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 正文
【打印】   【推薦】  【關閉】  

魯迅「走後」怎樣


http://news.wenweipo.com   [2010-09-20]
放大圖片

早就不想再對中國的教育問題發表評論了。1948年,儲安平在他主編的《觀察》週刊上說:「抱歉,我已經沒有批評政府的興趣了。」對於中國教育,我的心情與此同。

  然而,此番魯迅作品大量地「被放逐」出中學語文教科書,我卻勢必要說點什麼。而我的意見卻是:魯迅「撤退」沒什麼大不了!

  我常跟學生講:讀來讀去,還是魯迅。即使單論文章,魯迅在二十世紀的中國也無人能出其右。都說魯迅尖酸、刻薄、憤怒,其實魯迅很優雅。魯迅的筆力更多的並不是來自憤怒,即使再憤怒的時候,魯迅依然能保有一份「四兩撥千斤」的優雅與從容,從而不讓內心的憤怒傷害寫作的尊嚴;魯迅誠然「反傳統」,但魯迅也是現代中國少數的幾個成功地繼承並發揚了漢語書寫的審美傳統的作家之一。正是魯迅的文章讓我知道了什麼樣的文字才叫做好,正是魯迅的文章讓我懂得了什麼才是純正的文學趣味。如今是一個什麼樣的牛皮都有人敢吹的時代,不時有人跳踉出來,「不屑」魯迅,也屬正常,比如李敖。此君曾揚言「包攬50年來500年內白話文前三名」,並多次對魯迅「頗有不屑」。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魯迅的書我讀得多,李敖的東西我讀了不少,自信還有點發言權。李敖的「張牙舞爪」的文風自是不堪與魯迅比倫,至於以「先死後死,祖孫一脈,端賴介石開陰道;婚生私生,兄弟串連,全靠經國動雞巴」這樣的對聯拿人家(雖然是總統)的家事和私生活開涮,還自鳴得意,更是十足「下三濫」行為,魯迅先生是斷斷不屑為之的。

  然而即使像魯迅這樣的大家也並不能保證篇篇皆為「佳制」,不幸的是魯迅偶爾難免的粗糙之作竟成為1949年之後語文教科書的「首選」。私意以為,像《為了忘卻的紀念》、《友邦驚詫論》、《喪家的資本家的乏走狗》、《文學和出汗》這些曾長期入選語文教材的篇什就不是魯迅作品中最好的,甚至也不是次好的文章。這些篇什所以能入選語文教材,肯定出於「非文學」因素的考慮———比如,恰恰是這些篇什最能夠表現魯迅「痛恨國民黨反動派」,跟我們共產黨同仇敵愾的一面。

  像這些篇什「撤退」出教科書,有什麼要緊?

  1949年之後的大半個世紀,魯迅作品誠然一直是語文教科書的「重頭」,但效果好不好呢?可能每一個人都心知肚明,語文課本裡選魯迅,老師在課堂上講魯迅,學生學魯迅的效果非但不好,反而是「造成了好幾代人對魯迅的厭煩」。問題出在哪裡?一個頗為荒謬的事實是,魯迅有可能是中國學生最熟悉,然而也是最「陌生」的中國作家了。數十年的關於魯迅的「說教」呈現的並不是一個完整的魯迅,甚至並不是一個真實的魯迅。

  在《燈下漫筆》裡,魯迅把中國歷史看作是「做穩了奴隸的時代」和「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的近乎永恆的輪迴;魯迅說:「我覺得革命以前,我是奴隸,革命以後不久,就受了奴隸的騙,變成他們的奴隸了。」魯迅說:「試將記五代、南宋、明末的事情的,和現今的狀況一比較,就當驚心動魄於何其相似之甚,彷彿時間的流逝,獨與我們中國無關,現在的中華民國也還是五代,是宋末,是明季。」對於教者,只需抓住魯迅的悲觀主義的懷疑精神,就如同圍棋裡的「留活眼」,可令滿盤皆活。只可惜跟學術界、思想界比,教育依然是一個政治「超敏感」的領域,這個領域尚不能容忍一個在「政治上」和「道德上」不正確的魯迅!

  真正的理解和呈現魯迅自然需要語文教師紮實的知識準備與相當的思想的敏感,但更重要的是我們的教育須有一個更開放的體制和更自由的空氣。呈現一個不完整的甚至虛假的魯迅比沒有魯迅要糟糕百倍。當適宜的季節與氣候還沒來臨,把再多的魯迅作品請進教科書,除了造成更多的「對魯迅的厭煩」,斷不會有其他結果。

  1930年3月2日,魯迅出席了「中國左翼作家聯盟」的成立大會。20多天后的3月27日,魯迅在致章廷謙信中悲哀而清醒地寫道:「此次又應青年之請,加入左翼作家聯盟,於會場中一覽了薈萃於上海的革命作家,然而以我看來,皆茄花色,於是不佞勢又不得不有做梯子之險,但還怕他們尚未必能爬梯子也。」魯迅常常是「甘為人梯」的,但也需我們後人自練腿腳,兼夯實腳下的土地,倘自覺腿腳尚弱,地面也不牢靠,讓老人家到一邊去消停消停,也沒什麼不好。來源:羊城晚報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