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 正文
【打印】   【推薦】  【關閉】  

今天為什麼仍然需要魯迅?


http://news.wenweipo.com   [2010-09-20]
放大圖片

所謂魯迅「大撤退」的討論正在進行中。一方力圖證明魯迅部分經典篇目的刪除只是基於教學目標的微調;一方高揚經典「一個都不能少」的大旗,要堅決「捍衛」魯迅。在這場爭論中,人們似乎不應止步於具體篇目遴選之是非,更應著眼於「我們拿什麼教育下一代」的深遠議題。為此本期我們組織了這組文章。

 魯迅作品進入中學教材,可以追溯到20世紀20年代。中華書局1923年版沈一星編新中學教科書《初級國語讀本》選入小說《故鄉》,迄今收入中學教材的魯迅各類作品不下於30篇,台灣、香港地區的教材中也選收篇數不等的魯迅作品。

 1936年逝世的魯迅漸行漸遠,中國社會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文學也有了長足的進步,為什麼魯迅在中學語文教材中的地位仍然如此牽動人的神經呢?這並非依靠哪一種外在力量,而是來源於魯迅自身的魅力和中學生成長的需求。

 中學階段,伴隨著身體的發育,中學生心智也處於走向成熟的關鍵時期,急需思想、感情、知識、能力等方面的豐富營養。因而,中學語文教材在選材上通常注重的是:敘述歷史切近真實,品味人生彰顯人道,評人論事符合邏輯,生活趣味追求雅正,文章富有藝術價值。而魯迅作品恰恰堪當此任。曾有一個時期,整個社會都繃緊了鬥爭之弦,受此影響,教材的選擇偏重於火藥味十足的作品,而實際上,魯迅的許多作品洋溢著人道與人情的溫馨。有些雜文純屬論戰的產物,出於一時激憤,後來不大經得起推敲,但更有多篇犀利思想與醇厚藝術水乳交融的佳作。魯迅的作品,不僅具有歷史價值,從中可以認識清末至20世紀30年代的社會場景、文化氛圍與人物性格,而且至今仍有強烈的現實意義。現實生活中,還有多少麻木與盲動相交織的阿Q影像在晃動,還有多少無聊而冷漠的圍觀在復現,還有多少涓生在悔恨中度日,甚至《白光》裡為科考落第而發狂墜湖的悲劇也未絕跡。

 魯迅作品富於創造性,小說、雜文、散文、散文詩等,其豐富而深邃的意義常常蘊涵在奇異而精緻的藝術形式之中。從美學風格來看,有輕快戲謔的詼諧,有冷峻峭拔的幽默,有辛辣犀利的譏刺,有機智俏皮的反諷,有沉痛抑鬱的悲劇;從感情色調來看,有的蒼涼陰鬱如同一幅高原冬日圖,有的幽雅婉轉好似一支江南小夜曲,有的跌宕頓挫彷彿荒山野路,有的氣勢洶湧恰似暴風驟雨。由於環境所迫,難於直說,有些篇章文字較為晦澀;心境的幽曲深邃,愈增表現的含蓄曲折;加之魯迅所處的時代,正值白話文學取代文言文學在文學殿堂升帳掛帥的轉折期,新文學一兩代作家的作品中,都或多或少地留有文白夾雜的痕跡,魯迅也不例外,這些確實給現在的中學生閱讀帶來了一定的障礙,但只要對此有所認識,突破障礙並非難事,而一旦進入其中,自會感受到其不盡的韻味。

 毋庸置疑,閱讀魯迅作品,一定會有益於中學生獨立個性的健全、創造精神的培養、審美能力和文字能力的提高。即使暫時還不能完全吸收,也可以為將來的「反芻」奠定基礎,對於經典的領會本來就需要一個過程。中學生讀魯迅,不僅需要篇目的精心選擇,而且需要教師不斷開拓視野,有效地引導學生走進魯迅文學世界。

 需要魯迅的何止於中學生。在一個慾望高度膨脹的時代,我們更加需要理性的洗禮;在一個被時髦追趕得氣喘吁吁的時代,我們格外需要靜下心來咀嚼經典的滋味。魯迅正是20世紀中國文化轉型期最傑出的代表。在他那裡,我們可以看到對中國歷史的深刻洞察,也可以看到對現實問題的密切關注,可以看到對傳統文化最深刻的剖析,也可以看到對西方文化最機智的借鑒,可以看到對人民的深沉關愛,也可以看到對國民性的犀利解剖。魯迅對西方文化負面性的認識,對於我們今天全面認識西方世界仍是清醒的提示;魯迅的文化建設思路與「立人」思想,對於今天的精神文明建設仍是深刻的啟迪;魯迅思想在中國現代化建設的思想資源庫中佔有重要的地位,魯迅的文學傑作即使放在世界文學寶庫中也毫不遜色。魯迅犀利的思想鋒芒、深邃的歷史洞察力與卓異的藝術獨創性,並未隨著時光的流逝而削減,反而愈見其光彩奪目。其精神與文學中古與今、中與外、情與理、自我與社會、理想與現實等多種衝突也正是文化轉型期的典型反映。魯迅是可以和孔子、老子、莊子、屈原、司馬遷、李白、杜甫、蘇東坡、陸游、朱熹、李贄、黃宗羲、曹雪芹、吳敬梓、梁啟超等一併代表中國文化傳統的偉人,魯迅著作是可以代表20世紀中國文化的經典。將魯迅視為民族魂,是中華民族歷經磨難形成的共識。魯迅是中華民族從傳統社會向現代社會邁進與持續發展的永恆話題,隨著歷史進程的發展,魯迅將會愈來愈顯示出其偉大的意義。作者:秦弓/單位: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來源:中國社會科學報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