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羅思義:作為英國人我想對香港說,忘了港英時代吧!

2017-08-10

文/羅思義

2017年7月1日,是香港回歸中國20周年的好日子。對於一個對中國飽含熱情的英國人來說,這一天非同尋常。

侵佔香港是我的祖國英國歷史上犯下的罪過之一,二十年前的今天,英國將香港主權交還給中國,這意味茩^國對中國所犯罪行的糾正和自我救贖。

6月29日中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

6月29日中午,國家主席習近平在香港會見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梁振英。

香港回歸是中華民族實現主權完整取得的偉大勝利。習近平29日在抵達香港時指出,香港和平回歸,改變了歷史上但凡收復失地都要大動干戈的所謂定勢,這在古今中外都是很少見的。

本文將論述英國佔領香港100多年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希望有助於大家了解中國和平收回香港是一個多麼偉大的成就,並且相信中國將有能力全面解決英國統治香港所帶來的歷史遺留問題。

英國竊取香港對中國造成巨大傷害

英國佔領香港以謊言開始,又以謊言結束,直到現在某些英國政客仍在以虛偽的面目對香港事務指手畫腳 。

英國的這種行為不僅傷害了中國內地人民,也傷害了香港人民和英國自己。也許有人會問,為何英國佔領香港會傷害英國自己?別急,下文將為您分析其中的原因。

7月1日慶祝香港回歸當仁不讓的主角,雖然非中國人民——內地人民和香港人民莫屬,但英國人也有理由加入慶祝香港回歸中國的行列。

1997年香港回歸主權移交儀式上,五星紅旗和香港特區區旗升起的瞬間。

1997年香港回歸主權移交儀式上,五星紅旗和香港特區區旗升起的瞬間。

英國侵佔香港和發起的鴉片戰爭,給中國人民帶來的傷害眾所周知。這開啟了中國一個多世紀遭受外國列強侵略的歷史,導致至少一億中國人死於非命,最後是毛澤東領導的中國共產黨使中國擺脫列強凌辱。

對於爭取民族獨立所遭受的苦難和犧牲,中國人民比我這個外國人更有切膚之痛。所以,關於這個問題,我只能講到這個地步。

令我意想不到的是,一位國民黨的支持者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國慶期間,在英國電台感人地總結道:「毛澤東和周恩來將外國侵略者趕出了中國,沒有誰能奪走這份屬於中國人的榮耀。」連外國人聽了都深受觸動。

因為中國人比我更適合評價毛澤東和周恩來帶領中國人民趕走外國侵略者,給中國帶來的巨變,因此在這塈痡N分析英國佔領香港百年對兩種人——英國人和香港人的影響。

評價對香港人的影響,我的外國人身份也許會有優勢, 一些香港人跟我交流時比跟從中國內地人直率得多。我希望,我的分析有助於大家了解香港一些問題比如民族認同的根源,以及他們將如何克服英國殖民主義離開後所帶來的歷史遺留問題。

英國和西方價值觀在香港大行其道危害甚大

先談英國對香港的影響。那麼英國是如何奪取香港的呢?前者發動了一場戰爭,迫使中國進口鴉片,由此帶來的鴉片成癮使數億中國人遭受痛苦和死亡,英國卻藉此大發其財。

這就是「西方文明」的虛偽本質。

然後,英國統治香港持續150多年。在此期間的大部分時間,英國是採用英國精英和精心挑選的少數中國富人的種族主義制度管理香港的,從未允許香港人選舉香港總督。

直到香港回歸中國後,英國才「突然發現」,香港以普選的方式選舉特首應成為一個基本準則。

令人迷惑不解的是,英國統治香港期間從未推行這樣的原則。相反,英國故意在香港買辦精英與母國之間製造隔閡,由此帶來的結果是這些精英對中國充滿敵視。

那麼英國為何要這樣做?下文將對此進行分析。

中英當年香港談判時,時任英國首相瑪格麗特•撒切爾稱「英國應繼續在香港回歸祖國後發揮一些作用」時,鄧小平直截了當回絕了她的要求。

撒切爾夫人如此震驚,以致於這位鐵娘子在會議結束走下人民大會堂時摔了一跤 。

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談判

鄧小平和撒切爾夫人談判

可以說,香港得以順利回歸,鄧小平居功至偉。他是一位真正偉大的歷史人物,他堅定地維護了自己祖國的利益。

現在香港已經回歸祖國,擺脫了英國的佔領,鴉片戰爭的歷史也早已翻頁。順便說一下,中國施行的一國兩制政策,使得香港人可以自己選舉特首,這比英國統治香港時民主得多。

諷刺的是,得益於非民主制度上任的末任港督彭定康,卻時不時寫一些虛偽的文章抨擊這種民主得多的制度,他從不解釋為何英國統治香港期間不允許香港人選舉特首。

這對英國自身來說是一個教訓。馬克思曾寫道:「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是在為自身鍛造鐐銬。」他這句話是談論當時英國和愛爾蘭之間的關係的,但這同樣適用於香港。

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反過來會傷害到其自身精神層面。直到親眼見證到殖民主義施加給其他國家的罪行之後,英國人才了解殖民主義的虛偽本質。因此,發掘英國過去殖民歷史(尤其是殖民香港)的真相,是英國真正實現自身解脫的一部分。

在英國的對外關係中,有一個簡單的測試可以發現,英國人應為什麼而感到驕傲,應為什麼而感到羞愧。香港是這其中的試金石。

英國有許多對世界進步的貢獻,並且深受其他國家歡迎,比如莎士比亞、牛頓、達爾文、哈利•波特!這些文學家、科學家和作品,是每個英國人可以也應該為之自豪的。

但是,英國歷史上通過武力強迫其他國家和人民所做的那些事——大西洋奴隸貿易、佔領愛爾蘭和印度,尤其是佔領香港,卻不那麼光彩令人羞愧。

所以,7月1日英國人民應加入中國的行列, 捧一杯香檳酒或白酒慶祝英國竊取香港的大錯得到糾正。這不僅可以洗刷英國在香港問題上的虛偽,而且最重要的是,要祝賀中國幫助英國糾正了自己的錯誤,幫助英國從虛偽和鐐銬中真正解脫出來。

英國分而治之令部分港人心態失衡

現在談回香港。前面說過,一些不了解我的香港人在和我打交道時,對我和來自中國內地的中國人的態度截然不同,因為我不是中國人,也因為我的國家英國是其前宗主國。因此,最初他們跟我交談時比跟從中國內地來的中國人更直率。

英國治下的香港

英國治下的香港

因為我有中國內地人所沒有的一些間接經驗,也許我的看法會有助於大家了解部分香港人的心態。在此先聲明一下,如果我提供的一些信息令大家感到冒犯的話,還請大家原諒。

但對於這樣重要的事情,只有呈現真實的情況才有用。也許這樣才有助於解釋香港現在面臨的一些問題。

英國曾是世界上最大的殖民帝國。與其所統治的領土相比,英國自己的軍力微不足道。因此,它不能僅僅依靠武力,它得找到一種方法分化其統治的國家的人民,扶持一批背叛他們自己國家和支持英國殖民者的階層。

對此,英國有兩種標準方法。首先,扶持一批「買辦精英」,即在其所統治的國家扶持一個小的特權集團,允許其在英國統治下發家致富,擁有一些特權。但即使這樣,英國社會也只會把這樣的人視為二等公民,不會把他們視為真正的自己人。

其次, 培養「奴隸心態」,即崇拜英國統治。另一方面,培養這些階層的優越感 ,令這些階層輕視其他階層的人民。英國在香港就用到了這兩種手段。

比如,印度王公被允許保留地方權力,在維多利亞女王或者她的特使面前騎大象遊行,加入英國的板球俱樂部。

在香港也是如此,英國統治者任命少數本地人作為他們的代理人 ,允許這些中國香港人變得富有,也允許他們加入高級的英國俱樂部。

再舉一個例子,在愛爾蘭,新教徒受到教唆看不起佔多數人口的天主教徒;在香港,一些本地社會階層受到教唆視認為自己優越於中國內地人。

英國在香港推行美國南部各州戰略:在美國南部各州,「貧窮的白人」生活貧困,受當地統治者剝削,但因受到教唆而看不起黑人,喪失了挑戰當地統治者的念頭。

英國教唆部分香港本地人俯視中國內地人的優等人心態,這些人從而忽略了,其實自己已經被英國佔領者排除在香港真正的權力機構之外。

當然,香港也有堅定的愛國者,但英國用盡各種手段,以達到分而治之的目的。這就是為何香港回歸祖國前後面臨一些民族認同問題的原因。

香港經濟蓬勃發展得益於與內地的聯繫

客觀來說 ,香港經濟蓬勃發展得益於其與中國內地的聯繫。事實上,這對雙方來說顯然是一種雙贏。

只要中國沒有完全開放資本賬戶,或者只要不快速開放資本賬戶,中國就需要一個承擔人民幣和其他金融業務的離岸基地,而香港就是一個理想選擇。

因為中國發展越來越國際化,香港可以在一帶一路和亞投行等倡議提供的國際擴張機會中發揮重要作用。但多年來香港部分精英仍然保留荋鉽^時代的思維,也被鼓勵面向西方而非中國經濟的需要。

雖然中國所取得的經濟成就將克服這些問題,但這些人的存在難免製造一些臨時摩擦。

這些經濟現實與政治相互影響。英國統治香港的150多年間,從未允許香港進行任何形式的特首選舉。但英國離開香港後,英國一些人突然宣稱,香港直選特首應成為一個「基本原則」。此舉是鼓勵分裂主義——香港一些團體公然從國外獲得財政資助,並與同樣獲得國外資金援助的台灣分裂勢力沆瀣一氣。

今年3月26日,林鄭月娥當選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人選後會見媒體。

今年3月26日,林鄭月娥當選香港特區第五任行政長官人選後會見媒體。

這種相互作用導致部分香港民眾被英國教唆用「貧窮的白人」的態度,對待中國內地。可能這說來有點冒犯,但這是事實,也是英國100多年的統治所造成的深層次的遺留問題。

曾與我在英國共事的一個香港人,就持有這樣的極端看法,當他去中國內地人開的餐廳吃飯時,他會堅持自己清洗碗碟,因為他不相信內地人可以正確地把碗碟清洗乾淨——當然,當我發現這一點時,我終止了和他的交往。

我從微博上得知,在香港工作的中國內地人被他們的一些香港同事歧視,因為他們的香港同事受到英國的教唆,一向認為他們自己比中國內地人高人一等。

同樣是這群人,他們自以為優越於他們的同胞,但當他們面對西方人時,他們往往又覺得低人一等。部分香港人形成這種態度是英國統治所帶來的遺留問題。

眾所周知,香港曾經爆發過無數次針對內地遊客的社會輿論事件,他們這種傷害中國內地旅行者的行為,最終損害了香港經濟。

我曾寫過一篇關於香港問題和英國虛偽本質的微博,當時那篇微博一度成為當天閱讀量最多的微博,甚至美國《外交政策》雜誌也曾撰文分析過我這篇微博所帶來的反響。所以我才知道,我就香港問題的分析並非代表少數人的意見。

在香港面臨重大問題的關口,中國政府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就我的經驗來看,香港現在面臨的這些問題會得到解決,因為我也認識香港一些真正的愛國者。中國所取得的經濟成就如此偉大,它為香港經濟提供了動力。

據我所知,經過佔中鬧劇對香港經濟的損害,香港人開始覺醒,也開始對這些佔中人士產生排斥。而且中國政府在香港面臨重大問題的關口,都做出了正確的選擇。

1997年7月1日,江澤民把「香港明天更好」題字贈予特區。

1997年7月1日,江澤民把「香港明天更好」題字贈予特區。

中國國家實力終將繼續強大,而且我相信,中國人最終會解決我所提到的這些問題。但正如上文分析所示,英國殖民統治的遺產和其竊取香港對中國主權事務的干預,對中國內地以及香港和英國都造成了巨大的損害。

希望大家看完上面的分析後,會明白我為何要在29號寫這樣一篇微博:

7月1日我將加入中國慶祝香港回歸的行列。也許有人會問:「這關你一個英國人什麼事?」甚至也許有人會認為我是「英奸」。馬克思曾說:「奴役其他民族的民族是在為自身鍛造鐐銬」,英國竊取香港助長了英國的奴隸主心態。從長遠來講,這對英國是不利的。所以,英國歸還香港給中國,對中國來說是一個偉大的勝利,對英國自身來說則是一種解脫。這便是我作為一個英國人,加入慶祝香港回歸中國行列的理由。」

(羅思義 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高級研究員)


責任編輯:梁瀟瀟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