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員工湊錢搭伙做飯被罰15萬 被定性為「辦食堂」

2018-01-05

【文匯網訊】最近,來自河南一家建築公司的多名員工向內地媒體反映稱,他們幾個月前被公司派到南京籌備一個項目,為了節約開支,大家就在出租房裡湊錢搭夥吃飯。不料卻被當地的食藥監所認定為無證從事食品經營,處以15萬多元的罰款。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

據中國青年報報道,2017年5月,范明所在的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委派他到南京參與項目前期籌備,與他一起去的還有10多名河南老鄉,他們都是大學畢業生,屬於公司華東事業部的管理人員。

為了省錢,大夥兒決定採取AA制搭夥做飯。2017年12月,此舉被南京市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食葯所認定為「辦單位食堂」,因未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非法從事食品經營活動,被處罰款15萬餘元。事實上,他們在2017年11月上旬就整改結束,1個多月後還是收到了罰單,范明感到很疑惑,「行政執法是為了整改還是罰款?」

「湊錢搭夥做飯被定性辦食堂」罰款15萬元

范明說,他們在建鄴區某小區租了一套近80平方米的兩居室,每月租金4000多元,用於電焊工張師傅和另兩名同事居住。

1月4日,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在該出租房看到,出租房的客廳大約20平方米,沒有餐桌,廚房裡的煤氣灶已被撤走。房間里只剩下二三十箱啤酒和數十個空啤酒瓶子。

據范明介紹,2017年5月後,項目還沒完全開始,張師傅就負責給另外兩名同事做飯。「當時大夥兒都覺得在外面吃很貴,而且不幹凈,所以才請張師傅一起幫荌絮滿C」

范明說,單位給每個員工一天近20元餐補。從2017年10月開始,范明和同事們實行AA制吃飯,由張師傅負責買菜、做飯,然後平攤費用。「我們還讓張師傅把會做的菜寫出來,列了菜單貼在牆上。」

范明說,大家平時都忙工作,最多時來吃飯的也不超過15人,平時多數時候不到10人。

2017年12月21日,范明接到電話讓去領取一份告知書。讓他沒想到的是,這份《南京市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寧建市監告字【2017】08011號)要求他們責令整改,沒收違法所得14160元,罰款141600元,總計155760元。

這份針對「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的告知書,認為該單位未經許可從事食品經營。公開資料顯示,成立於1952年的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總部位於河南鄭州,隸屬於中國建築股份有限公司。

該告知書提到,2017年11月1日,該局執法人員到中建七局安裝工程有限公司某項目部進行檢查,發現該項目部未取得《食品經營許可證》,正在從事食品經營活動。2017年5月15日,該項目部承租了某住宅作為單位的員工食堂,開始從事食品經營活動,每天早餐提供包子、餅、粥;午餐提供三菜一湯;晚餐提供麵條、炒飯、饅頭等給員工。「由於你單位對法律法規了解不是很清楚,認為就是自己員工吃飯,不需要辦證,所以沒有辦理相關證件。」

該告知書還寫明,從2017年5月15日起至2017年11月1日,期間由於法定節假日、雙休,所有員工放假53天,單位實際經營118天,每天餐費約120元,共計營業額為14160元,單位無法提供經營的相關票據和憑證。在此期間未領取《食品經營許可證》。

告知書還提到,未經許可從事食品經營的行為,根據《行政處罰法》和《食品安全法》,貨值金額超過1萬元以上的,並處貨值金額十倍以上二十倍以下的罰款。

蹊蹺的「情況說明」

根據《餐飲服務食品安全操作規範》,設於機關、學校、企事業單位、建築工地等地點,供應內部職工、學生等就餐,均可認定為食堂。

范明並不認為這是「單位食堂」,而只是同事之間「湊錢搭夥做飯」。首先吃飯是他們同事們之間的個人行為,並非單位行為。他們單位作為一家國企,在南京並沒有開設分公司,「哪有國企在民宅里開設單位食堂的?」

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相關負責人表示,他們檢查的文書筆錄,對方確認簽字,承認是在辦食堂,另外對方單位出具委託書,委託辦公室主任來處理此事。

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還向媒體提供了一份該有中建七局安裝有限公司公章的情況說明和授權書。授權書是委託辦公室主任來處理此事。

該「情況說明」的時間是2017年11月9日。該說明顯示,2017年5月15日承租了某住宅作為單位員工食堂,每天開始為員工服務,提供早餐、中餐及晚餐服務,以盒飯形式提供餐飲服務,每天約為120元,實際供餐時間為118天,總金額約為14160元。

「情況說明和授權書都是被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工作人員誘導下寫的,當時他們承諾不罰款,我們才按照他們給的模版寫的。」范明說。

2017年11月1日,范明接到張師傅的電話,3名自稱建鄴區食葯監局工作人員上門檢查。當時,工作人員說:「他們接到群眾舉報,這堣ㄞ鈰絮滿A也不能吃飯,這屬於非法經營,存在社會危害性。」

當時,范明就對「非法經營」提出質疑:小區居民不能在家做飯吃嗎?存在什麼社會危害性,「我們幾個同事合夥做飯是個人行為,又不對外經營售賣,根本不存在任何經營、銷售行為,更不用說營業額了。難道同事之間吃飯變成經營行為?湊錢買菜變成營業款?」

另外,他也不認同「沒收違法所得」的說法。「我們幾個同事自己做飯吃哪來的違法所得?」他反問道。

范明回憶,當時工作人員就肯定地說不會處罰,希望大家配合工作。「後來就要求我們寫情況說明和授權書,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寫,他就說有模版,照蚍g就可以。」

范明回憶說,他的同事最初在「情況說明」上寫道是「湊錢搭夥做飯」,還被工作人員斥責,還威脅說「你要這麼寫,我們馬上就處罰你,得按照我的要求來,我保證不處罰你們,大家配合我們工作,以後改正就沒事了」。

當時,范明和同事們都抱荂u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態,「我們當時也不知道啥情況,就按照要求寫,他讓我們幹啥就幹啥,後來還需要單位蓋章,單位一開始不願意,協商好幾天,才蓋了章,單位覺得我們在外面也不容易。」

針對衣茈掑j褂的廚師,范明解釋,張師傅是一名電焊工,屬於公司在編員工,並不是廚師,「只是廚藝比較好而已」。

今年55歲的張師傅表示,從未在做飯中牟利,他每月領取的是電焊工工資,做飯完全是義務幫助同事。

專家建議紀檢監察能介入調查

對於到底是員工個人搭夥,還是公司開辦食堂,雙方各執一詞。南京玄武區和鼓樓區的市場監管局工作人員都向媒體表示,搭夥做飯人數規模小,而且在民宅內,不需辦理食品經營許可證,只要不擾民,注意食品安全就可以。

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的相關負責人卻認為,既然是單位食堂,就必須按法規經過審批。目前,他們開出的是行政處罰聽證告知書,並非最終處罰決定。如果對方不接受,可向上級單位申請聽證,後期可以通過行政複議、訴訟等途徑維權。

目前,范明已向有關部門提起申訴。媒體報道後引起網上一片熱議。在媒體拍攝的南京市建鄴區市場監管局沙洲食葯監所負責人的採訪鏡頭中,該負責人語氣態度很差地說:「不要跟我談湊錢,你那白紙黑字的東西都在這堙A我跟你講,有問題!你要跟我狡辯,我們之間免談。不交?按二十倍處罰……我們就等你告我們。」

對此,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表示,目前,他們已對涉事人員進行批評教育,並將引以為戒,積極推動全系統的機關作風建設。

南京建鄴區委宣傳部一位徐姓負責人表示,建鄴區市場監督管理局已按照相關規定執法,她希望媒體不要再炒作此事。

江蘇一名法律界人士認為,監管部門通過辦理、發放《食品經營許可證》,對食物清洗、衞生消毒、安全防控等方面提出硬性操作規程從而進行監管,這是法定職責。但監管部門也應針對小規模、不對外經營的「小食堂」這樣的新課題,加強調研與頂層設計,把握好情與理的分寸、恰當與公正,做到既呵護市場主體成長、又確保審慎安全的雙贏局面,否則嚴重背離老百姓普遍認知,是懶政行為,損害的更是對法律的信仰和法制的權威。

該專業人士認為,該事件還暴露出一些政府工作人員的作風問題,縱然是執法部門的合法監管,也會被迅速解讀為公權力強勢「碾壓」普通老百姓,引起輿論關注。對於真相究竟如何,他希望紀檢監察部門等獨立機構能介入調查。

責任編輯:劉雲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