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與祖國同舟共濟 為夢想風雨兼程——慶祝香港回歸20周年

2017-06-27

時間是一把尺子,丈量著走過的道路。

1997年7月1日,中國政府恢復對香港行使主權,開啟「一國兩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新時代,開創了人類政治文明史上的偉大先例。

道路是一冊書籍,記錄著奮進的足跡。

一路走來,共和國的特區與祖國同舟共濟,在追逐夢想的征途上風雨兼程,創造了耀眼的「香港奇跡」,在「一國兩制」的探索中刻下了深深的「香港印跡」,為世界奉獻了寓意深刻的「香港故事」。

這是極不平凡的20年,這是令人驕傲的20年。

鄧小平同志曾飽含深情地說:「等香港回歸祖國後,我很想到那堥咫@走、站一站,哪怕是坐著輪椅也要到祖國的這片土地上看一看。」

回歸祖國20年了,小平同志生前時刻牽掛的香港,風采浪漫依然。

實現國家統一是民族的願望,一百年不統一,一千年也要統一的。怎麼解決這個問題,我看只有實行「一個國家,兩種制度」。——鄧小平

2017年4月的一天。香港晴空麗日,暖風習習,維多利亞港灣波平浪靜,兩岸摩天大樓林立。會展中心新翼如海鳥展翅欲飛,廣場上中央政府贈送特區的「永遠盛開的紫荊花」雕塑在陽光下熠熠生輝。

時鐘回撥。1997年7月1日零時零分,香港會展中心。雄壯的國歌奏響、鮮豔的國旗升起,一個具有世界意義的創舉就此載入史冊。

回想起那一刻,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時任香港臨時立法會主席的范徐麗泰感觸良多:「我們香港是國家的特區了,我們是堂堂正正居住在香港的中國人,可以『港人治港』了!」

上世紀80年代,鄧小平同志創造性地提出「一國兩制」科學構想,並首先運用於解決香港問題,向全世界展現了中國共產黨人對國家民族的責任擔當與改寫歷史的非凡氣魄。

「『一國兩制』構想提出來時,並不被世人看好。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並存,全世界未曾有哪個國家有過這樣的實踐。」香港「一國兩制」研究中心總裁張志剛說,那時很多人不相信,香港可以在包括稅制、法制、財政、入境、教育等方面擁有高度自治權。

四季更疊,時光荏苒。20年過去,世界看見了一個怎樣的香港?

根據2014年6月中國國務院新聞辦發表的《「一國兩制」在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踐》白皮書,回歸以來,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受到憲法、香港基本法以及香港本地法律的充分保障,民主政制依法穩步推進,經濟保持平穩發展,國際金融、貿易、航運中心地位得以保持和提升,傳統優勢產業不斷鞏固和發展,營商環境保持良好。

世界銀行發佈的數據顯示,香港在政治穩定、政府效能、規管品質、社會法治、貪腐控制、公民表達及問責等方面的指標,都遠遠高於回歸前,法治水準的全球排名更從1996年的60多位躍升至2015年的第11位。

據瑞士洛桑國際管理髮展學院《2017年世界競爭力年報》,香港在全球63個受評估經濟體中蟬聯第一。報告主要涉及「經濟表現」「政府效率」「營商效率」及「基礎建設」四大因素,香港在「政府效率」和「營商效率」方面繼續保持全球第一。

回首來時路,長江和記實業有限公司主席李嘉誠感慨萬千。「一國兩制」使香港企業獲得參與全球競爭的廣大空間,也因更加瞭解內地而獲得「大堂前座」的優勢,「香港的企業兼容『利』與『變』,其競爭力可有倍數發展的可能。」李嘉誠說。

外交部駐港特派員公署副特派員宋如安接受新華社記者採訪時,講了一段有趣的事。1997年9月,第21屆世界知識產權組織會議在日內瓦召開。與會者驚奇地發現,中國代表團堜~然有一位高鼻樑、藍眼睛的外國人。

「他是香港特區政府的代表,叫謝肅方。」宋如安說,「那時香港剛剛回歸,這就是『一國兩制』的特色。」

一諾千金,不改初衷。20年的實踐證明,中央人民政府始終是「一國兩制」和香港基本法的堅定守護者,是香港特區各項事業全面進步的積極支持者,是700萬香港同胞合法權益的忠實維護者。

「20年來的一切向世人昭示了『一國兩制』方針完全符合香港的實際情況,不但是行得通的,而且取得了舉世公認的成就。」香港回歸20周年之際,即將九十高齡的原新華社香港分社社長周南寫下感想。

作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組成部分,「一國兩制」構想來源於中華民族的具體實踐,它不僅解決了歷史遺留的香港問題,也創造性地提供了解決國際爭端的全新模式。

在動盪不安的國際社會和全球化環境中,如何擱置爭議、建立對話、協商解決問題,這是許多國家面臨的共同課題。北京大學國際關係學院教授李義虎認為,「一國兩制」為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中國智慧」和「中國經驗」。

「經過實踐檢驗的『一國兩制』,豐富了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為國際社會提供了一個以『和平統一』方式解決歷史遺留問題的新模式,樹立了好的典範,這是中國對人類社會的貢獻。」張志剛說。

香港過去的繁榮,主要是以中國人為主體的香港人幹出來的……要相信我們中國人自己是能幹得好的。——鄧小平

香港知名實業家施子清1957年來到香港,白手起家,創業生根,逐漸發展起來。1984年中英聯合聲明簽署時,施家已是身價過億的商界新貴。

中英談判完成後的一段時間,香港漸起移民熱,社會上瀰漫著一種不安情緒。施子清對香港有信心,但不知道四個兒子怎麼想。

「父親召集我們幾兄弟開會,說你們如果要移民,可以,每人給筆安家費,再給買所房子。」施家二子、現任全國政協委員施榮懷回憶說,「我們都選擇留下,並且都只保留了一個香港身份。」

「今天全世界有哪堣餼輕銣韟菪悝韟萓b?沒有。政治上、經濟上、生活環境上,香港都非常可愛。」施子清說。

對於當年的選擇,施家父子從未後悔。

這個家庭是一個縮影,折射香港社會愛國愛港精神薪火相傳,從不曾暗淡,更不會熄滅。

「我們相信香港人能治理好香港,不能繼續讓外國人統治,否則香港人也是決不會答應的。」小平同志的話語飽含著對香港同胞的高度信任與期待。

愛國愛港的香港同胞沒有辜負這份信賴。回歸以來,香港幾度遭遇危機、困境。面對挑戰,香港同胞團結一心,砥礪前行。紫荊花始終傲然挺立。

「我現在都忙不過來!」香港中華總商會主席蔡冠深一下飛機就趕來接受採訪,隨後又匆匆趕往下一個活動場地。

因為要協助總商會會員把握住「一帶一路」商機,這位企業領袖奔走於內地、香港和海外,行程滿檔。「有人說香港失去了很多優勢,我看不出來。『一國兩制』就是香港最大的優勢!北京、上海的優點,我們有;紐約、倫敦的優點,我們也有。」他說。

香港國際機場也很「忙」。2016年,這裡每天迎來送往各種膚色的乘客19.3萬人次,每小時起降飛機約46架次,全年貨郵吞吐量繼續位居全球之冠。

如今的香港,晚上「馬照跑」,白天「股照炒」,而且「股還炒得更大」。2016年,港交所新上市公司126家,首次公開招股集資額251億美元,蟬聯全球集資中心之冠。在美國傳統基金會發佈的報告中,香港連續23年獲評「全球最自由經濟體」。

「回歸前基本法徵求意見的時候,老百姓關心的是實際問題:『回歸了,我上街買早餐用什麼鈔票?』」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任香港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的梁振英回憶說,「基本法回答了這個問題,香港特區法定貨幣是港元。」

「一位西方經濟學家曾公開說,一個國家不可能同時存在兩種貨幣。」梁振英說,「事實證明,『一國兩幣』不但可行,更讓香港成為世界上最大的離岸人民幣中心,也為人民幣國際化和國家金融改革發揮了積極作用。」

熱鬧的大小街市,繁忙的證券交易所,高聳的寫字樓,滿載的遠洋輪,無不講述著活力不減的「香港故事」。作為高度發達經濟體,香港本地生產總值20年來年均增長3.2%。以人均本地生產總值指標看,香港仍位於世界主要經濟體前列,依然是全球最富裕經濟體之一。

飲水思源。施子清說,「如果沒有中央支持,香港沒有今天。」

從全力保障對香港的農副產品及水、電、天然氣供應,到支持香港抗擊「非典」,從支持香港應對前後兩次金融危機,到簽署《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CEPA)、開放內地居民赴港「個人遊」,從幫助香港鞏固全球最大人民幣離岸中心地位,到「深港通」「滬港通」及粵港澳大灣區城市群發展規劃,「香港對中央有什麼要求,中央都有求必應,」施子清說,「港人在『一國兩制』體制下,是得到國家很大照顧的。」

穿行在銅鑼灣往來絡繹的人潮中,鱗次櫛比的商舖令人眼花繚亂。連鎖便利店媔K著「歡迎使用人民幣」的告示牌,商場收銀臺前擺放的「微信」「支付寶」支付提示卡,從細節上透露出香港與內地往來的日益頻繁。

越來越多香港年輕人正將自己的創意與內地的創業環境和廣大市場相結合,讓源自香港的創新科技愈加嶄露頭角,也演繹出全新的香港活力。

岑棓琛8年前在香港創辦了視野機器人有限公司。2015年,他帶領團隊入駐前海深港青年夢工場,很快收穫了投資,還開設了3家分公司。如今,他們開發的森林防火監控機器人系統已應用於內地20多個城市。

香港青年梁顯政是轉行創業,他憧憬著像Uber改變出行方式一樣,以移動網際網路為傳統地產代理業帶來革新。已拿到天使投資的這個「創客」期待在粵港澳大灣區的舞臺上有所作為。

走進香港科技大學,濃濃的創新氣息撲面而來。許多學生課後聚在一起,熱烈討論著一樁樁「未來項目」。知名的大疆創新科技有限公司創辦人汪滔就畢業於此。他的學弟妹們正以他為榜樣,為了明天積極準備著。

「國家鼓勵創新創業,倡議『一帶一路』,提出粵港澳大灣區建設,對香港年輕人來說都有很大的機會,他們要更多地去瞭解。」香港科技大學校董會主席廖長城言語中充滿期許。

在實現民族復興的偉大征程上,香港既是參與者也是受益者。梁振英錶示,香港是中國最國際化的一個城市,擁有一國之利、兩制之便。香港在謀劃未來發展的時候,必須考慮到「國家所需、香港所長」。

作為一項開創性事業,「一國兩制」在香港的實踐也需要不斷探索前進。20年來,香港經歷了不少風風雨雨,這個階段有挑戰和風險,也充滿機遇和希望。——習近平

走進天水圍社區,高層住宅林立,街道整齊清潔。社區公園一派江南園林景色,滿眼綠樹繁花,樓臺亭閣,小橋流水,池魚淺戲。

天水圍位於新界元朗區,是上世紀80年代末開發的新市鎮。這裡臨近深圳,回歸前有許多打工者居住於此。他們在內地娶妻生子,而後安家天水圍。

元朗區議員李月民1992年入住,是天水圍的第一批住戶。他回憶說,那個時候,新移民初來乍到,沒有就業機會,無法融入社會。特別是亞洲金融風暴來襲時,很多家庭生活陷入困頓,家庭矛盾和暴力事件時有發生,天水圍一時被形容為「悲情城市」。

據李月民介紹,2004年前後,特區政府加大了對天水圍基礎設施建設的投入,興修了一批學校、圖書館、公園、運動場、醫院,社區環境大為改善。隨後,中產階層人士逐漸回流,餐飲服務類企業不斷增多,一些政府部門也陸續遷入,就業情況明顯改觀。

「天水圍再不是『悲情城市』,我覺得是香港最靚的地方。」1996年遷居天水圍的唐增喜說。

近年來,全球市場需求萎縮也波及香港進出口貿易、航運和金融服務。外部經濟週期性影響,加上產業結構單一、勞動力供求失衡、營商成本偏高等內部結構性因素,香港面臨經濟轉型的嚴峻挑戰,居住、養老、就業等民生問題也面臨困難。

路在何方?路在腳下。

特區政府提出,香港經濟轉型要背靠內地,面向全球,發揮好「一國」和「兩制」的雙重優勢,做好國內和國外的「超級聯繫人」。

2015年11月,特區政府創新及科技局正式成立。局長楊偉雄說,特區政府決心發展本地創新及科技產業,帶動整體經濟結構升級轉型,以提升香港競爭力。

回歸20年來,香港專注於發展高增值和需要精確專業知識的產品生產與服務,實現了向服務型經濟的轉型。數據顯示,1997年,服務業在香港本地生產總值所佔比率為85%,2016年這一比率已提高至92.6%。

發展的目的,根本上講是要造福於民。要權衡處理好發展經濟和改善民生的關係,歷屆特區政府始終不遺餘力,近年來尤其加大民生方面的投入。

——過去4年,特區政府用於老年人的經常性開支,由421億港元增至658億港元,增幅達56%。安老服務方面的投入從2012-2013年度的436億港元,增加到2016-2017年度的753億港元。

——自2017年1月起,特區政府將在未來5年興建公營房屋單位約9.45萬個。從2017-2018年度起的10年間,房屋供應目標為46萬個單位,其中包括20萬個公屋單位和8萬個資助出售單位。私人市場方面,預計未來3至4年一手住宅物業供應量達9.4萬個單位。

——2017至2018財政年度,特區政府將推出系列一次性減稅措施,僅「寬減75%薪俸稅及個人入息課稅」一項,就將惠及全港184萬名納稅人。

——特區政府2016-2017年度盈餘928億港元,政府將以前瞻方式善用當中610億港元盈餘,推行安老、體育發展、科技發展以及青年發展四項工作。

沒有經濟發展,改善民生就是空話;而發展必須以穩定為基礎,香港民眾對此已有充分共識。

一段時間以來,香港政治爭拗加劇,少數立法會議員為反對而反對,社會上少數極端勢力違背法律,破壞社會秩序,煽動街頭暴亂,成為香港一大隱患。

「700萬市民看得很清楚,哪些人是真正為了國家好香港好,哪些人是為了個人或小團體利益。我們要高度警惕。」香港民建聯副主席陳勇憤慨地說。

「不忘初心」,周南在回歸20周年前夕語重心長地提醒。初心是什麼?就是中央在謀劃「一國兩制」方針時所明確的基本原則。

「繼續推進『一國兩制』事業,必須牢牢把握『一國兩制』的根本宗旨,共同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必須堅持依法治港、依法治澳,依法保障『一國兩制』實踐;必須把堅持一國原則和尊重兩制差異、維護中央權力和保障特別行政區高度自治權、發揮祖國內地堅強後盾作用和提高港澳自身競爭力有機結合起來,任何時候都不能偏廢。」

貫徹「一國兩制」,必須把路走對了走穩了。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與時俱進,站在治國理政高度,為香港「把脈」。

在中國人民大學臺港澳研究中心主任齊鵬飛看來,習總書記講話突出強調「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和「保持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兩者間的辯證統一關係,更加重視「依法治港、依法治澳」,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指明瞭方向。

希望特別行政區政府團結社會各界,穩健施政,維護香港社會政治的穩定;抓住國家發展進入「十三五」時期的機遇,發展經濟,改善民生;積極謀劃長遠發展,為「一國兩制」的成功實踐和香港的長期繁榮穩定打下堅實基礎。——習近平

在距離香港不到50公里的廣東東莞塘廈鎮,72歲的嘉利國際公司董事局主席何焯輝開始向兒女「交棒」。

過去32年堙A這位學徒出身的港商一直在珠三角打拼。如今,嘉利公司已從最早的「三來一補」加工貿易小廠,發展成涵蓋文化旅遊、商業綜合體的多元化企業。

今年,留學歸國的一雙兒女逐步接手企業事務。半年多來,他們已形成有規律的「雙城生活」:每週4天在東莞、3天在香港。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使命和追求,這是一個接力的過程。現在的中國已經與二三十年前不可同日而語,背靠祖國的香港完全可以在全球市場上找到更好的機遇,實現更大的進步。」何焯輝說。

香港回歸之後,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中央從國家層面整體考慮,為香港當前和長遠發展謀篇佈局。在國家「十三五」規劃綱要中,港澳部分再次單獨成章,突出支持香港在國家對外開放中的地位和功能,進一步支持深化香港與內地的合作交流。

香港中華廠商聯合會會長李秀恆從打工起家,做到了身家百億的香港「鐘錶大王」。回憶過往,展望未來,李秀恆感到,

「一帶一路」和粵港澳大灣區規劃給香港帶來了更大的發展空間。

「對香港來說,機遇正變得越來越多,不變的是『一國』和『兩制』的優勢。」李秀恆說。

施榮懷也回憶起上世紀八九十年代內地改革開放、招商引資:「那時是我們到內地尋找商機,而現在香港工商界最大的商機,除了『一帶一路』,就是粵港澳大灣區,我們是跟著國家『走出去』。」

看準「國家所需、香港所長」,香港志在全球產業格局調整中尋求新定位。

香港貿發局研究副總監邱麗萍認為,未來香港除繼續發揮市場聯絡、信息溝通、資金結算等傳統的「橋樑式」作用外,更要扮演好將全球資源與香港、內地市場進行綜合融匯互通的「平臺式」角色。

海天寥廓,萬里晴空之下,一條「巨龍」在碧波之上伸展。

今年5月,港珠澳大橋海底隧道和香港接線相繼貫通,全長55公里的世界最長跨海大橋將在年內實現全線貫通。

粵港澳大灣區建設正在起步,這個宏偉工程的建成恰逢其時。

對太古集團董事局主席史樂山來說,港珠澳大橋的貫通讓他「看見了珠三角西部」,不只是珠海、中山、江門三個粵港澳大灣區內的城市,還有更遠的南寧、昆明、成都。

「在粵港澳大灣區建設的推動下,香港有望在金融、貿易、航運等優勢領域更好集中整個珠三角的力量,進一步增強在全球市場的競爭力。」史樂山說。

規劃中的粵港澳大灣區最突出的特徵,就是在「一國兩制」背景下,儘量降低制度差異導致的成本,增加制度互補帶來的收益。

「『一帶一路』建設背後意味著鉅額的投資,而資本的彙集和投放需要一個可為其運作提供法律、金融、結算、人才、文化等各方面支持的平臺。香港是資本天然的孵化器,充分利用專業能力和國際經驗,無疑會強化香港國際貿易中心和金融中心的地位。」中銀國際研究部資深經濟學家葉丙南說。

新的定位、新的引擎,將給香港帶來更為從容的發展空間。通過發展跨區域的新型製造業,優化佈局高端研發能力,將可避免重蹈一些發達經濟體「空心化」的覆轍。對於香港而言,一齣劃時代的發展大戲已然開幕。

談到內地與香港經濟一體化前景,光大集團高級研究員周八駿說,這不是任何人、任何政治力量所能扭轉的歷史性大趨勢,「它是香港的生命所在、前途所在,也是我們中華民族偉大復興所需要的」。

《禮記·曲禮上》載:「二十曰弱冠」,說的是中國古時男子滿20歲要舉行加冠禮,表示已成年。

「『成年』了的香港要有更多的擔當,更好地肩負起社會責任、民族責任。」陳勇說。

在香港特區20歲生日之際,國家也正在全面建成小康社會、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光明大道上昂首闊步。

「『一國兩制』是國家的一項基本國策。牢牢堅持這項基本國策,是實現香港、澳門長期繁榮穩定的必然要求,也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重要組成部分,符合國家和民族根本利益,符合香港、澳門整體和長遠利益,符合外來投資者利益。」

習近平總書記高屋建瓴的講話,把港澳工作與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中國夢的戰略目標有機結合起來,為在新的歷史條件下創新性地貫徹「一國兩制」方針注入了新的驅動力。

新的征程已經開啟,等待我們揚帆起航。

在光榮與夢想的新征途上,風華正茂的香港正與昂首邁進的祖國一道,書寫共和國的新傳奇。

(來源:新華社)

責任編輯:高峰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