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 正文
【打印】   【推薦】  【關閉】  

日俄北方四島積怨400年 提出多種劃分方案


http://news.wenweipo.com   [2010-11-11]
放大圖片

俄羅斯士兵在北方四島附近海域巡邏

「俄羅斯是世界上領土最大的國家,但卻沒有一寸領土是多餘的。」俄羅斯總理普京的這番言論風傳於網絡之間。

而據俄羅斯媒體報道,俄總統梅德韋傑夫宣佈近日將視察與日本有主權之爭的北方四島。

回顧北方四島的歷史和日俄兩國圍繞這幾個島嶼展開的明爭暗鬥,我們或許能從中看到關於領土爭端的某些剖面以及可能的結果。

在西太平洋上,有一條天然的島嶼鏈,它自俄羅斯的千島群島起,經日本列島和中國台灣,再延伸至東南亞諸島。

在這條島嶼鏈上,有極其重要的一環,它可以說是俄羅斯進入太平洋的門戶,這便是北方四島。

所謂北方四島,即位於千島群島以南與北海道東北部之間的四個島嶼—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和齒舞群島。由於它在地理上屬於千島群島,俄羅斯稱之為南千島群島,而日本則稱之為「北方四島」。

關於這四島的所有權,日俄兩國爭執了近四個世紀,但始終未能找到解決的辦法。近日爆發的日俄外交危機不過是兩國歷史恩怨的新註解。

視察風波背後

近日,俄羅斯方面傳出總統梅德韋傑夫將借赴日參加APEC會議之機視察北方四島。

美國布魯金斯學會的俄羅斯問題專家科利福德•蓋狄(Clifford Gaddy)告訴記者:「如果梅德韋傑夫登島巡視,此舉對日本的衝擊力將不言而喻。」

「梅德韋傑夫顯然是為了向國際社會強調北方四島是俄羅斯的重要組成部分,向日本亮出強硬立場。這種行動將會刺激日本在北方四島問題上本來就已經 脆弱的神經,特別是使日本政府近年來在北方四島問題上作出的種種努力大打折扣。日本政治家為了保持支持率,必然會對梅德韋傑夫的登島計劃作出激烈反應,但 這種語言上的威脅很難真正付諸實踐。」山東大學學者焦佩分析道。

10 月5 日,日本外相前原誠司在日本外國記者協會上演講時提出嚴正抗議:「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不應訪問北方四島。」

此前一天,日本新內閣北方對策擔當大臣馬淵登夫立刻視察了離北方四島最近的北海道根室。參觀了紀念設施北方館,隔海眺望了齒舞群島,並登上海上保安廳的「獵場」號巡邏艇出海巡察。

俄羅斯外交部則表示,日本方面的言論是「不適當且無法接受的」,因為「俄羅斯總統有權決定在自己國家境內的行程路線」。

但是,曾因《北方領土問題》一書在日本獲獎的北海道大學教授巖下明裕則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無需過於渲染此事,他說:「俄羅斯其實以前也多次有 過類似舉動,所以這次的活動談不上有特別的意味。本次雙方突然都走向強硬立場,從表面上看和最近的東亞局勢有些關係,但是如果回顧過去的日俄及日蘇關係, 這樣的情形很常見。應該說,北方問題和過去相比沒有太多大的變化,對日俄關係來說也是如此。」

巖下的態度也大致反映了日本當局處理北方四島問題時的無奈。

南開大學歷史系教授、著有《日蘇關係史》的李凡對時代週報記者表示:「日本對『北方四島』的態度頗為無奈。日俄之間沒有日中之間的巨大經濟貿易 關係,軍事對抗日本現在亦不敢輕舉妄動,美國對於俄羅斯也不想過多干涉。梅德韋傑夫登島,日本肯定會進行應對,但我們不知道日本手中到底有哪些對俄具有殺 傷力的措施。」

外交拉鋸戰

如今的北方四島上居住了1萬多人,大多為俄羅斯軍人。

但據日本史料記載,北方四島最早是阿伊努族的生活地。阿伊努族人是日本最初的居民。1644年,一幅日本繪製的地圖就包含了北方四島。

俄方面同樣搬出了自己的史書,俄方稱,早在1691年,俄探險家就登上了千島群島,並給這些島嶼起名為「庫裡爾群島」。其後,數名探險家在這裡登陸。到1779 年,沙俄政府正式把千島群島中尚未有明確領土歸屬的所有島嶼劃歸己有。

日俄針對四島進行的明爭暗鬥一直未停。

早在1855年,日俄就簽署了《下田條約》,條約規定:「今後日本國和俄羅斯國的疆界應在擇捉島和得撫島之間。擇捉全島屬於日本,得撫全島及其以北的千島群島屬於俄羅斯。」

這是兩國最早的劃界條約之一。

在日俄之後的交往過程中,關於擇捉島、國後島、色丹島和齒舞群島的歸屬權,兩國又簽訂了數項條約,但都未能解決歸屬問題。

1945年8月8日,蘇聯對日宣戰,發起遠東戰役,而千島群島戰役是遠東戰役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1945年8月18日,蘇軍開始攻擊千島群島。在歷時半個多月的戰役中,日軍幾乎全軍覆滅—傷亡1018人,被俘6萬多人。

1950年之後,這些島嶼被納入蘇聯行政規劃,隸屬於薩哈林州,隨即四島上的1.7 萬日本居民遭到蘇聯的驅逐。此後,蘇聯便大規模向四島移民,主要是俄羅斯族、韃靼族和朝鮮族等民眾。據說這些人中的大部分都是蘇聯時期的「勞改人員」。

1991 年蘇聯解體後,急盼日本經濟援助的俄羅斯,開始積極謀求改善日俄關係。日本則趁機再次將北方四島問題提上兩國關係的議事日程。

俄羅斯總統葉利欽曾提出過分五個階段來解決的設想,似乎給北方四島的和平解決帶來一線曙光。然而,由於俄羅斯內部強大的阻力和「賣國賊」的指責讓葉利欽無法招架,後來他又不得不改口說「北方四島問題最好是交給下一代人去解決」。

2000年,普京當選為俄羅斯總統後,並沒有在歸還四島的問題上有所妥協。2009年9月他在與日本首相森喜朗的會談中雖然承認俄日關係中存在領土問題, 但表示歸還四島為時過早。

「直到2004年11月,俄羅斯外長拉夫羅夫通過媒體提出妥協性建議,表示俄準備在與日本締結和平條約後歸還北方四島中的兩個島嶼。次日,普京 在政府會議上表示,俄方可以根據1956年蘇聯與日本的聯合宣言,將齒舞群島和色丹島歸還給日本。」東北師範大學學者呂桂霞撰文表示。

這一建議曾引發了日本社會的混亂。如果同意了這個建議,就等於放棄了兩個較大島嶼的主權,如果不同意,又等於放棄這一難得的進展。

日本政府進退兩難。

日本自亂陣腳

焦佩對時代週報記者介紹說,目前日俄兩國在北方四島的爭論的焦點主要有兩個方面:在地理上,北方四島是否屬於千島群島。俄羅斯對北方四島稱為南 千島群島,認為其屬於千島群島。日本則認為北方四島不屬於千島群島,南千島群島的提法是錯誤的;在主權上,北方四島能否分割或共享。俄羅斯認為北方群島可 以分割為兩部分,幾次有意圖把齒舞、色丹和國後、擇捉分開處理,但日本堅持不可分割、同時解決。日本主張在北方四島問題解決前,可以共享主權、共同開發, 但俄羅斯卻堅持對該地區獨立行使主權、禁止日本介入。

而在日本國內,這一問題比我們想像的要複雜得多。

「中國許多媒體對『北方領土』問題解釋存在誤解,誤認為日本人主張的『北方領土』問題,僅是要求俄羅斯歸還北方四島。」李凡說。

日本政府有關「北方領土」問題主張,早在1955年6月7日,日蘇恢復邦交談判第二輪會談上,日本代表松本俊一就提出,「齒舞、色丹,千島群島及庫頁島南部,從歷史上看是日本領土,應該就領土問題交換意見」。

李凡認為,按照日本方面主張,俄羅斯方面應該首先無條件歸還北方四島(即南千島),剩下的北千島及庫頁島南部,應該由包括俄羅斯在內的有關國家 與日本舉行國際會談決定其歸屬問題。「只不過是日本現在連應該無條件歸還的北方四島問題都沒有解決,所以其他領土主張被暫時推後,但是日方絕非放棄之,時 常還可以看到日方官員提到有關北千島及庫頁島南部歸屬問題。」

目前,日方關於北方領土問題及如何解決的立場亦多有不同,除了佔有主流位置的四島返回論外,還有以下一些觀點:

二島返還論:按照1955年日蘇共同宣言為基礎,首先歸還齒舞、色丹,再處理國後和擇捉。

三島返還論:在前一個基礎上放棄擇捉島。

共同統治論:日本前首相鳩山由紀夫就持這一觀點,即類似一戰後列強對德國殖民地採取的「共治」模式。

面積二等分論:即不以具體的島嶼,而是按照四島面積平分,主要由於俄羅斯願意還給日本的齒舞、色丹二島相對於另外二島來說面積太小。此意見是由日本前首相麻生太郎在2006年提出,他也因此遭到群攻。(來源:時代週報)

      責任編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