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深圳46歲女子參加神秘「研修班」後跳樓自殺

2017-04-18
研修班組織方早期的宣傳截圖。

研修班組織方早期的宣傳截圖。

學員們在做「零極限」。

學員們在做「零極限」。

學員端坐在餐桌前不吃飯改成水果湯。

學員端坐在餐桌前不吃飯改成水果湯。

行禪場地。

行禪場地。

鶴步量子禪宣傳資料截圖。

鶴步量子禪宣傳資料截圖。

張海碧生前曾提出要捐善款。

張海碧生前曾提出要捐善款。

【文匯網訊】 據深圳大件事報道,參加研修班的第三天中午,李小燕(化名)餓得受不了,偷偷離開度假山莊,翻過一個約50米長的陡坡,走進一家飯店。

她點了三個葷菜,清規戒律被拋在腦後。回溯到報名登記的當晚,研修班的老師就宣佈,私下進食是被禁止的行為之一,第一次罰款上繳100元成長基金,第二次即視為放棄此課程。

吃完這頓飯,鬱積心中的不快去了大半。臨走前她叮囑老闆,做一份泡飯帶走,一定要用黑色塑料袋包在外面。走出飯店的時候,李小燕沒頭沒尾對老闆說了句,「我們不是幹壞事的。」

張海碧沒有她這樣的好運氣。張海碧參加了上一期研修班,回來的第二天清晨從五樓跳了下去......

人妻的非正常死亡

2017年農曆新年第一天,家人攙扶著朱長旭進入深圳福永人民醫院,入院檢查語速緩慢,伸舌向右歪斜,右手不能握拳,診斷為腦梗死,又稱中風。住院半個月,病情較前有所好轉。

朱長旭、張海碧夫婦在福永租了一處老房子,每月房租不到一千元。朱長旭在一家物流公司工作,每月收入5000元,張海碧做會計,工資10000元上下,家庭經濟條件尚可。

夫妻同齡,兩人都是46歲,想著以後退休有地方住,他們二人合計了一下,去年在中山市買了套兩室一廳的房子,首付16萬,每月月供四千元。正好房貸還完,他們也到了退休的年紀。

中風打亂了他們的計劃,同時埋下了危險的伏筆。「手腳發軟,右手沒力氣,一支筆都拿不起來」,中風後朱長旭辭掉工作,家裡的收入一下子少了三分之一,加上每個月還有房貸要還,使他們倍感壓力。

朱長旭出院後,找了中醫做理療,效果不理想。張海碧的發小高明媚(化名)知道情況後,向她推薦了「鶴步量子禪」研修班。高明媚患有卵巢癌,此前她已經聯繫好往生堂,做好了「隨時準備走」的打算。

高明媚是鶴步量子禪第七期學員,她不止在一個場合說過,「鶴步量子禪讓我重生」。她把自己能活下來,歸功於參加了研修班。

事實上,朱長旭並不知道鶴步量子禪是什麼,抱著治好手的目的,張海碧帶他參加了第九期。

「去之前我也不敢相信,帶著一種看笑話的心理,去了之後就慢慢相信了,可以接受他們講的話。」朱長旭中風後說話說不利索,而日後發生的事情顯然超出了他的預想,很難再笑出來。

三天後,妻子開始精神恍惚莫名哭泣

2月17日,是第九期鶴步量子禪的報到時間。在接下來的七天內,學員不能吃飯,主食是營養湯。白天主要活動範圍是一處二三百平米的室內場地,以特定的姿勢步行,每天不少於七個小時,這是所謂的「行禪」。晚上七點後,是兩位講師「鄧鈞允」、「醒來老師」的授課時間。

研修班有一套與尋常迥異的話語體系,講師之間有時互稱「心理教練」,有時自稱「導遊」,學員叫「家人」、「同修」、「夥伴」,水果搾的汁叫「能量湯」或者「營養湯」,疾病叫「課題」,而「陰陽水」就是淡鹽水。

懺悔、感恩算是課程的「主旋律」,講師鼓勵學員做「零極限」(零極限是鶴步量子禪研修班中非常重要的一環,醒來老師介紹說它是一種來自古代夏威夷的深層意識療法,修·藍博士曾通過念零極限咒語「荷歐波諾波諾」治好了女兒的皮膚病,還治好了精神病人),尤其是在發病、不適的時候,反覆念叨「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每天課程結束,還需跟講師誦讀三遍《懺悔三昧》。

到了第三天,朱長旭回憶妻子精神有點恍惚,莫名哭泣,他自身也受到了影響,「感覺自己做了不好的事情,就想悔過」。堅持到第六天,也就是2月22日,朱長旭帶張海碧回家,張海碧卻有些不情願。

「那天晚上回來,就坐在哪裡,人也不怎麼動,老是說自己有罪,去了幾天,人就變得傻傻愣愣,就這樣跳下去了」。家人眼中的開心果,說沒就沒了,這讓弟弟張建慶有點想不通。

張海碧2月23日凌晨5點剛過從樓頂跳下,一位環衛工人最先發現了她,但他並不知道怎麼叫救護車。這時天剛微亮,熟睡的朱長旭和夜裡外出上網的兒子尚未發覺張海碧已經出事。

事後,家人發現張海碧留下了一張紙條,上面是7句話45個字的遺書。

「神」一樣的鶴步量子禪

「鶴步量子禪研修班中有很多奇跡發生,但我們不對任何疾病做治癒承諾」,患有癲癇病、嚴重的心臟病、精神分裂症列為不適宜參加人群。但實際運作中,組織方並未對學員嚴格篩選。

南都記者發現,研修班裡不乏心臟病、精神分裂症患者、癌症晚期等重大疾病患者,學員分享的案例,相當一部分跟疾病有關。

組織方引用了一位名叫李洪海學員的話,大致意思是兩天行禪後,將困擾他20多年的3顆腎結石尿出來,一顆有半顆黃豆那麼大,兩顆有米粒那麼大,他感歎,「量子禪竟然讓我不治而愈,太神奇了。」

2017年3月17日是鶴步量子禪第十期報道的日子。這一天清晨,李小燕受朋友委託飛往寧波,帶朋友的母親一同飛往深圳,寄希望於通過鶴步量子禪治好老太太的毛病。

這像是一場聚會,從南到北,有老有少,來自黑龍江、四川、浙江、安徽、福建、台灣等地的學員趕往深圳日月潭度假山莊,共同生活一個星期,以「家人」互稱。

對於研修班的兩位講師,組織方只是點到為止,宣稱他們皆有國外留學或工作經驗,如鄧鈞允是美國運動和醫學雙博士,從小師從多位師父,得到真傳,在海內外有數萬弟子。鄧鈞允曾自稱是廣西醫科大學客座教授,但南都記者從廣西醫科大學官方得到的回復是「查無此人」。

南都記者經過5天的臥底瞭解到,第十期約有90位學員,身患疾病的不在少數。3月19日,鄧鈞允做了一個統計,患有糖尿病的學員就有十多位。

學員並不諱言是來治病、減肥,分享環節多與疾病、身體改善有關。說到動情處,學員往往忍不住哭泣,照例頭一個感謝「鄧博士」,第二個感謝醒來老師。兩位講師有絕對的威望,學員樂於找他們解答身體、精神上的難題。

3月19日的一次分享中,學員張芬(化名)自述,用「零極限」治好了二十多年的痔瘡,甚至還讓米飯開花。她說自己做什麼事情都要說「對不起,請原諒,謝謝你,我愛你」,「有一次神奇的經歷是,早上米飯沒吃完我就放在那裡,七八天以後我發現米飯開花了,裡面是黃的、紅的、綠的。」

研修班報到當天,專門義工林燦(化名)在荷坳地鐵站接送。他給南都記者說了八個字:簡單相信,聽話照做。

鶴步量子禪研修班公約對學員的行為做了嚴格約定,如7天封閉式研修期間,活動範圍僅限行禪場地及住宿酒店,不能私自外出。全程禁止吸煙、飲酒及私下進食,原因是現在吃的和以前完全不一樣,腸胃經過清理修整,達到嬰幼兒時的乾淨度,私下進食會對腸胃造成特別大的危害。

按照研修老師的話說,為了保證全情投入,維護場域的能量,需上繳手機並統一保管,沒有任何餘地,不可錄音錄像。

●「零極限」、「腦轉場」

每天必修,重大疾病的學員可坐在台前或坐在圈內,台下學員依次說出他們的名字,說「我看見你了,我愛你」,以達到「加持」效果。

●能量湯

早晨、中午的能量湯放了生薑,用餐前義工領讀感恩詞:感恩天地滋養萬物,感恩國家培養護佑,感恩祖先的福蔭,感恩父母養育之恩......

●六字真言頌

學員踩著音樂的調子走「鶴步」行禪,六字真言即為「嗡嘛呢唄咪吽」(在張海碧的遺書中出現過兩次)。晚間行禪到19點,一天課程結束,學員誦讀三遍《懺悔三昧》

導師自述「28天每天只吃一顆芝麻」

第十期鶴步量子禪報名費980元,住宿費用另算,禪服費用隨喜。第十一期增加了禪服一項,明碼標價150元一套,付款可微信支付或者向指定的銀行賬戶轉賬。

南都記者注意到,第九期指定的匯款賬戶是一個叫「鄧建林」的人,手機號碼與鄧鈞允微信綁定手機號一致。在多個場合,「鄧博士」自我介紹都是「鄧鈞允」。

參加了鶴步量子禪後,學員分享了不少奇跡,而鄧鈞允本人則更像一個「奇跡集合體」。例如,他自述曾在雲南學走禪,28天裡每天只吃一顆芝麻度日;12歲拜師,跟了41個師父,學了41套功法;1983年成為一個省裡的氣功總教練。

他自述在溫哥華幫人家看風水、看相、占卦、算命,甚至「張國榮、張學友、劉德華在溫哥華買房都是我看的」。

在鄧鈞允的觀念裡,能量是構成一切物質的基礎,意識就是能量,能量就是物質,意識也是物質,而改變意識就能改變身體。他舉了一個例子,冰可轉化為水,水能轉化為蒸汽,蒸汽還能繼續轉化,最後變成無形無相。

「癌症是不是物質?是不是也有無形無相的來構成?癌細胞是不是也有可能變成無形無相?」鄧鈞允問道,學員齊聲回答「是」。

我們只看到了冰山一角

需要提及的是,醒來老師曾經轉發過一期鶴步量子禪宣傳資料,介紹一位名叫「蘇菲」的女士為甘肅涵德心理教練服務中心的負責人。

微信公眾號「甘肅涵德心理教練服務中心」2015年推送過幾篇文章解析「涵德大公益系統」,段位晉級流程是初階班→綠帶→中階班→黃帶→高階班→藍帶→導師班→紅帶,最後是黑帶。

晉級需完成相應「功課」,晉級黃帶的一項要求是「親自輔導自己推薦的20名夥伴高品質地完成初階班課程作業輔導,在自己推薦來上課的新夥伴中帶出3名綠帶教練」。

百度搜索「涵德智心」,相關搜索推薦的是「涵德智心是傳銷嗎」、「涵德智心是合法的嗎」、「涵德智心包劍英簡介」。

南都記者瞭解到,深圳市涵德智心企業管理顧問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深圳涵德智心」)號稱中國乃至世界第一家以「培養心理教練、創建心學院」為己任的專業教育機構,心理教練致力於開發「運動員」心理能量,提升「運動員」用心轉物的能力。

深圳涵德智心課程紛繁複雜,有靈性財商、力量之源、能量之源(中階)、黃帶班、綠帶精英研修班,其中包劍英主講的靈性財商5天收費15800元,部分標明公益性質的課程仍需收取一定費用。

在深圳涵德智心官網檢索,鄧鈞允為簽約講師之一。上過力量之源、靈性財商,考過綠帶班,鄧鈞允在公開場合直言,包劍英是他的恩師,自己在力量之源課程中得到重生,談到鶴步量子禪和力量之源的關係,鄧鈞允說,「鶴步量子禪相當於小力量之源」。

值得一提的是,參加鶴步量子禪需要在一份免責聲明上簽字及按手印。該聲明稱,鶴步量子禪和一系列調整身心的練習並非有意用於診斷、開處方、調理及治療任何疾病或精神狀況,國家食藥總局未對此進行評估,我們不做出任何能夠治癒的承諾。

這份聲明還強調,所有量子禪的技巧都是用於放鬆、緩解壓力、平衡生物能量系統、調整身心的自我療愈技巧,無意替代醫學治療,量子禪借鑒西方斷食療法理念。

清明節的前一天,朱長旭為妻子掃墓。因為經濟窘迫,朱長旭正在找機會賣掉中山的那套房子,他歎了一口氣,「沒想到會是今天這種樣子」。

針對鶴步量子禪研修班講師(教練)所表達的觀點及研修班所出現的一些現象,南都記者特別採訪了相關領域的專家,為我們揭示下面這些問題的答案:

是否存在有「量子思維」?

這是偽科學嗎?

為什麼學員極少質疑講師?

將他們話奉為真理?

精神控制是如何一步步實現的?

責任編輯:朵朵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