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易綱履新 做央行行長到底管多少錢?

2018-03-21

【文匯網訊】3月19日上午,在十三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舉行的第七次全體會議上,外界頗為關注的央行行長人選終於塵埃落定。大會經投票表決,決定易綱為中國人民銀行行長。

新華網3月21日報道,其個人簡介顯示,易綱先後在北京大學經濟系、美國哈姆林大學工商管理專業、伊利諾大學經濟學專業學習,獲經濟學博士學位,並於美國印第安那大學經濟系先後擔任助教、副教授,獲得終身教職。

從全球範圍看,目前為止,絕大多數國家都有自己的央行或者貨幣當局。作為中國的央行,新任行長究竟管了多少錢?隨蚞鷚c改革方案的落地,它在中國中央政府和金融監管框架中又扮演茷蝻邞漕丹漶H

央行是個什麼「銀行」?

從央行的功能來看,簡單地說央行是發行的銀行、銀行的銀行、政府的銀行,擁有茧o鈔票、持有本國的國際儲備、承擔整個金融系統支付、清算等功能。

作為「發行的銀行」,國家賦予央行集中與壟斷貨幣發行的特權,它是國家唯一的貨幣發行機構。

作為「銀行的銀行」,央行不僅為商業銀行提供各種金融服務,而且在緊急時刻向商業銀行提供流動性支持,讓銀行的資金免於出現斷裂,減少擠兌的可能,從而達到令銀行體系更加安全、健康的目的。

作為「政府的銀行」,央行依法制定和執行貨幣政策;制定和實施宏觀信貸指導政策,承擔綜合研究並協調解決金融運行中的重大問題、促進金融業協調健康發展的責任。

中國人民銀行於1948年12月1日成立,是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央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務院組成部門之一。

央行在經濟生活中起到至關重要的作用,但是與世界發達國家的央行相比,我國央行的歷史並不長,專門行使中央銀行的職能是從1984年開始的。此前的許多年,全國實際上只有一家銀行,它集商業銀行、央行、政策性銀行等屬性於一身,既是管理金融的國家機關又是全面經營銀行業務的國家銀行,即中國人民銀行。

由1984年起,中國人民銀行集中力量研究和實施全國金融的宏觀決策,加強信貸總量的控制和金融機構的資金調節,以保持貨幣穩定;同時新設中國工商銀行,人民銀行過去承擔的工商信貸和儲蓄業務由中國工商銀行專業經營;人民銀行分支行的業務實行垂直領導;設立中國人民銀行理事會,作為協調決策機構;建立存款準備金制度和中央銀行對專業銀行的貸款制度,初步確定了中央銀行制度的基本框架。

放眼世界範圍內主要經濟體的央行之中,歐洲中央銀行的職責和結構以德國聯邦銀行為模式,獨立於歐盟機構和各國政府之外。而美聯儲則是私營機構,按公司化運作,其主席由股東推薦,總統提名。

央行該印多少錢?

發行貨幣,俗稱印錢,是央行的一項重要職能。央行究竟該印多少錢?狹義來看,人們通常將流通中的現金看作是央行所管的「錢」,事實上,這被稱作M0。數據顯示,截至2018年2月末,中國M0餘額8.14萬億元,2月份央行凈投放現金6788億元。

從更廣義上說,提到央行的職能就不得不提M2,即廣義貨幣供應量。

這又是什麼?M2是一個總量的概念,也是貨幣政策操作和宏觀經濟分析的重要參考指標。如果將截至今年2月末,173萬億左右的M2餘額形象地比喻為一個「水池」,那麼我們需要分析哪些管道在向水池「注水」,哪些管道在「取水」。

令業界十分關注的是,自1997年以來,我國M2一直保持在兩位數增長,而去年M2增速連續數月徘徊於個位數,這是否意味蚢篘曏g濟融資需求將難以補足?是否有導致或加劇流動性風險的可能?

傳統上看,M2增速與經濟增長之間關聯度高,但隨茧硎c性等因素變化,上述關係也會發生一些變化。「M2跟經濟走勢的相關性變得比較模糊,預測性也變得比較不確定,這是全世界都有的現象。」易綱曾在此前表示,商業銀行貸款以外的科目對M2影響較大,重新改變口徑也不能解決這一問題,針對新問題要更加註意盤活存量,優化貨幣信貸存量結構,從一個更廣泛的角度看合理增長和鬆緊適度的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在2018年政府工作報告之中並未提及M2和社會融資規模餘額預期的具體增長值,這在歷年中屬於新變化。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中僅用了「廣義貨幣M2、信貸和社會融資規模合理增長」這一描述。

央行發佈的2017年四季度中國貨幣政策執行報告顯示,從派生渠道分析,該年M2增速放緩的原因有三個:銀行股權及其他投資科目從之前的快速擴張轉為有所萎縮、銀行債券投資規模下降和財政存款超預期增長。

前任央行行長周小川對此表示,M2指標口徑總是在不斷變化,不是一個精確衡量貨幣政策鬆緊的工具。未來應該逐漸從數量轉移到對價格的關注。不能提供一個非常簡易的指標來判斷,這是一個比較複雜的事務,必須考慮多種因素加以判斷。

央行行長有哪些任務?

從金融監管體系改革角度來看,央行則秉持荍韟h重的職責:宏觀審慎管理和系統性風險防範、統籌系統性風險防範、統籌金融基礎設施建設、統籌金融業綜合統計的職責。

2018年3月17日,第十三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一次會議表決通過了國務院機構改革方案。自2003年開始的「一行三會」的表述從此消失,我國金融監管體制正式形成了「一委一行兩會」的格局。時隔十五年,金融業規模的不斷擴大與形式創新同時也催生了監管體系的巨大變革。

方案稱,對於金融監管體制改革,將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將銀監會、保監會的職責整合,組建中國銀行保險監督管理委員會,作為國務院直屬事業單位。將銀監會和保監會擬定銀行業、保險業重要法律法規草案和審慎監管基本制度的職責劃入中國人民銀行。不再保留銀監會和保監會。

周小川在3月9日舉行的央行記者會上也指出,此前披露的一些消息顯示,人民銀行將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起到更重要的作用。「其後成立國務院金融穩定發展委員會,辦公室放在人民銀行,人民銀行在新的金融監管框架中將起到更重要作用。」

而在角色轉換之後,新任央行行長易綱將如何進一步創造「防風險並且能夠平穩推進金融改革的外部環境」,並為此提供一個中性適度的貨幣金融環境,值得外界期待。當選之後,易綱在面對媒體的追堵時平靜說道:「我們主要任務是要實施好穩健的貨幣政策,同時推動金融改革和開放,保持整個金融業的穩定。」

「今年金融改革開放還會有一些新舉措,」他還讓大家密切關注之後包括海南舉行的博鰲亞洲論壇等重要議程。

毋庸置疑的是,不論對於金融機構還是易綱本人來說,都即將迎來一個新的開始。

責任編輯:劉雲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