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匯首頁 > 即時新聞 > 即時中國 > 正文
【打印】   【推薦】  【關閉】  

天津一老闆斷指舉報官員放高利貸


http://news.wenweipo.com   [2016-02-27]
放大圖片

【文匯網訊】據新京報報道,日前,天津薊縣宜維盛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金衛東通過網絡實名舉報當地紀委多名幹部,稱曾以5分的月利率向高姓紀委幹部借數十萬元高利貸,目前企業資金鏈斷裂,其無力償還只能斷指求助。前日下午,薊縣紀委辦公室相關負責人就此事回應稱,目前紀委已介入調查,上級紀委部門也對此事予以了關注。昨日,記者實地走訪發現,當地民間借貸情況較為嚴重,並且有多名公職人員捲入其中。

斷指舉報

25日上午,位於天津市薊縣洇溜鎮的宜維盛公司大門敞開,記者走訪多間廠房看到,生產線上的機械設備已全面停工,大部分廠房內空無一人,僅餘部分研發人員仍在工作。

廠房東側的一處空地上,有一排用彩鋼板搭建的臨時平房。平房內,總經理金衛東正坐在沙發上發愁,他左手戴著一個黑色的棉布手套,包裹著斷掉了小拇指的手掌。去年12月28日上午10時,就在這間平房裡的辦公桌上,他用刀切下了自己的手指,以此證明舉報的誠意。

攝像頭錄下了金衛東切下手指的全過程。在這段不足7分鐘的視頻中,他先是抱起桌上一小摞錢,稱「這是給高息的」,隨後起身出屋。回來後,他對面攝像頭,稱當地紀委幹部向他放高利貸,並從腰間掏出了一把折疊刀,切下左手小拇指。

「走投無路,只能借高利貸。」金衛東告訴記者,企業經營已近20年,2013年前後資金鏈出了問題。為了擴張業務並周轉,他前後共欠下約1500萬元債務,其中約有千萬元的月利息都超過了3分,「這些錢都投到廠子裡去了。」在這部分欠款中,有四五百萬元左右的借貸來源為當地紀委的高、劉、李姓3名幹部和幾名鄉鎮幹部,月利息3分至5分不等。現企業難以為繼,債主催債太緊,自己只能被迫實名舉報。

高額利息

工商信息顯示,該公司成立於1996年,註冊資金450萬元,主要經營項目為醫藥中間體研發和製造,並涉及貨物出口貿易,目前為存續狀態。

金衛東稱,企業早期經營過化學試劑,此後轉為醫藥中間體,「我們有自己的產品和技術,四五年前,最多的時候一年能賺四百萬元左右。」他認為應該趁勢投資發展企業,但部分藥企未按時返還貨款,亟需資金的他把目光投向了高利貸身上。

昨日,記者聯繫了當地多家民間貸款企業。有工作人員稱,他們可幫助完成抵押貸款,月利率根據抵押物而定,用房本抵押月利率約為3分,按月還利息,違約需繳納較高的滯納金。另一家公司的工作人員稱無抵押也可以取現,利率為3角,房本抵押8分,超期還款的滯納金為按天5%計費。

記者注意到,以3角的月利率估算,年利率高達360%。這意味著借款10萬元,每個月需要交付3萬元的利息,需要在一年後繳納利息36萬元,超過中國銀行同期貸款4.75%年利率約75倍。

據北京律師張新年介紹,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於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年利率在24%以下的,法院應認定其有效;年利率在36%以上的,應認定為無效;年利率在24%至36%之間的,屬於自然債務,借款人有權拒絕給付,出借人不能獲得勝訴權,但如果借款人自願給付,則給付有效,一旦給付,事後不得要求返還。

金衛東稱,他從四到五年前開始借高利貸,一年半前通過中間人找到了當地一名高姓紀委幹部,通過他的介紹,向多名紀委幹部和鄉鎮幹部借取共計四五百萬元的資金,「除了姓高的5分,大概36萬元左右,其他的是3分。」

沉重的小微企業

宜維盛公司的資金鏈遭遇難題得到了洇溜鎮黨委書記的證實。據鎮黨委書記魏繼紅介紹,該企業為鎮上的一家私營企業,從化工產品逐漸轉型為醫藥中間體,並開發了部分新產品,有海外進出口業務。企業在發展中確實遇到了融資困難的問題。其土地為集體土地,非國有土地,無法抵押給銀行貸款,調研還發現企業的設備不屬於通用設備,折價也很難。該企業欠下巨額高利貸後,也曾向當地政府提出過請求幫助的申請。

魏繼紅稱,其間,金衛東通過銀行貸款約200萬元,到期後打算在七天之內還上,再次貸出繼續使用,不料此間他曾借過的債主將其訴上法院,銀行賬戶被凍結。「錢是倒貸公司借的,一天利息一萬。」金衛東表示,自己原以為能夠順利周轉這筆資金,現在的情況已經是雪上加霜。

洇溜鎮上的另一家企業的負責人表示,當地有不少民營企業存在資金困難、通過高息借貸的情況。他自己也欠下了數百萬元的高利貸債務,較高的利息迫使他一度遠逃薊縣,春節期間他才敢偷偷回鄉。

魏繼紅介紹,當地的企業主要為彩鋼廠、水泥構件廠、服裝廠等,自2015年開始普遍受到經濟下滑影響,鎮上不少企業都遇到了資金難題,當地鎮政府部門也曾關注過並試圖幫助這些企業解決難題。

2014年10月,中國互聯網金融公司融360發佈報告稱,國內六成以上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高利貸」,62%的小微企業貸款產品月利率達2%以上,九成以上的小貸公司和P2P平台的產品月利率超過2%。

金衛東告訴記者,自己並不是不想還錢,目前銀行賬戶被凍結,企業確實存在資金周轉困難的問題。

「紀委中間人」

昨日中午,薊縣一名鄉鎮幹部告訴記者,他曾在2015年1月通過薊縣紀委的朋友高某,在飯局上結識了金衛東,金衛東稱企業項目前景好訂單多,亟需資金。由於高某是中間人,自己出於對高某的信任,答應借出這筆錢,「寫了借條,借據上沒體現利息,金衛東簽了字,按了手印。」

該幹部稱,高某的多名朋友同樣通過高某認識了金衛東,並借錢給他。金衛東承諾給的利息在2015年上半年均正常打款,當年6月突然停了,「八九月份,借款的幾個人有的要買房有的需要用錢,找金衛東要,他沒還上。」自己曾多次上門要錢未果,並向高某求助,而高某的回應是「是我逼著你借錢的嗎?」

他還表示,該筆款項的利息「絕對不超過3分,絕對沒有超過法律範疇。」

金衛東出具的多份錄音和辦公室監控視頻記錄顯示,確有3名男子曾通過電話向他討要債務並前往辦公室討債。此外,該企業2015年上半年建行的資金轉賬信息顯示,從2015年1月4日開始,金衛東向一高姓男子轉出54500元的款項,一劉姓男子則先後轉入415000元的款項,雙方還有超過10萬元的數額往來。

金衛東稱,高姓紀委幹部承擔了中間人的角色,並多次介紹其他幹部借款給他,介紹成功他即提供回扣給高某。匯款單上的款項,除了回扣部分,高某的借款利息是最高的,「月息5分。」

新京報記者從相關渠道確認,高某、劉某此前均供職於薊縣紀委第一紀檢監察室,而另一名多次催債的李姓男子則為薊縣紀委常委。25日至26日,高某、劉某、李某3人均拒絕了新京報記者的採訪,並稱記者可與紀委主管領導聯繫,瞭解借貸相關事宜。

涉事紀委幹部仍在崗

記者調查還發現,今年年初,當地出頭嶺鎮幹部李某某以民間借貸糾紛為由將金衛東訴上法庭,並要求其償還借款共計19萬元,並以銀行貸款利率的4倍付清利息,其中4萬元的借款訴求已經獲法院認可。

監控視頻中,紀委幹部劉某曾與東趙各莊鎮財政所的公職人員吳某前往金衛東辦公室討要債務。昨日下午,吳某拒絕了記者的採訪要求,並稱債務問題系私人問題,和單位財政所的資金沒有關係。

25日和26日,新京報記者從薊縣紀委相關負責人處獲悉,在看到金衛東斷指視頻後,紀委領導對此很重視,並從市紀委方面反映回一些情況,目前紀委已介入調查核實。

該負責人表示,這兩天紀委方面已經約談過當事人,但目前的情況仍在調查中,幾位涉事的紀委幹部仍在崗工作。

      責任編輯:蘇萊
新疆個別地區暴恐事件仍偶有發生      [2016-02-27]
天津一老闆斷指舉報官員放高利貸      [2016-02-27]
劉源出任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      [2016-02-27]
中國經濟錢景如何?樓繼偉和周小川給出答案      [2016-02-26]
北京101位最有錢人:趙薇夫婦上榜      [2016-02-26]
上海房價3天漲30萬 市民直呼太恐怖      [2016-02-26]
中央決定寧吉F兼任統計局局長      [2016-02-26]
兩會前瞻:供給側改革開局年 穩增長為首務      [2016-02-26]
粵破特大系列海上走私毒品案 繳冰毒3.3噸      [2016-02-26]
深圳樓價連漲16月破5萬每平 新華社:要祛虛火      [2016-0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