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仰望星空 準備出征 中國空間站時代有何期待?

2018-01-21
资料图:杨利伟挥手致意。(中新網)

资料图:杨利伟挥手致意。(中新網)

【文匯網訊】隨茪什篣人航天工程第二步圓滿完成,正式宣告中國邁入「空間站時代」。中新社記者走訪航天員及科研專家,了解他們對於這個新時代有何期待。

「我們計劃在2022年前後建成自己的空間站,中國人飛向太空的腳步將會邁得更高、更遠、更穩。」中國首位航天員、中國載人航天工程辦公室副主任楊利偉在受訪時說。

從2020年發射第一個核心艙至2022年,中國載人航天工程將迎來「高峰期」。這兩年間將有三四次載人航天飛行,每次駐留時間從3個月到6個月不等,驗證未來空間站提出的「每半年一輪值守」。

中國在「後空間時代」的規劃也在持續論證,包括實現載人登月並建造月球空間站。為此,這位年過半百的將軍仍然帶頭參加每項訓練,將航天生理功能保持在優良等級。楊利偉說:「我們要以比別人更大的步伐、更快的速度,走好新時代征戰太空的新長征。」

新的面孔

空間站時代也將湧現更多新面孔。記者注意到,已有航天員尚未執行飛行任務即公開身份,比如「80後」小伙葉光富在2016年作為中國航天員的代表參加歐洲航天局組織的洞穴訓練。

葉光富在訓練中作為勘探組負責人,帶領團隊完成對兩個洞穴分支總距離約600米的勘測任務,發現了「傑里科大廳」,還發現一段長約500米的洞穴分支,並用勘測數據生成三維地圖。外方評價他「為人友好,而且聰明,似乎永遠也不知疲倦」。

中國已選拔兩批21名航天員,記者了解到,官方計劃在2018年內啟動第三批航天員選拔工作。楊利偉說,此次選拔不單從空軍選拔駕駛員,更將面向科研機構選拔工程師和載荷專家,以適應未來空間站的建造和運營。

「我希望向新的航天員傳遞一種精神。同時,我會把這麼多年的經驗毫無保留地分享給他們。」第二批航天員、中國首位女航天員劉洋對中新社記者說。

資料圖:神舟十一號航天員景海鵬(左),陳冬(右)。(中新網)

資料圖:神舟十一號航天員景海鵬(左),陳冬(右)。(中新網)

身兼數職

「空間站時代,電、氣、液等設備的在軌維修難度較高,因為在拆換設備時一定不能出現泄露。我們為此構建了典型的流體迴路裝置,『神十一』任務期間兩名航天員已在軌嘗試拆換裝置,完成得十分出色。」中國空間技術研究院空間實驗室系統總設計師朱樅鵬說。

中國科學院空間應用系統副總設計師呂從民也告訴記者,「神十一」乘組在軌順利完成3項與應用相關的工作,包括航天員手持攝像機拍攝伴隨衞星釋放影像、更換和回收空間材料樣品以及回收高等植物返回單元,「得益於航天員的工作,我們已在上述科學實驗里發現新的現象,提高了我們對於空間實驗規律的認知」。

事實上,出身飛行員的現役航天員們已成為名副其實的「太空科學家」,累計對在軌實驗裝置、醫監醫保設備等提出300多條改進意見。正是有他們參與論證,集智攻關,中國研製艙外航天服的用時僅是美俄的一半。

資料圖:王亞平笑答媒體提問。(中新網)

資料圖:王亞平笑答媒體提問。(中新網)

女性出艙

中國已有兩位女航天員飛天,但還沒有女航天員出艙活動。如今,兩位「巾幗」不讓「鬚眉」,正在向新的目標發起衝擊。

「困難和挑戰比我想像的要大得多。」王亞平描述了第一次參加艙外服試驗的過程,她穿茩姘F120多公斤的艙外服才工作三四個小時,「手就已經抖得拿不住筆」。而為模擬空間出艙活動,需要在地面至少連續工作七八個小時。

劉洋也表示,體力將是女航天員在空間站時代面臨的最大挑戰。不過,女性比男性更具有韌性及親和力,這是她們長期生活在狹小環境中的「秘密武器」。

直面風險

據不完全統計,截至目前全球共有540名航天員,其中27人在執行任務或進行訓練時殉職。

回想2003年,美國「哥倫比亞」號航天飛機在重返地面過程中爆炸解體,7名航天員全部罹難;俄羅斯「聯盟一號」飛船返回落點偏離400多千米;巴西發射衞星時星箭爆炸,21名航天同行當場犧牲。由於擔心執行「神舟五號」任務的中國航天員受到影響,航天員科研訓練中心曾召開座談會,沒想到變成全體航天員的「請戰會」。

「存在風險是載人航天的正常現象,這不會動搖我。」楊利偉當時表態說。沒過多久,他便克服無數艱難與驚險,遨遊太空21小時23分鐘,環繞地球飛行14圈。

「祖國的載人航天事業高於一切,為實現中華民族飛天夢想,我們不怕犧牲、無私奉獻。」中國人民解放軍航天員大隊的隊員們在建隊20周年之際重溫入隊誓詞。迎來空間站時代,他們已做好飛行準備。

責任編輯:喬一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