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首頁 > 快訊 > 正文

人民日報海外版:遏制「港獨」需要落下實錘

2018-04-09

【文匯網訊】香港大學副教授戴耀廷這幾日似乎從慌亂中回過神來了。儘管各界對他赴台「宣獨」的譴責聲仍不絕於耳,但有了部分反對派小弟「擦鞋」,一些被他感染了「病毒」的學生出來「抬轎」,又有極右媒體「護犢子心切」的吶喊助威,他覺得誰也奈何他不得,甚至有些飄飄然哩。

於是4月5日中午,戴耀廷乾脆在社交媒體上自爆「老底」。他將2015年3月發表的一篇文章翻出來,證明自己在「港獨」路上本色不改。文章中說,「香港可能走向獨立」「香港唯一脫離政治宿命的機會,就是國際社會介入」;雖然文章「先旨聲明」,說如此分析「只是一場『跳出框框思考』的遊戲」。但小學生都明白,國家安全豈是兒戲,此人已在且早就宣揚「港獨」了。

從該文章的內容看,戴耀廷的煽惑罪跑不了。「港大法律系副教授」會拿這麼嚴肅的事情「玩遊戲」?「佔中發起人」難道不印證了他的「知行合一」?戴耀廷如果覺得自己說的是戲言,他又想晃點誰呢?

文字遊戲騙不了人,巧舌如簧掩蓋不了真相。隨便在網上搜搜他以前的文章,戴耀廷的「港獨」本質都是一如既往、一以貫之,而現如今更是裸露在外了。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譚耀宗說,戴耀廷以言論自由為幌子,「掛羊頭賣『港獨』」。譚先生看得明白,戴耀廷額頭上掛茠熙o片薄薄的遮羞布,擋不住刺在他腦門上的「港獨」二字。而他這幾天在社交媒體上發佈的一系列帖子,更是把這片遮羞布也要撕下來了。

「港獨」分子給自己作掩護的武器,說來說去總是「學術討論」「言論自由」那一套。但我們都知道,「言論自由」不是無邊無界的,立法會議員在議事廳里言行的豁免權尚有底限,侮辱、褻瀆國家和國旗照樣會受到驅逐或懲處。而戴耀廷等「港獨」分子的言論自由就沒有界限嗎?更何況作為一個所謂「學者」,其「言」就是其「行」的主要表現形式和主體構成,當戴耀廷做出「宣獨」這一行為時,早已超出了「學術討論」「言論自由」的範疇。其本人8日最新表態說,對他而言,「學術就是為了改變社會而做」,是「身體力行去實踐自己學術研究的成果」。「港獨」分子這個稱呼放在他頭上,委屈了他嗎?不正合適嗎?!

戴耀廷及其擁躉們以為只要用「自由」兩字護身,就能恐嚇煽惑其他市民,所以才頻頻打起「香港沉淪」「苦難黑暗」之類的幌子。他們渾然不覺,繁榮穩定的香港少了他們吱吱嗡嗡,人們才感到更清凈,才能在不被煩擾中把握機遇,同行同力把香港建設得更好。

如今,一浪一浪的譴責聲已表明了香港主流社會的期願:不應縱容戴耀廷,「港獨」行徑必須嚴懲。既然戴耀廷們這麼頑固,以為「港獨」才是他們的「治癒系」,又想在自己以後的墓碑上刻下「英雄」字樣,這依法辦事的實錘就更應該落下了。

關於拿什麼鎚子以及用什麼姿勢去敲打「港獨」,不少香港法律專家已給出意見。從政府譴責聲明、法律專業人士意見再到普通市民呼聲,這一實錘已漸成形體。至於是否開除戴耀廷在香港大學的教職,相信香港大學在決定時也不會與主流民意相悖。

在國務院港澳辦和香港中聯辦的聲明中,提到對戴耀廷此類行徑絕不能置若罔聞、縱容姑息,堅決支持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依法規管。「港獨」在全中國乃至全世界都是零空間,難道能讓戴耀廷們在零空間里玩出空間來?包括香港市民在內的中國人民對「港獨」零容忍,為了守護「一國兩制」的憲制秩序,決不能讓戴耀廷們壞了香港社會的長治久安。

責任編輯:于岄鳴

新聞排行
圖集
視頻