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雄安新區「搶房」親歷:24小時內冰火兩重天

2017-04-02
雄安新區所有的樓盤已被貼上封條停售。記者 劉凝哲 拍攝

雄安新區所有的樓盤已被貼上封條停售。記者 劉凝哲 拍攝

白溝鎮的特產驢肉火燒,老闆街邊現殺驢。記者 劉凝哲 拍攝

白溝鎮的特產驢肉火燒,老闆街邊現殺驢。記者 劉凝哲 拍攝

雄縣縣城內為數不多的幾個成熟樓盤,已經暫停交易。記者 劉凝哲 拍攝

雄縣縣城內為數不多的幾個成熟樓盤,已經暫停交易。記者 劉凝哲 拍攝

【文匯網訊】 (香港文匯網記者 劉凝哲)2017年4月1日,中央宣佈成立雄安新區,主要包括河北雄縣、容城、安新3縣等地,是繼深圳經濟特區和上海浦東新區之後又一具有全國意義的新區,是千年大計、國家大事。這一消息在京津冀乃至全國「爆炸」開來,牽動人們敏感的神經和「嗅覺」。本網記者有幸親歷雄安新區宣佈成立到宣佈暫停全部樓市交易的短短幾十小時,這堪稱一場冰火兩重天的別樣「歷險」。

「我讓你昨晚來,你不來!現在雄縣的房子一分鐘一個價!」2日清晨6點半,我飛馳在北京前往雄安新區的大廣高速上,接到中介小金髮來的微信語音,這時距離中央宣佈雄安新區的時間僅有不足15小時。我反覆想起小金在朋友圈裡發過一段話:你還在看不起雄縣麼?現在的雄縣你愛理不理,以後的雄縣你高攀不起!雄縣,這個距離我生活三十多年北京只有一百多公里卻幾乎聞所未聞的縣城,一夜之間翻了身。

雄縣縣城不大,遠遠稱不上繁華。在主幹道雄州路兩側,最多的商舖竟然是賣農機的,這媗蒫M還是一個偏重農業的社會。雄縣沒有進駐大型開發商,樓盤的樣式古老破舊。雄縣極少有70年大產權的正規商品房,售樓處早已人去樓空,和傳聞中的一樣被貼上封條。我觀察到封條的日期,是2017年2月26日,也就是與雄安新區成立密切相關的座談會舉行後第三天。

中介小金是我窺探到雄縣樓市的一個窗口。1日傍晚,當中央剛剛宣佈雄安新區成立時,他在電話中興奮地說,「對,我們還在賣,現在是4200元一平,可能明天就不一樣了」。凌晨,小金的微信朋友圈發佈了「北京人搶房」的視頻。2日清晨,他責怪我為什麼昨晚沒有來。「北京來的把我們售樓處都全部搶光了!一套不剩!警察也來了,怕買房把這媕衛z,我們一直營業到夜裡2點,你再也不買到了!」小金代理的樓盤,是雄縣距離白洋澱附近的一處「新民居」產權項目。新民居產權與小產權也就是所謂的「村產」不同,但也區別於可以正常上市交易的商品房。

「誰還看什麼產權,你知道雄縣的房子意味茪偵礡I」小金的語氣,跟我接觸的所有雄縣中介一樣。時間到了早上8點多,小金在微信中的語氣變了,「所有樓盤一律封盤停售,你真的買不到了」。這時我剛剛從擁堵的大廣高速擠下來,只能漫無目的的在雄縣縣城大街小巷「掃街」,這媥睇’奠茪騆繁榮的殯葬業。在一處外觀看起來比較像樣的小區,剛走近就發現小區牆外就是一座公墓。

雄縣的白洋澱區域是另一幅場景,是這一片區規劃高端的別墅樓盤。一改縣城中「鄉土」風格,洋氣的聯排和獨棟,還有物業執勤站崗。售樓人員就站在門口,「抱歉不能看房,會打擾業主。我們這堛漣◆軉O4萬以上,而且現在也買不到了,可能有二期,但什麼時候出售不清楚。」面對動輒數千萬的白洋澱別墅,人群漸漸散去。「這開盤的時候5000塊,我沒買,後悔啊!」只聽到周圍人群傳出這樣一句話。

雄縣周圍隨處可以京牌車輛「扎堆」。走近一看,原來車主都圍攏在幾個中介周圍。中介們耐心介紹,現在雄縣買不到了,留下電話,能賣的時候會通知,拿錢過來。幾位京牌車主面面相覷,又相視一笑:大家都是提蚑瓿Y找廟門的,但廟好像沒開門。拿茩漸I甚至全款來的北京客議論,雄縣、容城、安新全看過來了,全部如此辦理,所有的樓市交易全部關停。這時有人收到中介的微信大聲讀起來:霸州還有房!距離雄安新區最近的白溝還有房!

人們決定去一趟白溝鎮,畢竟曾有網絡傳言說,白溝鎮曾有可能被劃為雄安新區的一部分。這堿O北方最大的外貿出口集散地,包括小商品、皮貨、服裝貿易等等,北京人熟知的動物園服裝批發市場就被從京城西二環紓解到這堙C作為一座商貿之城,白溝並沒有擺脫雜亂無章的狀態。我走進一家中介,看起來像老闆的中年男子笑蚖﹛A「全白溝,只有一套房」。「昨天6500一平還能商量,現在全款一萬多一平,沒人賣,都是北京提茈款來的,沒人賣!我現在還有一套房,280萬190平,業主正坐茩蜀髐W從三亞趕回來,業主現在還什麼都不知道,下了飛機還賣不賣,賣什麼價,那都不好說!」

走出白溝鎮,一則廣告牌吸引我「白溝--迪拜,物流直通」,可見白溝的觸角早已走出中國,通往「一帶一路」國家。廣告牌不遠處,有一間驢肉火燒店,老闆正在街邊現殺驢,案板上擺茪@個剛被剃下肉的驢的頭骨。這一刻,時間彷彿定格,在繁華與野蠻,在前景與紛亂之間......

踏上歸途的高速路,我在路口看到了不斷有京牌車輛被工作人員驅趕----這一傳聞被朋友圈證實,雄縣等公務人員已在節假日上崗,專門告誡京牌車輛,不要再來買房了,但是你要說是掃墓,還是可以進到這幾個縣來的。我悻悻然在朋友圈回下幾個字:進去了,你也買不到。

一路上,我繼續被中介們「刷屏」:白溝一夜漲了一萬,現在均價18000元,不賣!白溝全面封盤!霸州樓盤15000元,業主急需錢,今天就簽約!......後來我屏蔽掉所有中介的朋友圈。當我踏進熟悉的北京二環路,中介小金又發來微信問到:高碑店的房,你要麼?

這可能是我經歷過最奇幻的清明節假期。

責任編輯:Caroline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