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言論自由」淪為「泛民」欺騙工具

2018-04-10

【文匯網訊】「泛民」等經常地說要維護言論自由、學術自由,但實際上,他們要不是不了解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真意,便是為了政治目的而扭曲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的原意。他們中不少是有高等教育學歷,甚且在大學任教。這樣胡亂編說政府侵害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真令人懷疑他們是否從來都不學無術。他們的政治指責便暴露出他們的無知和無恥。

任何文明對自由都有規範

國家憲法和基本法保障言論自由,但卻不是完全放任,全無底線,這是基本的常識。

一是公開言論與私下言論有所分別,但社交媒體和網上言論已屬公共範疇,不能歸入私下言論。公共言論涉及公眾,便要考慮對公眾的影響。此中有不少本地法例加以規範,不能隨便說言者無罪。

二是當代立法也有思想與言論入罪的地方。例如一些國家憲法對涉及愛國和國家安全會有極其嚴格的限制,也有嚴厲的刑法懲治。中國憲法的規定並不太嚴格,與美國上世紀五十年代由非美活動引發的政治迫害,相差頗大。國家安全在今天的恐怖主義活動猖獗,防治便不能不先發制人。而在社會層面,仇恨的言論、思想涉及種族、宗教、社區,乃至對個別人士的針對,都不能被容忍。而孌童和虐待等變態言論與行為,也同樣受到法律的直接打擊與鎮壓。

若「泛民」等從事政治的人稍有一點常識,而不是因政治偏見而盲目,就應當知道任何文明社會對言論自由是有所規範、有所限制的。如他們要維護香港一些人的「港獨」主張與活動,或許在基本法二十三條未立法之前,香港未有專門針對「港獨」或顛覆國家的刑法規定;但二十三條立法勢在必行,在此之前,並不能因未有專門法例便說「港獨」主張可縱容,而不理會憲法否定任何分裂顛覆國家的言論與行為。

二十三條本應在回歸初期儘早立法,拖延至今是政治因素,不是二十三條不應立法,或憲法與基本法不應有二十三條。未有專門法例,但還有其他法例可從不同的角度適用,只是處罰未能相應量刑,對「港獨」主張變成輕縱。也或許對一些「港獨」言論未能依法懲治,但不等於說二十三條未立法之前「港獨」主張屬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

至於學術自由,更令人驚愕的是眾多學界中人竟以戴耀廷在台灣發表「港獨」傾向的言論便屬學術自由。

一是戴耀廷參加的台灣會議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會議,更有「台獨」、「藏獨」等分離分子,不是學術性質的報告會或研討會,會上發表的言論怎可算學術言論?

戴耀廷混淆是非愚弄大眾

二是戴耀廷在會上發表的言論,不可能因他任職香港大學法律學院,有學術職稱便使他任何公開言論都變成學術言論。學術的討論有學術的專業標準,或許有水平高低之分,卻總不能離開公認的標準。

三是戴的專業是法律,不是政治,也不是跨學科的地域研究,如香港的政治發展與未來轉變的研究,他在這個學術領域媊搘~行。即使他轉行,卻不是隨便發表公開言論便變成這個範疇的學術言論,他需要作專門的學術研究,研究也有一定的專業標準。

香港現時泛政治化的傾向包括了不少混淆是非的因素。即使在大學任教的學者也不尊重本身從事的學術專業,胡亂地把政治、法紀與學術自由交錯起來。大學任教的教師似乎便與學術自由永遠掛鈎,一言一行,甚至是干犯法紀、違反社會道德的,都看作受學術自由所保障。若受批評,以至依法處理,便是破壞學術自由。

這種做法,表面上、看上去是要「尊崇學術自由」,但實質是踐踏學術自由所代表的道德與價值,把學術與學術自由貶低作為政治工具,成為不擇手段、不講道理道德的低下手段。以自由主義號稱的一些學者竟然連政治與學術之間的界限、根本的道德標準差別都弄不清,還要來胡弄社會大眾,淪為政治販子,正正是在侮辱茈L們所宣稱代表的自由主義。

陳文鴻 珠海學院一帶一路研究所主任

責任編輯:喬一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