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姚松炎光頭男交往頻密 該男曾被告性侵同性

2018-03-08

【文匯網訊】(調查組報道)攜眷助選可謂全世界政治人物指定動作,偏偏代表反對派出選九龍西的姚松炎卻是例外。還有三日便是立法會補選投票日,姚松炎於人前聲稱有家室和育有兩名兒子,但記者連日追蹤發現,鏡頭以外的姚松炎鮮有與妻兒共聚天倫,反而與一名看似舉止女性化的光頭男子頻密往來,該名光頭男子更有不光彩的過去,光頭男子曾於「佔中」前結識一名90後青年,邀約回家「按摩」,最終惹上官非!姚松炎團隊一路強調的姚的所謂「愛家男人」形象,也許是反對派刻意塑造的又一個假象罷了。

光頭男子拿出一大疊似是選舉文件,姚松炎不假思索便在上面簽名

光頭男子拿出一大疊似是選舉文件,姚松炎不假思索便在上面簽名

本身家住南區置富花園的姚松炎,競選期間極少回家過夜與妻兒共聚,街坊表示甚少看見姚松炎與家人結伴出入,姚松炎自己反而另行租住油麻地上海街一所服務式住宅,與媒體前的好好先生、慈父的形象大相逕庭。

光頭男步姿看似女性化

記者追蹤發現,姚松炎與一名光頭男性「跟得」助手關係密切,光頭男子步姿看似女性化,不時與姚松炎深情相視微笑,讓人印象深刻、為之側目。

姚松炎與一名看似舉止女性化的光頭男子頻密往來,該 男子不時與姚松炎深情相視微笑

姚松炎與一名看似舉止女性化的光頭男子頻密往來,該 男子不時與姚松炎深情相視微笑

一月十九日大約晚上九時,姚松炎從油麻地寓所離開,乘的士到大角咀埃華街落車,會合一名光頭男子進入大家樂,姚點了兩杯飲品坐下,兩人言談甚歡,其間光頭男子拿出一大疊似是選舉文件,姚不假思索在上面簽名。其後該名光頭男子帶同姚松炎去到榆樹街藝商工廠大廈五樓一單位後,密會約一小時後,光頭男子先行離開。

沒有「助手」照顧時的姚松炎,獨處時行為奇異。記者發現,他走路回家時常自言自語,步行到路口又會忽然180度轉身,漫無目的四圍閑逛。同夜,姚松炎與競選團隊飯敘後,疑獨自飲了兩杯,可見他面色泛紅、步履蹣跚,流連油麻地紅燈區街頭,儼如失魄落泊的中年漢,令人難以相信這是一名打荓M業人士招牌的立法會議員候選人。

姚松炎另行租住油麻地上海街一所服務式 住宅,極少回南區置富花園的家

姚松炎另行租住油麻地上海街一所服務式 住宅,極少回南區置富花園的家

曾任職公民黨「佔中」獲戴丑器重

翻查資料,光頭男子原來曾經登上新聞頭條。他是2014年曾任職公民黨總策劃幹事的黃晙,現年約39歲,當年身兼「佔中傳媒組」要員,獲「佔中三丑」之首戴耀廷器重,擔任「佔中」公關要員。不料,黃晙於2014曾捲入一宗非禮性侵案件,被警方拘捕及告上法庭,事件令反對派內部烏煙瘴氣的真相公諸於世。

案情指,黃晙於當年「毅行爭普選」活動結識任職地產代理的一名90後青年,黃藉詞「按摩」為名帶對方回家。事主於庭上憶述,在黃晙家中被脫去內褲,感覺肛門和陽具被觸碰。法官一度裁定黃表證成立,但最後因事主證供存疑,黃被判無罪釋放。惟事件已被傳媒廣泛報道,黃晙從此淡出政圈。

俗語有雲「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姚松炎與黃晙的關係不禁惹人遐想。

本報嘗試聯絡姚松炎,惟姚松炎在截稿前未有回應查詢。

其他立法會九龍西補選候選人還有鄭泳舜和蔡東洲。

責任編輯:劉雲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