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復盤2017年歐洲政壇:三大「苦果」難下咽

2017-12-24

【文匯網訊】2017年終,谷歌公司發布,這一年人們搜索最多的詞彙是「How」(怎樣),從家庭主婦查找如何做一道菜餚、烘烤一種餅乾開始,人們為各種疑難雜事在網絡上尋求答案。

在現實中,「How」也一定千萬次地劃過人們的腦海。

比如,對於英國首相特雷莎·梅來說,幾乎每天都會想,怎樣脫歐,怎樣進行脫歐談判。

德國總理默克爾,這一陣,正焦急地尋求怎樣組建聯合政府,怎樣保證自己能繼續執政。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他已經用行動告訴世人,西班牙是怎樣快刀斬亂麻地防止加泰羅尼亞獨立。

所有這些疑問和答案,都帶茩W澀之味。

2008年的經濟危機已過去快10年,它投下的巨大陰影仍在歐洲大地蔓延不止。在歐洲分裂和反分裂的較量中,這些大事件如難以下咽的「苦果」,讓年末慶祝節日的人們在回望這一年時多少有些苦澀。

苦果之一:英國脫歐談判

整個2017年,英國政府似乎都在做一件事:脫歐。各地時常湧現的大規模遊行,主題也從之前的反緊縮轉移到反脫歐上。

2017年年底之前,英國首相特雷莎·梅勉強實現了預定計劃,以拖延兩個月的代價,和歐盟達成第一階段談判協議,在三個原則問題上滿足了歐盟的訴求:即保障在英歐盟移民的人權;給付歐盟巨額分手費;和愛爾蘭不設「硬」邊界等。這些成果使得英國國內極端硬脫歐派的打算落空了。

英國是聯合王國體制,脫歐進程中,蘇格蘭、威爾士還有北愛爾蘭均提出強烈反對,上述三個地區在脫歐公投中留歐派均佔據多數。當年合法的蘇格蘭獨立公投之所以失敗,就是因為英國政府宣傳說,蘇格蘭一旦獨立會失去歐盟成員身份。當蘇格蘭人最終在現實面前低頭時,英格蘭又開始謀求離開歐盟。

脫歐談判賦予北愛爾蘭特殊地位讓蘇格蘭十分不滿,倫敦市長也在社交網絡上發帖希望脫歐能創造英國的「一國兩制」,把倫敦列入歐盟統一市場和關稅聯盟特區。這當然是不可能實現的。

也許由於專註於脫歐,2017年,保守黨政府政績堪憂。秋季預算顯示,英國未來3年的經濟增長率不會超過1.5%,而復蘇最為強勁的2014年經濟增長率一度達到2.6%,是08年經濟危機後增長最快的一年,突如其來的脫歐打斷了增長趨勢,使英國經濟掉頭下行。

2017年英國還有一些糟糕的數據:

11月,英國的通貨膨脹率上漲到3.1%,為六年來最高點。當月,英格蘭銀行十多年來第一次調高基礎利率,從0.25%調高至0.5%。

這一年,英鎊兌美元也創下30年來的最低點,1英鎊兌美元為1:1.3054。

截止2017年3月,英國的犯罪案件報案數在最新的年度統計中十年來首次超過500萬件。犯罪率增長幅度超過10%。統計數據還顯示,脫歐後,種族歧視與仇恨犯罪激增。

2017年,英國至少發生了5次恐襲,共造成36人死亡,恐襲成為英國社會在脫歐之年的致命威脅。

一直以來,脫歐派都在指責輿論的偏見報道,抱怨他們在唱衰脫歐。可是,感到日子難過的不僅僅只有反對脫歐的人,脫歐運動的倡導者英國獨立黨前領導人納吉爾·法拉奇近日在受訪時抱怨,自己被孤立而且接近一貧如洗。這和舉行公投前他經常接到百萬英鎊捐款的時代相比,真是一個絕妙的諷刺。

苦果之二:西班牙險些分裂

2014年蘇格蘭獨立公投前,筆者曾經去西班牙探訪過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當時的感覺是,不成氣候,不太現實。沒想到3年後,加泰羅尼亞領導人一鼓作氣地宣布「獨立」,巴塞羅那幾乎一夜間就要爆發「第二次西班牙內戰」。

10月下旬,英國主流電視媒體把主播們一個個投到了巴塞羅那。隨茪@天天直播的延續,加泰羅尼亞「獨立」大戲每天都有質的變化。筆者第一次看到西方國家的輿論批評同一陣營的內部成員,說西班牙警察「野蠻暴力不民主」——西班牙警察在街頭對「獨立運動」支持者,不分男女老幼迎頭棒擊,顯示西班牙中央政府」反獨「決心和其他主權國家沒有兩樣。

和蘇格蘭獨立公投不一樣,加泰羅尼亞「獨立公投」並非政府授權的合法公投,「獨立宣言」也屬違憲的非法獨立。西班牙政府運用法治和國家機器強力鎮壓了」獨立運動「,並且取消了加泰羅尼亞的自治權,使這個地區在歷史上200年來第三度喪失自治權。看似轟轟烈烈的加泰羅尼亞「獨立運動」一夕之間瓦解,領導人緊急逃亡,成了歐盟通緝犯。

歐盟國家和所有國際組織對西班牙反分裂的態度鼓掌支持。而上世紀90年代,歐盟和北約對待前南(斯拉夫)國家內戰的態度和軍事干預行動讓當事國仍記憶猶新。歐盟對待「獨立」的雙重標準,在21世紀的今天沒有改變。這種做法當然損傷歐盟在干預外部同類事務時的公信力。

苦果之三:右翼勢力崛起 歐盟自身領導力減弱

2017年也被稱作歐洲大選年,荷蘭、法國、英國、德國、奧地利等先後舉行大選,選舉結果不僅關係各國民生,也直接關係到歐盟的向心力和領導力。

在荷蘭和法國大選中,極右翼政黨均進入到最後階段的角逐,所幸最後由中間或左翼政黨取勝。德國總理默克爾領導的聯盟黨獲得聯邦議院選舉的勝利,不過由於難民問題失分,遭遇組閣困難。這中間英國暗喜,任何於歐洲一體化不利的因素都有可能對英國的脫歐談判有利。

展望2018年,歐洲的最大挑戰仍是歐洲自己。

這一年,歐洲將迎來一戰結束100周年,英國脫歐談判預計在該年10月間結束。

過去100年間,歐洲經歷了史無前例的變化,兩次世界大戰和若干局部戰爭均發源於歐洲,歐洲嘗到了苦和痛。戰後歐洲一體化進程一度創造了人類文明進步新的標尺,歐洲也嘗到了甜和美。

然而今天,歐洲一體化在成功實踐半個世紀後,連續遭遇到裂變危機,從英國脫歐開始,這種裂變的影響並不局限於英國一地,而是「如幽靈一樣,飄蕩在歐洲的上空」。

對於一些國家和政黨來說,他們以賭博的姿態推動這種裂變,希望從中受益。迄今為止,還看不出誰是最終的贏家。

(來源:央视新闻客户端

責任編輯:喬一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