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十二個十二月」 94歲黃永玉深圳開展

2018-02-13

【文匯網訊】(香港文匯網記者 郭若溪)新春佳節臨近,由深圳美術館主辦、北京融德畫廊協辦的「十二個十二個月——黃永玉十二生肖畫法觀摩展」近日在深圳美術館開展,展覽彙集了黃永玉12年有關生肖題材創作的精品佳作,多變的筆墨,不變的調皮,滿載的人生智趣。展覽展期跨春節至2月22日結束,可免費觀看。

策展人陳履生 (記者郭若溪 攝)

策展人陳履生 (記者郭若溪 攝)

黃永玉是誰?這位出生在1924年的藝術家如今已經94歲高齡了,他在藝術領域可謂獨樹一幟, 頗具傳奇色彩。在他的字典里,似乎沒有「老」這個字。耄耋之年,他仍然畫畫、寫書、做展覽,精力充沛,不亦樂乎,是個「寫得一手妙文章,畫得滿紙神奇畫」的大藝術家。

黃永玉近照 (本報深圳傳真)

黃永玉近照 (本報深圳傳真)

見字畫如見人。記者在展覽現場看到,不少參觀者都是從珠三角、港澳等地特地趕過來,用手機對茬萲w的作品留影;家長們帶茷臚l來學習,講解畫作中的人生智慧。他們都希望通過作品能再度感受到這位老藝術家滿滿才情和睿智,一窺隱藏在其中的傳統文化的豐富內涵。

展覽吸引大批觀眾參觀留影(記者郭若溪 攝)

展覽吸引大批觀眾參觀留影(記者郭若溪 攝)

展覽吸引大批觀眾參觀留影(記者郭若溪 攝)

展覽吸引大批觀眾參觀留影(記者郭若溪 攝)

機緣巧合開啟12年生肖畫作

 此次共展出黃永玉生肖系列的168幅作品,從2006年(丙戌,狗)開始到2017年(丁酉,雞)的12年間,黃永玉每年在新年到來之前都以生肖為題材畫12張畫,另外加上扉頁和封面,自行刊印一本掛曆,算是對新年的一種祝福。這些作品有的令人捧腹,有的令人沉思,黃氏風格盡在其中。

《戍狗》 嫁狗隨狗(記者郭若溪 攝)

《戍狗》 嫁狗隨狗(記者郭若溪 攝)

說起黃永玉與生肖畫的緣分,要上溯到1980年,中國郵政發行了由黃永玉設計的首輪生肖猴票,這一版的猴票也成了集郵界的神話。12年之後,他再次與中國郵政合作,又有了中國郵政第二輪的猴票。曾經在2006年,中國郵政希望黃永玉設計狗年生肖票,無奈他設計的是狗撒尿的造型,未能通過,黃永玉又不願意屈就,事情就沒成。或許是因為這次不愉快,他一氣畫了12張一系列的生肖狗,並印製了掛曆,從而開啟了12年的連續動作。

12年來堅持一件事並不容易。黃永玉在2012年畫壬辰龍的時候曾說:「畫這套壬辰龍年的掛曆比較困難,因為世界上從來就沒有過龍,而且有關龍的傳說和成語也極有限,大都用俗用舊了,重複老套畫來乏味,觀看亦無意思,很費一些心思,勉強榨出這點東西,要請各位原諒。」

 黃永玉以高齡堅持作畫本就讓人肅然起敬,可他仍堅持不懈。據此次展覽的策展人、深圳美術館的藝術總監陳履生介紹,2014年9月底,黃永玉為了他的意大利文版《從塞納河到翡冷翠》的出版忙碌到年底,突然想到年年出版的生肖掛曆還沒有畫,「覺得缺了一年不好」,於是在意大利的家中完成了羊年的這組生肖畫。2016年歲末,黃永玉在其所畫生肖的前言中這樣說道,「時間是那麼地飛快流逝,眼看我畫完了足足12年的生肖月曆。人,究竟還是老了,92歲的人再挺也挺不到哪裡去了。」無疑,這12年為了一件事的堅持是不容易的,因為,每年的這個時間都有可能因為有其他事情或其它原因而耽誤。」

陳履生感慨稱:「能夠堅持畫十二年的十二個月的,古今中外可能只有黃先生一人。「

巧具匠心 充滿故事「趣味性」

黃永玉生肖畫的構思有相當一部分來自成語,如剛開始畫的狗年,基本上都是用的成語——狗嘴埵R不出象牙,畫虎不成反類犬,狗咬呂洞賓不識好人心,狗咬耗子多管閑事,肉包子打狗有去無回。

他最喜歡和最拿手的是生肖猴。2015年,他在其生肖掛曆的序言中說:「猴子跟人關係密切,所以常被作為玩笑對象。捂嘴巴,蒙眼睛,堵耳朵的民間雕塑和繪畫形象流傳東南亞一帶,用來當做孔夫子的『非禮勿視,非禮勿言,非禮勿聽』的教喻。後來我在印度好像也見過這類古代雕刻,就覺得不盡然全是孔夫子的意思了……所以,我重新恭請幾位猴大哥出來做些不同的動作,歡歌我們今天現代文明的新時代和新氣派。」

黃永玉是個故事大王,滿肚子的故事,其中有虓酗諈瑪n累,也有茈陋阞熒j集和打聽,有些故事也就自然成為生肖畫的材料,同時也讓他的生肖畫充滿故事趣味。

比如,他在虎年畫一紅衣綠褲、樂呵呵抱茪p虎的女孩,題:「四十年代,莆田縣一小學,春天老師帶學生春遊,至郊外,學生在山洞谷抱一小虎出來,並說洞里還有,嚇得老師吹哨集合趕忙回家,幸母老虎沒有回來……」

「黃氏幽默」滿載人生智趣

黃永玉的生肖畫刻有深刻的個人風格烙印。在陳履生看來,黃永玉生肖畫的最大特色是「黃氏幽默」,「用具有漫畫特點的形象構成,用他的題語,以文與圖的相得益彰的配合,往往令人拍案叫絕。」比如,黃永玉畫「嫁狗隨狗」,畫一打蚖漹a的蹲茠砥A左側站立一盛裝但不露臉的新娘;畫一肥豬,「人自己減肥卻怕我瘦」;畫一貓推荍丙茼揤囿漕恣A「也不想一想,牠為什麼對你這麼好?」等等。這些作品有的直面現實,如畫身陷囹圄的父子,「虎父無犬子」;畫月亮前搗葯的兔子,「月亮上造假藥最保險」;畫被馬後蹄踢倒的伯樂,「伯樂早晚也會挨一腳」。

黃永玉的幽默是帶刺的,有時顯得非常的刻薄和辛辣。但是智慧的。他畫一打豬的養豬者和他的豬,「你不肥我就打,你打我就不肥」;「虎落平陽受犬欺,這話從哪兒談起?歡迎還來不及」。在「花果山水簾洞二萬次代表大會」的橫幅下,老猴王正在大叫「開會了!不要玩手機」,而其前面塞滿畫面的15隻猴個個在玩手機。

黃永玉的生肖畫另一大特點是有蚇@厚的文學性。陳履生說,這種文學滋味,耐人尋味。而這種文學的感覺來自古今中外,他在文字的穿越中輔助繪畫的表達,所用詞語的講究並不是一般而言的那種所謂的「文學性」和「詩性」,而是「黃氏風格」中的多種融合,是一種語言趣味的表達。就一般而論,成語「咬人的狗不叫」是很難表現的,黃先生則茪O於狗的眼神,「不叫」則在狗的眼神中表現即將「咬人」之前的一種狀態。

陳履生認為,黃永玉生肖畫所表現出來的生活的厚度、思想的廣度以及知識的深度,在生肖畫中串聯起了他的藝術的長度。因為他不是寫作的專業作家,他也不只是畫生肖的專門的畫家,他以多樣性的綜合實力能給當下的文藝界以很多的啟發。他以12年的生肖畫系列告訴人們:畫生肖是有趣的;做畫家能畫生肖是幸福的。

 

責任編輯:喬一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