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資本出手謹慎 創企去偽存真

2018-12-06

【文匯網訊】(香港文匯網記者 李靈修 毛麗娟 俞晝 倪巍晨)創投資金進入存量時代,使得還未上市的創企們感受到了融資壓力。但這並不意味着,新經濟產業身陷衰退之中,只不過是雙創熱潮迎來去偽存真的開始。不具備盈利潛質或如「南郭先生」般濫竽充數的項目成批倒閉,而擁有核心競爭力且商業模式清晰的企業,會獲得更多資本青睞。可以預見,新經濟領域中的「馬太效應」將愈發明顯。

普華永道發佈研報顯示,2018年上半年創投基金在TMT(科技、媒體及通信)行業的投資,整體數量減少,金額環比持平。其間,TMT行業私募及創投投資達2096筆,環比減少17%;上半年披露投資金額的1400筆投資,涉及總額362.55億美元。

另據清科研究中心統計,2018年第三季度中國創業投資市場共發生976起,同比下降22.4%,環比下降12.9%,其中披露投資金額的746起投資事件共涉及469.13億元(人民幣,下同),同比下降7.5%,環比下降27.7%,平均投資規模為6288.55萬元。

創投基金頻現爽約

普華永道中國科技行業主管合夥人倪靖安表示,上述數據反映出,在資金端收緊、股市持續走低的背景下,投資人的態度會顯得更加謹慎,風口行業的發展將回歸理性。

在天圖投資行政總裁馮衞東看來,投資本來就有週期性,當一波熱點被消化與尋找新的熱點之間,會出現相對比較猶豫的階段。眼下正是一波新經濟泡沫破裂,下一個熱點還未形成,導致部分投資機構處於觀望之中。「這種觀望預期會自我實現,別人觀望,自己也會變得謹慎。最後即便看好這個企業,可能這一輪也不敢輕易出手。」

在記者採訪過程中,發現近期有不少創企遇到類似狀況,此前已達成口頭融資協議的創投機構出現爽約。清科集團董事長倪正東對此笑稱,冬天來了,「放鴿子」的投資人也多了起來。創業者要小心,錢不到帳,再好的投資承諾也很有可能是假的。千萬不要弔死在一棵樹上,被投資人的假承諾害死。

當然,新經濟產業本身也正經歷一個擠泡沫的過程。創新工場董事長李開復在9月份的新書發佈會上表示,AI(人工智能)的泡沫破滅不會太遠了,年底是估值合理化的一個時間點。過去三、四個月裏,AI公司估值已經整體下降了30%,再下降20%至30%,就是AI公司的合理估值了。

啟明創投合夥人梁顈宇對此深表贊同。她自詡親歷眾多AI公司案例,亦明白行業存在潛藏風險。「很多AI公司研發產品的成本非常高,但沒有與之相稱的效益。如果創投基金對AI技術本身沒有瞭解就急着跟投,很可能會誤中地雷。」

然而,前幾年大量熱錢湧入市場,很多創企打着AI旗號進行融資,雖然其中不乏真材實料,但亦有濫竽充數者,融資時也能叫價上億美元。

事實上,全球AI產業的盈利模式尚在摸索中。麥肯錫於去年6月調查3073間人工智能企業發現,僅有兩成公司能將AI技術轉為商業應用,其餘大多仍處於早期實驗階段。梁顈宇大膽預計,由於本輪AI融資熱始於去年初,通常一輪融資可支持創企十八個月的開銷。「照目前的情況下去,只怕即使是認真做研究的AI公司,未等到產品成熟推出市場,營運資金就已經捱不住要倒閉,估計到年底左右會出現一波更大範圍的倒閉潮。」

大額融資依舊存在

儘管市場高呼「融資難、融資貴」,但不容忽視的是,今年仍有多宗大額融資案例出現。探針天使合夥人葛英姿指出,市場流動性趨於緊張,避險情緒影響資本流向。創投基金在提高考察標準的同時,對於明星項目的爭搶也更加激烈。

6月8日,螞蟻金服宣佈獲得新一輪140億美元融資。除原有股東繼續跟投外,包括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華平投資、加拿大養老基金投資公司、銀湖投資等一眾境內外知名機構成為新增戰略投資者。

螞蟻金服藉此機會躍居中國第三大互聯網公司,僅次於阿里巴巴、騰訊。7月12日,京東金融宣佈與中金資本、中銀投資、中信建投和中信資本等投資人簽署具有約束力增資協議計劃,融資金額約為130億元,投後公司估值約1330億元。

馮衞東直言,創投基金的投資偏好從來都是:盈利模式比較模糊的企業融資難,而擁有核心競爭力的企業受人追捧。未來頭部企業吸金能力仍然強勁,實現逆勢增長;現金流為負數的創企則面臨生死考驗。「按照過往經驗,之前越是風口的行業死亡比例越高。」

梁顈宇認為,從內地創投的長期發展來看,市場上其實不缺資金來源,一些口碑較好的創投依然能募到資金,各級政府對雙創也很支持。因此,新經濟公司不必對短期估值漲落過分擔心,關鍵是自身必須明確所研發的產品,是否真的能解決現實生活上的問題?是否有明顯商業價值?是否擁有真正的市場?

對於本輪新經濟淘汰賽的結果,梁顈宇表示並不悲觀。她指出,千禧年科網熱潮爆破,傷亡何其慘烈,拖累整個行業陷入低潮。但歷史證明,汰弱留強是新經濟發展的必然階段,只要擁有過人的技術和產品,同時把握住泡沫爆破後,人才、研發與製造成本回歸理性的優勢條件,最終必定能挺過難關。「現時最成功的科網藍籌股多是2000年股災的倖存者。」

貿戰反思 練好科技內功

中美貿易戰表面關乎全球貿易失衡現狀,實則凸顯兩國在高新技術領域的博弈。美國一方面圍繞「中國製造2025」所涉及的十大產業發起「301調查」,另一方面加大中國知識產權問題的責難,背後折射出對中國「科創挑戰者」身份的憂慮。但有分析指,中國新經濟現階段的繁榮主要是基於商業模式創新,而在基礎技術研發方面還存在明顯短板。「我們還需抓緊時間練好內功。」

清科研究中心發佈的《2018年中國獨角獸企業研究報告》顯示,截至2018年一季度,全球市場中的獨角獸企業約為300家。

從國家分佈來看,美國以132家位列全球第一,中國則以131家居次席。單以數據來看,全球獨角獸領域已形成雙寡頭格局,但中美兩國的上榜企業在技術水平層面仍有差距。

安信證券分析師諸海濱舉例稱,在公共交通行業中,中國獨角獸主要是圍繞共享單車和新能源汽車展開,而美國獨角獸更多集中在無人汽車領域,技術含金量更高;在醫療健康行業中,美國獨角獸憑藉着強大的醫療基礎主打原研藥研究,而國內醫療處於初步發展階段,主要涉及醫療的衍生功能,如在線問診、掛號服務等服務,尚未滲透至治療層面。

亞洲金融風險智庫首席經濟學家秦逸飛博士指出,中國經濟發展進入「下半場」後須清醒地認識到,商業模式的革新基礎來自於技術創新。中國在尊重商業文明和商業邏輯的同時,更要重新奠定核心技術產業的基礎,回歸提高質量而非單純追求數量的內生增長邏輯,彌補底層技術創新不足的短板。

潮水退去 知誰裸泳

小鄭於2011年創辦了一間在線招聘網站,如今在內地的市場份額穩居行業前三,上市計劃也已提上議程。據其觀察,今年的融資環境出現重大轉變,眼下不少創企已處於垂死邊緣。「不是說只有等潮水退了,才能看到誰在裸泳麼?希望這場危機能讓市場經歷一次出清,活下來的企業能在未來獲得更好的估值吧。」

「跟往年不一樣的事,以前我們面對投資者,最主要是給他們講故事,現在不行了,他們要看財務報表,會詳細探討投資款的用途及預期的盈利情況,不再會因為欣賞你的創業情懷就一拍腦袋給錢了。」小鄭笑着說。

今年4月,小鄭做了一次B+輪融資路演,拿到了一家知名創投基金2000萬元人民幣的投資。「我運氣很好,因為那時市場行情還不錯,所以公司的估值也比較高。」小鄭告訴記者,當時這家創投給錢非常爽快,甚至想增投資額。「因為我不願意放出太多股權,所以才作罷的。當時創投基金的負責人還跟我講,他們第三期基金已經完成募資,如果合適後續還會跟投。」

但到了下半年,內地創投環境急轉直下。「我有一位創業者朋友,也準備融資,於是我就把他介紹給了上述負責人。兩邊談得很好,甚至合同都簽好了,資金卻遲遲不到位。前幾天放出話來,三期的錢不會來了。」

還有一個例子可以反映出如今創企融資的窘迫。由於小鄭有銀行信貸獲批的經驗,這幾天連續收到兩位創業同行的私信,詢問相關申請流程。「我特別能理解他們的心情,真正做創業都是賭上全副身家的,哪怕市場環境不好,也不願意眼睜睜看着企業死掉,所以寧願自己去貸款,也想讓企業活下去。」

「我想過了,如果下一輪融資實在困難,就啟動上市議程了。IPO的首選地還是美股或者港股,因為這兩個市場對在線招聘的概念比較認可。」但小鄭也坦言,近期兩邊市場的行情都不是很好,新股基本都遭遇了破發,因此不到萬不得已,還是想熬過這個寒冬再去上市。

好在公司已經實現了盈虧平衡,資金壓力也有所緩解。小鄭對未來還是充滿信心,「反正對我來講,就是好好做企業,最好做到小有盈利,能自己養活自己。這樣的話,不至於在資本面前完全被動。」

神話覆滅 共享單車剎停

香港首家共享單車品牌Gobee.Bike於今年7月宣佈結業,公司成立一年多來不僅未能實現盈利,所造成的違規泊車亂象亦廣受詬病。立法會議員容海恩向記者透露,曾與其他議員約見創始人拉斐爾.科恩(Raphael Cohen),向其表達對單車停泊問題的擔憂。其後,Gobee.Bike緊急增加員工落區執車,但人工成本也因此飆升,終成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

Gobee.Bike的遭遇並非個例。主打共享經濟概念但倚賴重資產運營,共享單車公司成為最早一批直面資本寒冬的創企。自今年4月摩拜「賣身」美團之後,另一行業巨頭ofo屢被傳出現金流枯竭的消息。下半年以來,ofo先後撤出日本、印度、以色列、澳洲與德國市場,並對美國分公司進行裁員。近日更有報道指,ofo正着手準備破產重組方案,公司半年前的負債已高達64.96億元人民幣。但ofo官方對此予以否認。

在天圖投資行政總裁馮衞東看來,共享經濟泡沫已經破滅,絕大多數共享經濟並非「共享」而是「短租」,所能創造出的交易費用極低。「泡沫的破滅有助於創業者認清市場現實。」探針天使合夥人葛英姿則認為,共享單車本身還是具有一定價值的,只是此前的激烈競爭與無序擴張對產業造成極大傷害。她主張通過定位技術限制共享單車的停放範圍,僅在地鐵站、公交車站、商務樓宇、購物中心等區域周邊允許泊車。「當然,這樣會大幅降低用戶體驗。」

然而,資本已經開始用腳投票。ofo早期投資人、金沙江創投合夥人朱嘯虎在出席某創業大會時對外放話:「靠燒錢起來的,基本都是偽需求,我以後不再投燒錢的項目了。

責任編輯:遠航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