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這位中國小伙6個月用比特幣賺了125個億

2018-02-08

【文匯網訊】比特幣等虛擬貨幣大火,有人靠買賣比特幣賺差價,而另外一些人,則另闢蹊徑,搭建比特幣交易平台,抽取服務費。一位華人程序員,通過提供虛擬貨幣資產交易平台服務,賺了125億元。而他從創建平台到大富大貴,只用了6個月時間。

據每經網報道,幣圈一日,人間十年。有一個段子,一個小男孩向父親討要1個比特幣作為生日禮物。父親驚呼道,「你要9678美元幹什麼?7345美元可是很多一筆錢啊,我覺得小孩子用不了6297美元的。」

虛擬貨幣的漲跌比股市還要癲狂百倍。這秒鐘都要大起大落的走勢,吸引了很多淘金者前來冒險。

有人想通過辛苦挖礦獲得虛擬貨幣,卻發現光是電費和機房維護的成本都是沉重的負擔;有人想像炒股一樣,買賣比特幣賺差價,卻被過山車般的走勢驚出冷汗。

當眾人都在瘋狂掘金,守在金礦邊上賣礦泉水和鐵鍬就成了穩賺的買賣。

每經小編注意到,一位深諳此理的中國小伙,通過提供虛擬貨幣資產交易平台服務,積攢了20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25億元)的財富。

在國內知名度不高的趙長鵬(英文名CZ),還因此登上了福布斯雜誌最新封面。令人驚奇的是,他從一名「碼農」變成億萬富翁,只用了180天時間。

賣房All in 比特幣,趙長鵬排富豪榜第三

每經小編注意到,2月7日,福布斯雜誌公布了史上第一份「虛擬貨幣創業億萬富翁」名單。

趙長鵬的財富被估計大約在20億美元左右(截至今年1月底),排名20個上榜富豪中的第三。這個名單的榜首被瑞波幣創始人拉森佔據,但是其身家已從巔峰時期的200億美元縮水至75億美元。

目前,全球總共有1500種虛擬貨幣資產存在,總價值5500億美元,比2017年年初高了31倍。

福布斯雜誌在封面文章中感嘆道,「在這個去年最瘋狂的造富金礦中,速度就是生命線。

趙長鵬這個華人程序員從創建幣安(Binance)平台到大富大貴,只用了6個月時間。」

每經小編注意到,出生於江蘇,在溫哥華接受教育的趙長鵬是標準的程序員出身,喜歡鑽研技術,平時和扎克伯格、喬布斯等人一樣喜歡休閑裝扮。

根據公開資料,趙長鵬早年主業是為交易所搭建網絡交易系統。2014年,趙長鵬賣掉了在上海的住房,拿全部資金押注比特幣。他隨後成為了當時中國最大比特幣交易平台OK Coin的聯合創始人和首席技術官(CTO)。

隨後由於一系列爭議事件,趙長鵬離開了OK Coin。

2017年7月,趙長鵬領導一群數字資產愛好者創建了幣安平台,而這真正開啟了他的暴富之路。

平台爆火,每秒交易140萬筆

根據資料介紹,幣安網是為數字資產交易者提供服務的平台,用戶可以在這個平台上交易200多種虛擬貨幣,並能將它們兌換成比特幣或美元。

幣安網同時也發行了自己的區塊鏈貨幣「幣安幣」(BNB),宣稱總量恆定為2億個,保證永不增發。據官網介紹,包括趙長鵬在內的創始團隊持有幣安幣總量的40%。

截至2月8日凌晨,1枚幣安幣的價值約為8.76美元,可兌換0.00106枚比特幣。用戶使用幣安幣可享受幣安網手續費5折優惠。

每經小編注意到,幣安網的盈利模式主要依靠平台交易和提現收取的手續費。根據官網說明,手續費率為千分之一。

令人驚嘆的是,幣安網目前每秒鐘能處理140萬次交易,在最繁忙的交易日,幣安網一天可以處理35億筆交易。據統計,在今年1月10日這天,幣安網交易額達61億美元,一個小時之內就有24萬人湧入註冊,使得該網站不得暫停新用戶註冊。

目前,幣安網有600萬用戶,成為全球最大的虛擬貨幣綜合交易平台,其中美國玩幣的炒家約30%使用幣安網。

由於幣安網的收入需要依賴虛擬貨幣交易的活躍,趙長鵬也經常在媒體露面,為比特幣等數字加密貨幣瘋狂「打call」。

比如在前天(2月6日),趙長鵬在個人推特上「頗有深意」地轉發了一條狀態。原文寫道,「美國股市上周市值蒸發1萬億美元,這比所有虛擬貨幣總值還高。」

趙長鵬轉發評論道,「就這樣還有人鼓吹『比特幣是泡沫』。我覺得真正的問題是,『股市和比特幣,誰才是泡沫?』」

躲避監管,幣安團隊多國「游擊」

最近一個月以來,比特幣價格下降了約56%,瑞波幣跌了65%,而幣安幣的價格從13美元跌至8美元左右。

由於中國央行對虛擬貨幣交易的強力監管,以及最近一個月以來各種虛擬貨幣價值暴跌,趙長鵬的財富是否能長久保持下去,尚且存疑。

今年2月1日,幣安官網發佈「致中國用戶」的公告,僅有寥寥一句話:「根據中國相關政策法規,幣安不再為中國大陸地區用戶提供服務。」

業內人士認為,這個震撼的消息和中國央行加強對虛擬貨幣資產交易的監管有關。

1月20日,央行營業管理部下發《關於開展為非法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支付服務自查整改工作的通知》,要求轄內各法人支付機構開展自查整改工作,嚴禁為虛擬貨幣交易提供服務,並採取有效措施防止支付通道用於虛擬貨幣交易。

消息一出,支付寶和騰訊方面都表示將展開清查,堅持不為虛擬貨幣資產的交易提供服務的原則。

1月26日,中國互聯網金融協會發佈《關於防範境外ICO與「虛擬貨幣」交易風險的提示》,告知「根據國家相關管理政策,境內投資者的網絡訪問渠道、支付渠道等可能會受到影響,投資者將蒙受損失。」

為了應對國內越來越嚴的監管,幣安團隊將人員和服務器轉移到海外,並分散到了十幾個不同國家和地區。

BitcoinNews報道,「趙長鵬更換所在地的頻率,和別人換衣服的頻率差不多。」而趙長鵬對此解釋道,「我不想把團隊放在某一個國家,因為未來各國對虛擬貨幣的監管有茷雂j的不確定性。」

不過crypto news注意到,對數字貨幣監管最鬆散的日本,似乎在最近成了趙長鵬偏愛的辦公地點。

據福布斯雜誌報道,由於幣安網在日本沒有納稅記錄,因此他們在租用辦公場地時受到了很大的限制。

目前,幣安的東京辦公室是一個靠近廁所的狹窄隔間,上班時間顯得非常擁擠。趙長鵬自嘲道,「我在辦公室轉一圈活動筋骨,起碼要擦碰到四個人。」

責任編輯:劉雲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