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對「亂港派」必須毫不留情零容忍!

2018-04-15

文|屠海鳴

今天是國家安全教育日,全國各地都在舉行各種形式的國家安全宣傳教育活動。這是提升民眾對國家安全意識的重要窗口,也是認識並警惕危害國家安全的一切行為與組織的重要契機。但與全國各地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回歸已逾二十年的香港特別行政區,過去在國家安全宣傳與教育方面的工作,不論官方還是民間都嚴重不足。

更嚴峻的是,在維護國家安全的大原則之下,香港存在來自於「外」、「內」兩方面的嚴重威脅。一方面是境外政治勢力不斷干預並滲透香港社會、「港獨」等分裂勢力持續不斷煽動極端言行、別有用心的政客以及極端本土勢力公然勾連外國勢力;另一方面則是香港特區為國家唯一一個沒有立法去維護國家安全的地區,基本法二十三條至今仍然付之闕如。

這些都在說明一個嚴峻的事實:香港已經成為維護國家安全的最大「風險點」,急需亡羊補牢,全力堵漏。必須指出的是,勾連外力「賣港」的政客、公然發表分裂言論的「港獨」分子、打荂u違法達義」破壞法治的學者、極端暴力的「本土」,這些絕不是什麼「反對派」,更不是什麼「民主派」,而是徹頭徹尾的「亂港派」,不論他們以什麼作為偽裝,都改變不了破壞國家安全、破壞香港繁榮穩定、破壞香港市民根本福祉的本質。對這類人員、組織、團體,必須旗幟鮮明、立場堅定、毫不留情採取「零容忍」態度,堅決遏止,絕無妥協、縱容、聽之任之的空間。

香港已成國家安全「風險點」

國家安全是每一個國家至高無上的政治與法律原則。國家安全教育日的設立,目的就是要提升民眾對此的認識。在此必須要看清一個基本事實,即香港面對一個怎樣的國家安全形勢?香港過去曾經是所謂的「東方間諜之都」,各國勢力利用香港作為一個跳板去行干預破壞中國發展之手段;回歸之後,外國勢力從未收斂反而變本加厲,不論是破壞的手段、形式,還是宣傳蠱惑的口號、暗地支持的政客與勢力,都在不斷「升級」。更嚴重的是,香港內部的一些政治勢力與政治人物,要麼聽命外國勢力的擺布,要麼出於對個人政治與金錢利益的需求,不僅坐視這種情況的惡化,更利用一切手段去撕裂國家安全的缺口。令人痛心的是,香港普通民眾在此方面認識不足,缺乏足夠的警惕性,往往在別有用心政客的欺騙之下受其擺布。

因此,可以毫不誇張地說,香港是國家安全的其中一個最大的隱患。前有外國勢力肆無忌憚亂港之「虎」,後有內部分裂勢力為所欲為之「狼」,國家安全在香港沒有得到最基本的保障。這種情況如果持續下去,最終不僅國家安全受損,香港的繁榮穩定成為空話,全體港人的根本與切身利益都會遭到嚴重破壞。國家安全絕不是與港人毫無關係的政治要求,更不是一些別有用心政客所歪曲的政治干預;國家安全一日得不到有力全面的維護,則香港就不可能擁有穩定、安全、可靠的發展環境。只有認識到這一原則的重要性,才能從根本上提升香港社會的整體國家安全意識。實際上,近期香港所發生的種種事例都在說明,國家安全所受到的威脅正在不斷增大,香港所遭到的政治和安全風險也越來越為嚴重。

四類嚴重危害國安的「亂港派」

在本港,與外國勢力明目張膽的舉動相比,一些披茯F治偽裝的勢力對國家安全危害,完全沒有得到必要的認識和遏制。長期以來,香港一些危及國家安全的個人或組織,以各種各樣的名稱存在,他們儘管有茯搹冠冕堂皇的主張與口號,但只要剝開其厚厚的政治脂粉,就可以看清其「亂港派」的本質。

第一類,以學者為偽裝,鼓吹違法的「亂港派」。2014年長達79天的非法「佔中」,對香港造成深重的破壞,發起人正是以「學者」身份出現的港大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等人。他以「違法達義」為口號,散播推翻現有制度的言論,蠱惑年輕人暴力衝擊社會治安。由於有荂u學者」的身份,又有荂u民主」、「自由」光環的政治口號,戴耀廷等人可以逃避政治與法律的問責,更可以躲在校園內部持續不斷地散布各種煽動性言論。這種人慣於「扮可憐」,善於「博同情」,精於「講大話」,但所作所為,卻對國家安全與香港社會利益造成嚴重的破壞。這類人絕不僅於戴氏一人,各間大學甚至是中學,都不乏隱匿其中者,不少還是手執教鞭的教師。

第二類,公然勾連外力,叫囂分裂的「亂港派」。這類勢力既有政黨政客,也有所謂的「民間團體」,更有滲透到建制之內,試圖從內部瓦解香港所必須遵循的憲政制度。最明顯的是跑到海外與外國的政府官員、國會議員、基金智庫、公民組織等,唱衰香港與「一國兩制」,以所謂的「普世價值」顛倒是非。2016年11月,黃之鋒在美國華盛頓出席一個由美國國會舉辦的活動,他發表演說期間,公然要求美國總統當選人特朗普捲進香港事務,公然要求外國政府制裁中國。更有甚者,本港一些「港獨」分子公然明目張膽,跑到台灣出席「五獨」論壇,肆無忌憚地與分裂勢力合作。此外,一些分裂分子試圖通過香港特區的兩級議會選舉,叫賣、散播、鼓吹分裂言論;更有甚者,公然在議會提出所謂的「動議」,意圖推翻憲政制度。這類人身份迥異,但目的卻是極其清楚,就是要通過動搖香港的憲制基礎、引入外國勢力、挑起社會紛爭來達到分裂國家意圖。

第三類,荼毒青年學子,撕裂社會的「亂港派」。這類勢力大多存在於民間,以所謂的「公民組織」、「學生組織」、「社運組織」為名,公然在校園內部散播「港獨」言行。例如,受「學生動源」煽動成立的「學校關注組」,在香港各間中學煽動成立所謂的「本土關注組」,叫囂抗爭無底線「勇武抗爭」、不惜流血及引入國際勢力以促成「獨立」,主張和口號與「香港民族黨」如出一轍。去年底,香港中文大學學生組織更成立所謂的「香港獨立研究學會」,宣稱研究「香港獨立」之可行性、提供平台予會員討論「香港獨立」的議題等等。這類組織大多拿「學生」來作為擋箭牌,意圖博取公眾的同情心。但其亂港之惡,對青年學子之毒害,並不亞於前二者。

第四類,以「本土」為口號,極端暴力的「亂港派」。此類組織表面上不敢叫出「港獨」口號,而是以所謂的「關懷本土」、「發揚本土」的旗號,醜化及排斥內地民眾,獻媚於外國,更有虓朮搌獐氻O危險。

2016年2月的「旺角暴亂」,就是「本土民主前線」一手策劃出來的暴力行動。儘管其後有所收斂,但仍然以不同形式存在於社會各個層面。這個組織近年來又改變策略,以另一種形象包裝自我,最明顯的就是進行所謂的「國際聯動」。例如,2017年11月英國智庫組織亨利傑克遜學會亞洲研究中心發表報告,本土民主前線重要骨幹梁天琦就以新的方式去散播「港獨」言論。

提高國家安全意識需久久為功

上述情況可謂憷目驚心,他們掩藏於不同的組織、界別、團體,以各種形象包裝示人,但不論如何裝扮,萬變不離其宗的就是分裂國家、危害國家、衝擊國家!這類勢力還能叫「反對派」或「民主派」嗎?這根本是對「民主」的最大污辱。通過對香港這些破壞國家安全的個人、組織、團體惡行的梳理,通過對事件本質的釐清,香港民眾完全可以看清楚香港當前所面臨的維護國家安全的嚴峻形勢。此次國家安全教育日,是一個極其重要的時機,讓回歸已逾二十年的香港,可以再次看清、認識、揭露這種嚴重現象。

必須指出的是,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是每一個主權國家都特別重視的底線,古今中外,概莫能外。我們國家已有《國家安全法》,對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竊取國家機密等行為,都明文予以禁止和處罰。由於實行「一國兩制」,香港特別行政區實行高度自治,暫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但這不意味茩輕銗i以不用立法去維護國家安全。因此,需要由香港特別行政區自行立法,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割的部分,作為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的一個地方行政區,有義務禁止危害國家安全的行為,這是「一國」的最基本也是最首要的要求。

國家主席習近平去年視察香港時,明確強調指出:「香港回歸後,我們更要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安全、發展利益。在具體實踐中,必須牢固樹立『一國』意識,堅守『一國』原則,正確處理特別行政區和中央的關係。任何危害國家主權安全、挑戰中央權力和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權威、利用香港對內地進行滲透破壞的活動,都是對底線的觸碰,都是絕不能允許的。」主席講話言猶在耳,鑒於香港所面臨的嚴峻形勢,也鑒於維護香港社會根本利益的迫切需要,認清四類嚴重危害國家安全的「亂港派」真面目,必須對這類勢力採取最鮮明的「零容忍」態度,堅決遏止杜絕,最大限度上提升香港社會的國家安全意識,是當務之急,也是未來一段時間全港社會各界最為迫切的工作。已經在建制體制內的「泛民」人士也必須真正認清這四種危害國家安全的現象,分清是非,徹底切割,並且有所抵制。

(本文作者是港區全國政協委員、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香港總會常務副會長)


責任編輯:梁瀟瀟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