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山東刺死辱母者案討債者因涉黑被查

2017-03-26

【文匯網訊】 辱罵、抽耳光、脫褲子露下體……在11名討債人員長時間對自己及母親蘇銀霞極端凌辱之後,山東聊城22歲的青年于歡拿出一把水果刀亂刺,導致四人受傷,其中一人失血過多死亡。案發當天參與討債的人因為涉黑被專案偵查。

據北京青年報3月26日報道,2017年2月,山東聊城中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目前于歡的二審代理律師已經提出上訴,律師認為于歡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衞。

母受辱兒子刺死討債者

一審判決書還原了這場討債引發的慘劇全過程。

位於山東冠縣經濟開發區的山東源大工貿有限公司由蘇銀霞創辦,因公司資金困難,2014年7月,蘇銀霞向吳學占借款100萬元,口頭約定是月利息10%。後蘇銀霞陸續還給吳學佔152.5萬元,但仍然沒有還清。

2015年4月14日下午,吳學佔下邊的杜志浩等人到蘇銀霞的廠子繼續逼她還錢,此時蘇銀霞和兒子于歡都在廠里,他們去哪裡討債的人就跟茈h哪裡。時間到了晚上,杜志浩等人從辦公大樓弄了桌燒烤,喝酒。

根據蘇銀霞的說法,杜志浩等人吃完飯,晚上九點多,強行把她和兒子于歡帶到辦公室一樓的接待室,在堶惕蠽荅E說一些難聽的話侮辱她和兒子于歡,什麼話難聽就罵什麼,杜志浩還把于歡的鞋脫了下來,在蘇銀霞面前晃了一會兒,並扇了于歡一巴掌。隨後,杜志浩脫掉褲子露出下體對蚅牴霞進行侮辱。

不久後,有知情人報了警。

根據當天的監控視頻顯示,22時13分,警車抵達源大工貿,民警下車進入辦公樓,4分鐘後,22時17分許,部分人員送民警走出辦公樓。

但警察趕到現場並沒有制止討債人對蘇銀霞、于歡母子的控制,只對討債人提出:「要賬不能打架,不能打人,好好說。」

看蚅給謆n走,蘇銀霞母子試圖跟蚅給謋X去,但被杜志浩等人阻止,此時于歡從桌子上拿起刀,朝杜志浩等人指了指,說別過來,結果杜志浩等人仍然圍了上來,于歡於是拿刀衝著圍茈L的人開始捅刺。

剛出去僅僅幾分鐘的警察很快返回現場,將于歡控制。杜志浩等四名受傷的人則到醫院救治。其中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次日死亡。

聊城中院認為不存在防衞緊迫性

2016年12月15日,聊城市中級法院開庭審理于歡故意傷害一案。

在庭審中,杜志浩的家屬提出,于歡構成故意殺人罪,應判處死刑立即執行,並索賠830餘萬元。于歡的辯護律師則提出,于歡有正當防衞情節,系防衞過當,要求從輕處罰。

判決書顯示,在庭審中,一審辯護律師曾提出于歡有正當防衞情節,是防衞過當,杜志浩對本案的發生具有嚴重過錯,

聊城中院認為,于歡持尖刀捅刺多名被害人腹背部,雖然當時其人身自由權利受到限制,也遭到對方辱罵和侮辱,但對方沒有人使用工具,在派出所已經出警的情況下,于歡和其母親的生命健康權被侵犯的現實危險性較小,不存在防衞的緊迫性,所以于歡持刀捅刺被害人不存在正當防衞意義的不法侵害前提,法院對此不採納。

聊城中院認為,于歡面對眾多討債人長時間的糾纏,不能正確處理衝突,捅刺多人,導致一名被害人死亡,兩名被害人重傷,一名被害人輕傷,其行為已經構成故意傷害罪,于歡故意傷害罪後果嚴重,鑒於本案系被害人一方糾集多人採取影響企業正常經營程序,限制他人人身自由侮辱謾罵他人的不當方式討債引發,被害人具有過錯,可從輕處罰。

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于歡無期徒刑,同時判定于歡對被害人杜志浩親屬造成的損失應當賠償,賠償被害人親屬共計3萬餘元,賠償另外兩名被害人5萬餘元和2000餘元。

二審律師認為屬於正當防衞

昨天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聯繫上于歡的二審代理律師,河北十力律師事務所律師殷清利。據他介紹,在今年2月于歡被判無期,他的母親和姐姐到處訴求,但因為「非法集資」的問題兩人都被抓了。因為之前殷清利曾經在聊城代理過一些案件,于歡的姑姑當時留了他的聯繫方式,後來于歡的姑姑找到了他,當天晚上殷清利就去見了她。「當時他們家人已經完全慌了,不知道該幹什麼。」

殷清利決定,二審將為于歡做無罪辯護。

殷清利稱,2月24日,他已經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其實當時時間已經非常緊了,再過一天上訴期就過了,一旦錯過上訴期,再審的成功率就會很低。我簡單了解案子之後,立刻決定上訴,連夜寫了上訴狀。」

殷清利說,當時由於于歡的一審辯護律師不讓他複印材料,他沒法看案卷,怕有一些情況不了解,為了穩妥起見,在上訴狀中寫了防衞過當,但他仍然認為于歡的行為屬於正當防衞,「但在二審中我肯定會堅持正當防衞的辯護。對方人多勢眾,于歡他們就一對母子,之前對方連續侮辱、毆打、限制于歡母子的人身自由,這種行為隨時面臨升級,危害到于歡母子的生命安全。」

此外,據殷清利介紹,案發當天參與討債的人因為涉黑被專案偵查。

責任編輯:劉雲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