時,國稅總局接獲舉報,終致國美稅案案發。

 在國稅總局,黃光裕第一次見到了孫海渟。在陳述了國美的財務狀況後,黃光裕表示自己主觀上不會偷逃稅款,國美願意積極配合稅務稽查,查出問題願意承擔責任。但黃提出,希望調查不要向媒體公開,最好能保密調查,避免對企業造成負面影響。孫海渟公事公辦地回應,如果國美配合,可以考慮不予曝光。

 離開國稅總局,黃光裕還是放心不下,他決定讓許鍾民通過北京市公安局經濟犯罪偵查處一大隊副隊長靳紅利約請孫海渟吃飯。靳紅利所在大隊負責涉稅案件,與稅務系統非常熟絡。對於黃光裕的邀請,因靳紅利作陪,孫海渟並未回絕。宴席上,黃光裕講了國美的處境。孫海渟表示理解企業的難處,稱稅務部門在稽查過程中有工作紀律,不會對外披露。

 對於國美稅務問題,孫海渟明確告知,國美收取供貨商的返利、進店費、上架費、店慶費應繳增值稅,而不是營業稅。對於國美股權轉讓中出現的增值問題,由於國家出台新規,國美應補繳企業所得稅。孫海渟還要求黃光裕主動申請繳納個人所得稅。孫以玩笑的口吻對黃光裕說,在國美稅案上準備好1個億來繳稅。黃光裕笑談間滿口答應。

 此後,針對國美的全國性稅務稽查持續了1年,各地稅務機關相繼下發了處理決定,最終連補交稅款外加滯納金、罰款,國美集團總共繳納了人民幣8000多萬元,其中包括黃光裕繳納的800多萬個人所得稅款。不過,國美稅案始終未向社會披露。黃光裕得償所願,決定答謝孫海渟在稅案中的關照。

遭索賄奉送120萬現金

 2008年初,黃光裕再次約請孫吃飯。席間,趁房間裡沒有別人,黃光裕把裝有10張銀行卡內存100萬資金的信封遞給了孫海渟,說稽查沒給國美造成不良影響,非常感謝。喝得醉醺醺的孫海渟也不知信封裡裝的是什麼,推辭不過收入囊中。

 次日,酒醒的孫海渟拆開信封,看到每張銀行卡背面赫然上寫著「10萬元」,不由吃了一驚。幾天之後,孫海渟主動約黃光裕吃飯。見面後,孫海渟沒提銀行卡的事,卻趁黃光裕離席的間隙,不動聲色地把卡塞進了黃光裕的外衣兜。吃完飯,孫海渟走出餐廳道別時,才點破了退卡的事。黃一聽就急了,趕緊回房拿了衣服,攔住正要離開的孫海渟,說這些錢可以先拿去做投資,等賺了錢再還也不遲。最終,孫海渟半推半就地笑納了。

 據孫海渟供述,後來他曾幾次想將卡退回,但沒禁得住誘惑,還是把卡留下了,但卡中的錢他沒敢動。2008年11月黃光裕內幕交易案發被警方拘留後,孫害怕被牽連,將內存百萬的10張銀行卡剪成碎片,投入廁所下水道沖走。據記者瞭解,涉案的銀行借記卡原本是黃光裕給公司高管年終分紅準備的,是由國美財務人員用借來的若干身份證開設,每張卡背面寫有金額和密碼。孫海渟收取的銀行卡資金是否如其所說未被動用,已無從查證。

 除孫海渟外,負責北京國美公司稅案的北京國稅局稽查局梁叢林、凌偉也各得50萬元好處。對從中牽線搭橋的靳紅利,黃光裕讓許鍾民酬謝對方30萬元。但靳對此並不滿意。黃光裕不敢得罪對方,又把靳叫到他在鵬潤大廈的辦公室,將裝有120萬現金的拉桿箱交給了靳。

 據記者瞭解,國美稅案中的4名涉賄公職人員都已先後在市二中院受審,4人全部控罪均來自黃光裕一方的行賄。孫海渟被控受賄100萬,靳紅利被控受賄150萬,梁叢林、凌偉各被控受賄50萬元。庭審中,只有靳紅利否認控罪,稱自己拿錢是受托去行賄其他官員。可事實上,靳紅利將他收取的150萬元全部存入銀行,進行了理財投資。

內幕交易

 失算中關村

 在黃光裕內幕交易罪中,檢方起訴書並未載明獲利情節,而是以股票公告日的賬面收益額作為取樣,代為闡述案件情節,這在此類案件中極為少見。黃光裕布下的中關村賭局,似乎已成一團亂賬。但可以肯定的是,在中關村上的失算,是黃光裕個人落敗的直接導火索。

借保安身份證開戶炒股

 像所有內幕交易一樣,黃光裕的操盤手法並不複雜,就是在適當時點吃進中關村科技公司股票,然後坐享消息公佈後股價攀升。黃光裕親自挑選的操盤手也並不專業,只有一人有證券公司從業經歷,其餘都是沒有證券從業背景的親信,其中還包括杜鵑的堂妹。操盤手們沒有固定交易場所,均按黃光裕、杜鵑電話指令下單買賣。為防事情敗露,黃嚴禁所有人在公司上網交易。

 黃光裕是惟一知道內幕交易全程的人,他利用股票賬戶和相關聯的銀行賬戶分別設置的特點,動用了兩班人馬,分別掌控股票賬戶和銀行賬戶,這樣操盤手拿不到資金,管資金的不能買賣股票,黃以此掌控全局。

 內幕交易共分兩個階段。檢方指控,在擬將上市公司中關村與其經營管理的北京鵬泰投資有限公司進行資產置換事項中,黃光裕作為中關村的實際控制人、董事,指令他人於2007年4月27日至6月27日間,使用其實際控制交易的龍燕、王振樹等6人的股票賬戶,累計購入中關村股票976萬餘股,成交額共計9310萬餘元,至6月28日公告日時,6個股票賬戶的賬面收益額為348萬餘元。

 記者得知,黃光裕使用的股票賬戶,都是指派手下借用身份證開設的。起訴書中所載的王振樹,其實是鵬潤大廈保安。而這個身份證,竟然是黃光裕親力親為,自己向王振樹借來的。當然,這名普通的保安員不可能知道,堂堂總裁會拿自己的身份證去開戶炒股,更不知自己名下的股票賬戶曾有上千萬資金洶湧進出。

新賬戶大進大出終敗露

 隨著黃光裕動用資金量不斷增大,單一賬戶的股票數劇增。為避免太過招搖,黃光裕開設了更多的賬戶,用以分攤資金,有買有賣,正可掩人耳目。

 此後,從2007年8月13日至9月28日一個半月時間裡,黃光裕調集資金,以79個股票賬戶累計購入中關村股票1.04億余股,成交額共計13.22億余元。這一時期又適逢2007年大牛市瘋狂趕頂階段,中關村股價直線上漲,於9月28日停牌前懸停於14.76元高位。

 正是在停牌前的9月21日,黃光裕借錢給相懷珠夫婦買入中關村股票,從相懷珠進場時點來看,黃光裕作為中關村科技公司的大股東,當時應該是對中關村的前景和股價寄予厚望。

 起訴書中,檢方選取了2008年5月7日至中關村復牌公告日作為節點,指出黃光裕當時的賬面收益額為3.06億余元。但就在次日,中關村股價躥升到17.8元的最高價後,就掉頭向下一路暴跌,黃光裕此時出貨多少不得而知,不過直到他被抓時,還在以兩三塊錢的價格拋售股票。

 黃光裕更加失算的是,他處心積慮逃避監管卻仍漏洞百出,其操控的賬戶特徵太過鮮明:都是新開戶,資金量巨大,且在同一時點大進大出。監管部門調查發現,這些賬戶的主人根本不知開戶之事。此時,黃光裕敗露已成必然。

非法經營

 澳門豪賭輸掉10億港幣

 黃光裕的非法經營指控來自於一起將8億元人民幣非法轉移至香港兌購成港幣的事實。按我國法律,在國家規定的交易場所以外買賣外匯屬非法,情節嚴重的以非法經營罪追究刑事責任。黃光裕之所以非法換匯,是緣自他在澳門豪賭,輸掉了超過10億港幣!

 參賭不帶錢輸贏記賬賭,是黃光裕性格的鮮明特徵,也是他最大的嗜好。2003年,經香港立法會議員詹培忠介紹,黃光裕結識了有「公海賭王」之稱的連超,自此踏進了「海王星號」公海賭船及澳門當地的賭場。對於這樣一位公眾人物,賭場方面有相當經驗,確保其隱秘出入於賭場貴賓廳。

 黃光裕參賭時從來不帶現金,只憑自己的富豪信譽,就能在賭桌上拿到數千萬元籌碼下注,輸贏記賬。剛開始時,黃光裕的信用額度是6000萬港元,後來提升至三四個億。如果黃光裕的信用額度用完,就由他的賭場代理人、國美電器執行董事伍建華出面,以伍的名義寫下欠條。賭場的人都知道,伍建華代表黃光裕。

2004年,國美電器借殼上市後,黃光裕將上市公司的日常管理事務交由杜鵑打理,而自己則熱衷於國美在內地業務的拓展,以及在香港炒作期貨和在澳門賭博等活動。幾年來,黃光裕無數次流連於澳門賭場貴賓廳的百家樂賭桌旁,曾一次就輸掉過億港幣,他累計輸錢則超過了10億港幣。

通過地下錢莊非法換匯

 根據賭場規定,賭債有兩個月的豁免時間。通常情況下,黃光裕用他在香港減持國美電器股份套現的資金還債,但有時賭場方面催要得急,伍建華會將此情況匯報黃光裕,黃就指令從內地公司劃款到伍建華提供的賬戶。而這些賬戶,就是連超外甥女鄭曉微和其夫在深圳經營的地下錢莊,本案非法換匯事實正與此相關。

跨境錢莊在內地接收人民幣,在香港將港幣資金打到指定賬戶,全過程資金不發生實際轉移,地下錢莊從中收取手續費。

 據瞭解,經營賭場同時染指地下錢莊,是連超家族為滿足內地大戶賭客專門從事的關聯生意。目前,鄭曉微和她的丈夫已因操控地下錢莊被判刑。

 檢方指控,黃光裕於2007年9月至11月間,通過鄭曉微等人私自兌購港幣。而黃光裕稱,他只是把錢打到伍建華提供的銀行賬號而已,並不知道這是地下錢莊的賬號,伍建華從來沒告訴他地下錢莊的事。(來源:北京晚報)

國美控制權之爭
      責任編輯:馨瑶
國美百日大戰 黃光裕陳曉息兵      [2010-11-11]
黃光裕看守所內辦公 開先河      [2010-10-02]
黃光裕B計劃:出招非上市門店      [2010-09-29]
國美戰反思:管家絆倒東家      [2010-09-29]
黃光裕家族或年底「反攻」      [2010-09-28]
據稱證監會約談黃光裕胞妹      [2010-09-28]
黃光裕胞妹黃燕虹抵達股東會      [2010-09-28]
鄒曉春承認黃光裕望其接任國美      [2010-09-10]
黃光裕狂甩地產 欲套現60億      [2010-09-09]
鄒曉春擬本周赴港 杜鵑未知      [2010-09-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